教你如何應對丈夫回家不太想說話

  心理引言:許多女人抱怨她們的丈夫有時候回到家就跟誰欠他們似的,繃著臉,不講話,或是問一句簡單回答一句,或是不耐煩地回應一聲。那麼你,又是如何表現的呢? ——心靈咖啡網

家庭幸福是每一個走進婚姻的人們的期許,但生活是多元的、角色也是多變的,因此,一生中會遇到許多意想不到的事件,當我們遇到這些事件時我們如何來看待它們,就決定了我們如何反映它們。

這取決於二個方面:第一,你對自己的認識程度;第二,如何看待這個事件。過高過低地認識自己都不利於事件的認識;觀念的占有量取決於你對問題的看法。

因此,我們應該學會通過一些表象來分析更內層的東西,以便相互理解與溝通。

許多女人抱怨她們的老公有時候回到家就跟誰欠他們似的,繃著臉,不講話,或是問一句簡單回答一句,或是不耐煩地回應一聲。

那麼女人是如何表現的:

有些女人會嘟囔聲:跟誰欠你似的。然後各幹各的事去了。

而大部分女人會問,你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可能會越問越煩,最後引起爭吵。

還有一部分女人會認為自己有問題,可能哪做的不對了。

如果不是冷暴力,男人的這個表象產生的背後,有較深的心理因素。

第一,男性的自尊心較強,不會輕意把自己的軟弱或失敗暴露給同性;當他遇到壓力時他不能跟同性朋友說,以免招致輕視感。

第二,男性大腦中的情感區域比較集中,當有煩惱時他會注意力較集中地想問題。跟女性不同的是,女人大腦中情感區域分布比較廣,女性可以通過說話、幹活、逛街、運動等排解一定的問題。而男性需要安靜地集中時間的想一想。

第三,丈夫在家擔負著頂梁柱的重任,如果他回到家把自己的還不知道結果的煩惱說出來,豈不是讓愛自己的妻子更加擔心,另外在男性的概念中,女人不如他們,不願意讓女性給他們指手畫腳,有時候盡管女性的建議是對的,他們也不願意馬上接受。

第四,男性在社會化進程中,所受的教育就是,男人要堅強,「男兒有淚不輕彈」,所以當有壓力時,常常把自己包裹起來,縮在一個俺體裡,免受打擾,等自己想明白了或是已經解決了,他有可能會說出來。

第五,如果家妻一直以來都認為他是個無能之輩,或是很少能跟他有共鳴,他更不願意說起自己的不快。

榮格認為,男人的女人情結是阿尼瑪,阿尼瑪發展的四個階段分別是夏娃—海倫—瑪利亞—索菲亞。作為夏娃的阿尼瑪,往往表現為男人的母親情結;海倫則更多地表現為性愛對象;瑪利亞表現的是愛戀中的神性;索菲亞則像繆斯那樣屬於男人內在的創造源泉。

根據這一理論,就這一問題的解決,不妨嘗試下面幾個方式。

第一,把丈夫當朋友。曾幾何時結了婚的女人對於男人不再崇拜,而開始審視、挑剔,這樣一種關係,男人自然不會從妻子那裡找到能激發思維的動力。做為妻子,在保有自己的同時,一定要喜歡他喜歡的,研究他研究的(不一定全懂,但要知道),當然也要摒棄不懂裝懂,什麼事都去管都去問的毛病。要善於傾聽,巧妙提問,不讓你給結論時千萬不要象指揮官一定指引什麼方向。真正以朋友心態去面對這時的丈夫。不然丈夫當有可能尋找了自己的紅顏知己時,妻子就會指責丈夫或他的「知己」。其實最應該反觀的是自己。

第二,把丈夫當兒子。從戀母情結來說,男人是小男人而不是大男人,平時男人要表現出氣概,而當他遇到煩惱時,這時要把他當兒子,給予關懷,送上一杯水,請上飯桌吃飯,留下他自己思考的時間,等等。這就是關懷。但這也有一個度的問題,如果總把自己扮演成丈夫的「母親」,婚姻的和諧也成為一句空話。一個結了婚的女人三年每天都象「周扒皮一樣看著我學習、學習,這樣的日子我一天也不想過了。」「我不管你誰管,我這麼辛苦還不是為了你。」這樣的句子,我們從小就聽過無數遍了。

第三,把他當情人。許多女人受到傳統性觀念的影響,在性愛方面表現出被動。其實性愛是和諧婚姻的一個重要因素,有了孩子的女人不僅扮演孩子的母親,同時也應該是丈夫的情人。許多生了孩子的女性僅僅扮演了母親這一個角色,忽略了對丈夫的愛,這也是現代許多婚姻破裂的主要原因。

第四,把自己當女神。在神話中神歷來都是神秘、力量、權力的象徵,女人也應該讓自己在婚姻中扮演成女神,具有神秘、力量和權威的特徵,這樣任何力量都不可能推翻神的位置。但是如果女人每天上班面對工作、下班面對是孩子的加減乘除,只是意念中成為神,這並不可取。

女人應該以知識豐富自己,使自己不斷成長,真正成為家人可依賴的對象,有了這種力量,婚姻中的小風小浪並不足以動搖你的位置。

文:雨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