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樣的女人永遠不會離開你?

光給她很多很多的愛還不夠,你還要給她看得見的未來。

一般來說,我是很少會寫這種類似心靈雞湯的東西,一來我是真覺得沒什麼卵用,二來我認為一個人的人生,根本不會因為喝了多少碗雞湯而改變。

但我今天決定強行灌一波雞湯,不為別的,就為說一說女人那簡單卻又捉摸不透的人生。

前段時間在網上看了個故事,不知道是真事還是笑話,姑且分享給大家吧,

大概意思就是一個姑娘聽聞自己的表姐嫁得特別特別的好,老公是她高中同學,讀書那會男的成績差,女的成績好,女方爹媽死活不讓兩人早戀,結果兩人不顧棒打鴛鴦,硬是暗度陳倉,

高考過後,男的下海經商,女的如願上了大學,但異地戀也沒把兩人打倒,男人拿拆遷得到的錢找準了商機投資,憑借自己的小聰明竟把生意越做越大,女孩一畢業,他就拿出30萬現金上門提親,女方父母最終妥協。

婚後夫妻感情如膠似漆,生了兩個孩子,老婆什麼事不用幹,老公每天端茶送水,講述這個故事的姑娘一直納悶究竟是怎麼樣的女人會讓老公那麼癡迷,結果她媽媽笑著回答道:

「不就是那個你每次見到都說長得像金喜善的那個表姐唄。」

在這個故事底下,留言基本大同小異:

「說了那麼多,還不是因為那表姐長得像金喜善……」

可是似乎所有的人都忘了,那個長得像金喜善的表姐,為什麼會花費整整七年的時間等一個男人呢?

難道真的只是為了那寥寥的拆遷款嗎?

如若她深知自己擁有絕世的容顏,那為何不騎驢找馬,攀一個現成的榮華富貴呢,

何必在一個赤手空拳下海經商的男人身上白白等上七年呢?

所有最後令人羨慕的感情,從來不是單方面金錢的堆砌,基本的物質生活要有,可最最基本的感情基礎,也要有。

在歡樂頌1剛播出的時候,很多人都不喜歡樊勝美,不是因為她不夠漂亮不夠有魅力,而是因為她現實,虛榮,貪戀榮華富貴。

她那麼漂亮,聰明,機靈,卻把與生俱來的魅力都用在「掐尖兒」上,看準了條件下手,不妥協也不退讓,

不能給她優質生活的男人,再帥也不要。

可真奇怪,她選來選去,竟然選擇了一個不是上海戶口,沒有家世背景,背井離鄉辛苦創業的王柏川。

如果說一開始她是被對方租來的BMW和送來的愛馬仕絲巾所吸引的話,在謊言被揭穿的一瞬間,在她得知對方並不是那麼有錢的一瞬間,就應該適時「止損」,遠離那個連買個房子都要一塊還貸的男人,

可她沒有,不僅沒有,還越陷越深。

從她選擇王柏川的那一刻開始,她便將所有人生的希望都寄托在了那個男人身上,她不願意放手不是因為找不到更好的,而是她堅定,自己在遭遇了那麼多感情的挫折後,只有眼前的那個男人才能給自己想要的未來。

也是那個每天將現實和金錢掛在嘴邊的人,那個每天逼著對方死命賺錢買房的人,在面對其他優質的追求者時,毅然決然地表明態度,

她可能是一個想靠男人分擔生活壓力的女人,但她絕對不是一個為了虛榮毫無底線的婊子,

光這一點,她就值得被人善待。

說實話,我平生最怕男人問我兩個問題,一是,寶貝,爽不爽?二是,你喜歡什麼樣的男生?

我不敢告訴他們自己的擇偶目標,因為一旦我把經濟條件列入其中,自己就儼然成了一個貪慕虛榮的女人,

仿佛我們女人,就應該選擇一窮二白的男人,仿佛只有與他們同甘共苦,才算是求得完美的人生,

可女人也是人,

我們不求大富大貴,但求一個看得見的未來,

我鄙視見錢眼開的女人,同樣的,我也鄙視談錢色變的男人。

我記得很多年前,有個小夥子很喜歡我,每天雷打不動的簡訊轟炸,想盡辦法要跟我在一起,可我是真的不喜歡他,或者說,只能做朋友,遠沒有怦然心動的感覺。

在他第N次跟我表白失敗後,氣急敗壞地對我吼道:「你不就是嫌我是農村的麼,你不就是嫌我家窮嗎?老子還看不上你了!」

不久後,他家拆遷了,賠了很多很多錢。

有一天回家,我遠遠地看見花園樓下停了一輛阿斯頓馬丁,車停著,油門卻一直在踩,轟轟作響。

原來是他新買的車。

「你知道我為什麼買這輛車麼?因為我姓丁。」

面對我的哭笑不得,他一把攔住我問道,我現在有錢了,比你所有的追求者們都有錢,你願意跟我好麼?

那真是我人生第一次,被開著超跑的小夥子表白,雖然這表白聽上去很尷尬,也很不尊重人。

而面對我的再次拒絕,他是這樣跟別人解釋的:

「她就是一個特別現實,又特愛裝的女人,我窮的時候看不上我,我有錢了,她又為了顯示自己的清高拒絕我……」

後來輾轉聽到這些話時,我覺得特別委屈,可超脫委屈之外的,也是慶幸,慶幸自己那麼明智地拒絕了他。

很多時候,男人的「作」就在於,他把你所有的看不上歸結到「窮」,又將你所有的喜歡強制性與金錢掛鉤。

其實,女人不喜歡你的時候沒那麼多道理可講,不喜歡就是不喜歡,只是正好你還窮,可即便你有錢了,其他不喜歡的原因也還在。

關於男人有錢是否就會有姑娘喜歡這個問題,跟女人漂亮是否就有男人喜歡是一樣的,所有的外在都只是互相吸引的一個基礎,可在這基礎之外,還有很多看不見的東西,

而如果面對女人的年老色衰,男人便掉頭就走,那鐵定不是真愛,

同理可得,面對男人金錢的喪失女人馬上移情別戀,那也不是真愛。

既然不是真愛,又有什麼值得留戀呢?

而所謂的真愛,一定是在身外之物喪失的時候,還能留有一絲憧憬和希冀,那憧憬和希冀中有關乎兩個人的未來,

如果那個未來值得被期待,暫時的苦和累,根本算不上什麼,

大不了從頭再來。

很多時候說一個女人現實,其實只是因為她不夠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