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婚姻裡備受欺負,真不是因為你收入低

  文 |晚情

昨天晚上,朋友F發了兩張截圖,是新書的排行榜,她羨慕地對我說:

親愛的,真替你高興,我看到文學總榜前10名裡,你的書就占了兩本,一本是《做一個剛剛好的女子》,一本是《做一個有風骨的女子》。

其他入榜的都是名家,看到你和他們的書排在一起,有種與有榮焉的感覺。

這幾年,看著你一步一個腳印走來,很感慨,有羨慕有祝福,我真的很羨慕你,不必委曲求全,身邊的人都對你很好。

我笑著說,你也可以啊!

她說:

我怎麼能跟你比啊,你的事業越來越好,可是我這十年裡,就是給別人打工,中間因為生孩子帶孩子還耽誤了幾年。

現在還拿著一個月幾千的薪水,沒有你的底氣,更沒有你的才華啊!哪裡能像你過得這麼有底氣呢?

我嘆了口氣,不知道該怎麼扭轉F的觀念。

想講一個前幾天很觸動我的事情,那天我和先生出去玩,在一個陌生的城市,在天橋下人來人往的地方。

有一個上了年紀的老人,用一把破舊的二胡拉著以前的旋律,《真的好想你》《二泉映月》《梁祝》。

我和先生駐足停留,先生有著意外之喜:拉得挺不錯的呢,不輸你的古箏哦!

我笑笑:比我的古箏強多了,高手在民間嘛!

老人的面前擺著一個盤子,裡面有零星的硬幣和紙幣,我放輕腳步在上面放下一張錢,退到一邊聽他繼續拉。

旁邊走過來一個牽著孩子的女人,孩子似乎也被音樂吸引了,叫媽媽快給錢,女人很不耐煩地掏出錢,有點輕慢地扔到盤子裡。

回頭對孩子說:好好學習知道嗎?否則以後也在大街上乞討!

女人嗓門挺尖利的,我們基本上都聽見了。

音樂戛然而止,老人看了看盤子裡的錢,拿起女人給的那一張,站起來走過去,把錢遞給女人:我是賣藝的,並不是乞丐!

女人面色尷尬,更多的是不以為然,嘀咕道:有什麼區別?不都是要錢的嗎?都到這份上了,還講究這個,莫名其妙!

然後,她拉著孩子走了,低頭又跟孩子說著什麼,可能又是輕視老人的話。

再看老人,他又坐下開始拉二胡,似乎沒有剛才的插曲,可是周圍的人紛紛往盤子裡放錢,我明顯感覺到那些放錢的人,動作裡多了一份欽佩,一份尊重。

這一幕突然就觸動了我的心腸,有種什麼東西突然像撥雲見日一般,前幾天我寫了安迪的文章。

很多人說安迪之所以有這樣的心態,那是因為她有能力有雄厚的經濟,所以她才可以不討好別人。

如果一個女人一個月只有幾千塊錢,她怎麼有底氣,有骨氣?

一個老人,在街頭賣藝,艱難度日,在別人眼裡,或許與乞丐無異,很多人給錢,可能出於同情,可能出於憐憫。

但是他自己清楚,他是靠手藝吃飯的,雖然收入不高,生活在社會底層,但他有尊嚴有骨氣。

街頭賣藝的老人尚且能做到如此風骨,為什麼一個月收入幾千的女人就不能有尊嚴有底氣地活著呢?

難道尊嚴底氣這種東西真的只有收入上百萬上千萬的女人才配擁有嗎?

我把這個故事講給F聽,她久久無語,然後才說:親愛的,你的話觸動了我,但是我需要好好消化一下。

我說:好的,一定要記住,不管別人尊不尊重你,起碼你自己要尊重自己,如果連你自己都輕視自己,別人怎麼可能尊重你?

我始終相信一句話:人必自輕而後人輕之,人必自重而後人重之!

我和先生剛在一起時,一個月賺的錢,不夠他吃一頓飯唱一次歌的,我收入少我承認。

但我不覺得我收入少就應該夾著尾巴做人,苦心孤詣的去取悅他,我出生在小縣城,先生在大城市,我也不覺得我必須在婆家矮一截。

從始至終,我尊重先生的家人,更尊重我自己,所以我們一直都是相互尊重,關係融洽。

婆婆不會因為我是小縣城出身而輕視我,一直待我很好,我也很尊重二老。

很多女人認為自己在婚姻裡沒地位,在婆家沒地位,是因為自己收入不高,出身不好的緣故。

事實上,我們不得不承認,真的呼風喚雨、事業如日中天的女人有幾個呢?大多女人都是守著一份平凡的工作,每個月拿著幾千薪水,過著平凡的生活。

可是這些女人都不配得到尊重嗎?

不!你一不偷,二不搶,自己有收入,即使你因為帶孩子在家全職,難道就該以一副小媳婦小保姆的樣子示人嗎?

那不過是分工不同而已,你完全可以活得堂堂正正,為何要過得如此委曲求全?

要知道,你的底氣不足,你的委曲求全,就等於告訴別人:我是個收入低的女人,思想於經濟都不獨立,你們快來欺負我吧!

你勾起了別人心中的惡,怎麼能不來欺負你呢?

當然,我們也不能完全摒棄經濟實力的作用,假如你能力超群,收入不菲,別人自然會高看你一眼。

而這些女人,普遍對尊重的需求更高,一般是不允許別人輕視自己的。

真正需要提高自尊意識的,恰恰是那些收入普通,平平凡凡的姑娘,經濟能力這種事,不是一蹴而就的,所以你更應該明白:

真正令你們在家庭生活中被委屈被輕視的,並不是因為你薪水不高或是全職帶孩子在家。

而是你自己都認為:我要帶孩子,沒有收入,她們不尊重我也是應該的;我一個月薪水才幾千,沒有像安迪那樣的能力,所以不配得到別人的尊重。

這樣想的姑娘,遇到不公平的事,往往會暗示自己:算了,誰叫我沒能力呢,所以受委屈也沒辦法;算了,誰叫我賺得少呢,在家沒地位也正常。

姑娘,任何時候,不要妄自菲薄,不要輕易放棄尊嚴和底氣,只有你自己挺起胸膛生活,別再一副委屈小媳婦的樣子,別人才會報以尊重。

任何人欺負你,原因只有一個:你好欺負!而不是因為你沒錢!

人性很現實,那就是:我們只尊重那些尊重自己的人,我們看不起自己都看不起自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