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床容易,下床難

床是個很曖昧的詞,不好深說,我也盡可能說的含蓄些。

世界由兩種人組成,男人和女人。男人和女人之間有情事有故事有傻事這都正常。男人和女人之間走得近了,難免會走到床上,這跟雙方是不是結婚可能沒有太大關係。

有人說男人與女人行走的終點是在床上。如果這觀點成立,那麼只能有兩個選擇:一是從此不下床;二是下了床別在一起行走。

我承認,在崇尚個性和自由的今天,跟男人上床或跟女人上床都並不是特別難的事。但我總在想一個問題,上了床之後呢?我也承認,跟自己喜歡的女人上床是很美妙的事,但下了床呢,會怎樣?會不會很尷尬?會不會很難繼續行走。

可能我缺少更多的「上床經歷」,所以一直堅定地認為——上床容易下床難。

我的理由是,不是不想,而是怕麻煩。同時,我也堅定地認為,男人女人之間,如果不上床,不會有那麼多麻煩,但如果上了床,可能就是麻煩的開始。這樣說,跟什麼貞操無關。

人人都有自己的「上床原則」,有的要性感,有的要身材,有的要叫床的聲調兒……我的原則是不跟自己的朋友上床。男人需要馬子,也需要紅顏知己,朋友是用來相互溫暖的,知己是用來傾述的,朋友和知己都應該與床無關。在相當多的人看來,男人女人之間沒有純潔的友誼,就是這床鬧的。因為床在,男人與女人之間的交往會讓人聯想到曖昧,因為有人喜歡上床,使得原本有生命力的友誼變得短命。

喜歡一個人,牽掛一個人,表達的方式很多,可以關心她,可以愛護她,這些表達的方式都未必需要床這個道具。在床上,人們能做的就是愛撫或直接做愛,我不否認做愛也是表達愛的重要方式,但不是惟一方式。戀愛時,上了床的女人下床後會認定「給了你的身就是你的人」;結婚後,上了床的女人會認定「我老公還在喜歡我」。婚外戀情大體分兩種,一種是物欲式的,老夫少妻,上了床的女人可能會在內心裡罵一句:媽的,我不欠你什麼了;情感式的,上了床後的女人會感慨:「是有點不一樣,但也不過如此。」至於「一夜情」,上床與情感無關,只是不需要埋單的一次消費。

床上有床上的美好和美妙,但人不能總在床上過一輩子,遲早還要下床,下了床,一切還會那樣自如嗎?我甚至覺得,下了床,可能再也找不到了過去的感覺了。

所以,我堅定地認為,男女之間,行走的終點是路上,不是床上。我還想告訴我的朋友們,如果你希望跟你身邊的異性朋友相處的時間久些,感覺深厚些,那麼,請離床遠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