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感情,你得學會放棄

  花邊電台

來自花邊閱讀

00:00 02:48

我們都聽過一句話:「念念不忘,必有回響」。

但,有沒有想過,其實,回響不一定是好的回響,也可能是不好的,是痛苦的?

並不是說要逃避、拒絕痛苦,只是,我們得學會從中吸取教訓:撞了一次牆,就不要再撞下一次了,額頭,它會痛的。

有些感情,你得學會放棄。

花邊君

愛走了,放手吧!

作者 / 昕夕

莫文蔚在《陰天》裡唱:「開始總是分分鐘都妙不可言,誰都以為熱情它永不會減。」

再浪漫的愛情,也有退燒的一天。緣分走到盡頭,若能一別兩寬,自是對彼此都好。但感情,有時並不那麼容易拎得清。

愛意更濃的那方總要多吃一點苦。最折磨的,莫過於一人鐵定要走,一人卻強行挽留。

就像電影《阿黛爾·雨果的故事》裡,阿黛爾決定漂洋過海去尋回自己的愛人,她在海邊憑風遠眺,一雙美眸燃燒著毀滅性的執拗,喃喃念著符咒一般的誓言:

「千山萬水,千山萬水,去和你相會,這樣的事情只有我能做到。」

她拋下父母的寵愛,捨棄大文豪雨果女兒的身份,追隨愛人遠到美洲。但心上人平松卻避之如瘟疫。於他,跟阿黛爾的一場情緣不過逢場作戲,沒有多少真情投入,自然能從容抽身。

為了擺脫阿黛爾的糾纏,平松坦白自己花花公子的本色:

「在認識你之前我就有很多女人,認識你之後我仍然有很多女人,現在,我的女人只有更多。」

甚至苦口婆心勸阿黛爾要愛得無私:「如果你愛一個人,你會想他自由的。」

有時候我們像阿黛爾一樣不肯放手,並不是那個人多麼完美多麼適合我們,而是我們被自己的幻想跟執念困住。

承認自己愛錯人,承認執拗的愚蠢,是需要時間的。

熱戀時我們愛的通常不是戀人本身,而是理想化的變身,要是能看清對方的真實面目,將理想化粉碎,大多可以幡然醒悟,由不切實際的迷戀中醒來。

但阿黛爾卻是不肯醒來的那一個,她明明知道對方薄情膚淺不值得愛,還要硬塞給對方深情,她哭訴道:

「有時候一個人就是會那樣愛一個人,就算她鄙視他的一切。」

她的悲哀在於為自己設定一個真愛的偉大劇本,並且傾其所有去演繹這個悲劇。

她是大文豪雨果的女兒,終身活在父親的光環下,又一直希望擺脫。

姐姐新婚不久溺水身亡,愛姐姐如生命的丈夫選擇投水自盡追隨愛人。

這意外的死亡成就了又一則家族傳奇,並且是一段「死亡也無法將其阻隔」的愛情傳奇,姐姐的婚紗甚至被父親作為紀念品展示給來訪者。

這無疑深深刺激了阿黛爾,她希望與眾不同,希望受到關注,她十分痛苦且迷惘:「那我呢?我該幹些什麼?我再不能忍受看姐姐的衣服了!」

她幻想擁有轟轟烈烈的愛,渴望投入愛情來遮蔽自我的平庸。

無疑,阿黛爾是情深之人。她投入愛情,像孩子投入遊戲般純粹,當愛情結束,她卻無法如孩子撂開手,既已興盡,便無留戀。

像阿黛爾這樣的人對愛情皆有過高的幻想,認定愛是極致的,是互相纏縛,同生共死,一旦沉淪便難以自拔。所以面對戀人的離棄,阿黛爾始終沉浸在「我們會一直一起直到死亡」的執念。

對這樣的人,甚至很難用功利性的觀點說服他們愛要「及時止損」。所以就算對方收回愛,阿黛爾仍要繼續愛,繼續付出:「就算你不愛我,請讓我愛你」。

阿黛爾跟平松在墓地的對話,是戀人分手的典型場景——還愛著的那方苦苦追問:

「你現在還愛我嗎?」

「我愛過你,阿黛爾。」

「你怎麼變了,你的一些信裡曾提到過結婚,你想起來沒?」

「我的確考慮過娶你,但我已經不再考慮這事了。這到底有什麼不對的?」


  

平松早已拋棄昔日諾言,阿黛爾卻依然執著:「你可別忘了,那個想要我的人,是你!那個利用我父親的晚會借機碰我胳膊的,是你!我把我自己完全給了你,你就要好好保存我。」

她沉醉在美好的往事:「我真希望能回到我們在倫敦的那段日子,我悄悄溜進你的房間……」

幻想對方能夠念舊,重新愛上自己,整個世界在她眼中濃縮成一個目標:奪回平松。

一念執著,如自墮無間地獄,伴隨而來的是一系列瘋狂行徑:臆想、撒謊、跟蹤、乞求、報復……

她無所不用其極:為他物色美貌的姑娘,親自送到他門上;求助於巫師神棍,幻想用神秘的力量贏回他的心;在他的制服口袋塞進各種字樣的紙條,陰魂不散滲入他生活的一絲一縫……

簡媜說過:「深情即是一樁悲劇,必得以死來句讀。」

極致瘋狂的愛與恨,大多導向毀滅。到頭來,阿黛爾逼瘋自己,雖活猶死,結尾這幕與摯愛相見不相識的場面令人唏噓不已。

她的「深情」,其實用錯了力。

兩個人會分手,意味著彼此的愛出了問題。對方提出離開,也意味著你在ta心中有一時難以消除的「污點」,吸引力下降。這個時候,死不放手的「深情」只會加深反感,將所愛之人越推越遠。

若想挽回,不應像阿黛爾那樣,盲目獻祭所有,成為被往事釘死的標本,而是蛻變成翩飛的蝴蝶,重新練習吸引。

你要活在當下。往事再美再甜,也已經消散,戀人放棄了承諾,自己又何苦執守那些爛掉的諾言。我們每為往事多耽溺一秒,未來便損失多一秒。爬起來的方式便是暫時截斷過去,停止糾纏,將精力投入當下自我的提升。

降低需求感。無欲則剛,當你不需要從對方身上索取安全感,ta自然無法傷你。停止撲上去或超額付出的舉止,對方就算不會重新喜歡你,至少也不至於對你避之唯恐不及。

距離產生美,保持神秘。人天生會對神秘的東西產生探究之心,瘋狂示愛的行為只會減少魅力。「神秘」也不只是有所保留,還在於不斷學習,有所更新,給對方驚喜。

最重要的,應是不對愛情有極致浪漫的想像。世間的情愛本身不是完美的所在,你所愛之人,也只是一具凡軀俗骸,不可能盡善盡美。在擁有的時候投入珍惜,若到最後,對方實在留無可留,再捨不得也要斷然放手。

他有他的方向,你也有你的前程,你又怎知,下一個不會更好?而又有什麼人,比自己更重要,更值得珍惜?

你已用心愛過,無需懊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