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感謝你能來,不遺憾你離開

回復「晚安」送你一個特別推送
作者初小軌
來源:好姑娘(ID:moixiaogui)

01

昨天一個網友說,她剛從一個同學口中得知,她關係最好的姐妹今天生了一對雙胞胎,但是她連自己姐妹什麼時候結的婚都不知道,大學時候她倆好的,一個來大姨媽,另一個二話不說就跳下床去給對方洗內褲。

可是現在卻像兩個擦肩而過後老死不相往來的冷漠逼。好心塞。

為什麼我們會走著走著就散了?

之前我在報社上班,有一個跟我關係特好的姑娘。

我們同一批進入報社,一起經歷過殘酷的六進二淘汰賽,晚上睡一個寢室,誰早起就偷偷幫對方作弊簽到,用對方的腮紅,吃對方的栗子,換衣服的時候一言不合就要比比誰的胸更大。

一年後我決定辭職北上,拉著行李箱站在報社門口前跟同事們一一作別,她當著所有人的面兒,後蹬腿拽著我的胳膊,像個小朋友一樣哭得「嗷嗷」叫,問我為什麼這麼狠心丟下她。

我當時心頭一顫,難過的要死,覺得這輩子可能再也不會有這樣真心待我百般依賴我的閨蜜了,我像是哄媳婦一樣一臉嚴肅地告訴她,我走了之後,會每天給她打一個電話,而且將來一定還會來看她,乖啊,別難過了。

第一個月,作為一個玩命血拼的北漂狗,我每天晚上不管忙到多晚都要給她打一個電話聊聊雞毛蒜皮的八卦,她起初總是在電話裡說著就想我想得哭起來,後來慢慢地就能笑著跟我說晚安了。

第二個月,我有一天加班到很晚,一著床就像散了架子一樣,我告訴自己就瞇一小會兒就起來洗漱跟她說晚安,結果沒脫衣服沒洗漱一合眼我就睡過去了。

第二天我一起床就趕緊打電話給她解釋,她在電話裡一愣,說,我了個去,你嚇我一跳,以為多大個事兒呢,你至於麼這麼一大早就給我打電話。

6年之後,我們有彼此的微信,但是現在我們連點讚之交都算不上,我們存著彼此的電話,但從來不敢打,因為已經完全不確定是否還能打得通。

我們無仇無怨甚至連別扭都沒鬧過,只是一個不問,一個不說。

打敗我們的不是背叛,而是自此天涯兩隔,你的餘生恕我未能繼續參與。

02

在山東工作過一段時間,跟一個男設計師三觀合,節奏對,純潔的革命友誼羨煞旁人。但凡我扔給他一個文案,不用我廢話,分分鐘就給出我想要的設計。

有段時間我經常因為起晚了吃不上早飯,他每天都買兩份早餐往我桌上扔一份;我家裡買的壁畫需要打洞,他帶上錘子就沖到我家幫忙。

好事兒的同事就說,我靠,就一對狗男女。我們就一起嗤之以鼻,說,滾蛋。

我媽說,畢竟是異性,還是保持點距離吧,否則招人閒話。我說,別這麼封建,就是好哥們,管別人怎麼說。

後來我分管華西大區,經常出差,在辦公室裡待著的時間屈指可數,跟他的工作交集越來少,不知不覺就好像不怎麼來往了,偶爾碰上,笑著打個招呼都覺得尷尬。

我媽住院那陣兒,突然問起我來,好久沒見某某某了,你們不一起玩了?

恍然發現,我們的關係,什麼時候起,早就已經從「我有個特好的哥們,淪落到了我以前有個同事」。

《山河故人》裡說,每個人只能陪你走一段路,遲早是要分開的。

有時候想起來這些走著走著就失散的朋友,心裡難免感傷,那些記憶明明還歷歷在目,現在卻不知道什麼原因就各自淡若天涯不再聯繫。

有朝一日在大街上看到一個人,說話的傻瓜腔跟你真像啊,那一刻想要打電話告訴你,卻發現,欲買桂花同載酒,終不似,少年遊。

03

《後悔無期》裡有一段:

周沫說:「記得啊,要是以後你們還混得不好,可以來找我。」

胡生說:「混得好了就不能來找?」

周沫說:「混得好,你們就不會來找我了。」

聽著是不是好心酸?其做到實更心酸,不管混得好不好,好多人都注定跟我們再見不見。

我們來到世上,無論選擇了平淡居家,還是選擇了勇闖天涯,有些人離我們遠了,就會離另外一些人更近了,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兒。

你是我的好朋友,但你將來還會有其他的好朋友,以前你跟我比誰喝的多,將來你也會跟別人比誰尿的遠。

有些朋友,不知不覺就疏遠了,可能我們連原因都不知道。

就像我們年少時對某個人,一念起心生歡喜,一念起又嗤之以鼻。

兩個人,在一起舒服就在一起,覺得不爽就痛痛快快謝過對方溫情款款,長別離。

我們沒辦法為任何感情做一個終身定調,你說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就不許變啊?

以前我還說非你不嫁,你不也說非我不娶呢麼,如今不也都摟著各自的新歡逍遙快活地夜夜都上天啊?

記得張學友的《秋意濃》嗎?

「只因人在風中,聚散不由你我。」

04

前段時間,大理地震,半夜2點,床頭一顫,1分鐘後我就接到一個奇怪的信息,我一看,是一個從09年貓撲時代就看我寫東西的老讀者,當年我剛出道,爭強好勝嘴皮子不饒人,寫東西絕不留餘地,蠻橫霸道一言不合就撕逼。

盡管如此,他跟100來號死忠粉自發建了個群,看到誰要是在群裡說我的不是就要玩命跟人撕逼,才不管是不是我真的有錯。

後來我棄文從商,再後來我重新拿起筆桿子全職寫作,這期間他好幾年都不曾冒個泡泡。

但在大理地震的第一時間,他第一個突然冒出來。

問我,沒事兒吧?

  • 時間是一種很殘酷的東西,它只會沖淡能夠沖淡的,但也會洗盡鉛華幫你留下該留下的。

所以,無論我們虎落平陽終陷落魄,還是一朝顯赫半生榮華,朋友都越來越少,剩下的也越來越重要。

很小的時候就有人告訴我人走茶涼,也有內心強大的人說道不同不相為謀隨他去吧,但是每個出現在我們生活軌跡裡的人,都有著自己的使命,有人教會你別把過去看得太重,有人告訴你無論你做了怎樣的決定他都懂。

沒必要對物是人非耿耿於懷,也沒必要分開了就惡語相向誹謗中傷。

一句「你變了」,傷人又傷己。路太長,人在換,我們就是要變,變好,或變壞,都是一個人活著的常態。

這輩子,相遇一場,只要各自安好,聯繫不聯繫都不重要。

所以,這一路,很感謝你能來,也不遺憾你離開。

初小軌,山東水瓶女一枚,小說、隨筆作者,新書《很感謝你能來,不遺憾你離開》正在熱賣中。文章來源公號「好姑娘」(ID:moixiaogui,微博:@初小軌。

點擊右下角「寫留言」即可對本文進行評論
點擊左下角閱讀原文即可關注睡前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