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應屆畢業生圖鑒:愛情、麵包、房子在這刻集體來考驗

誠意寫作者聯盟的第一期成員Kiki是北京傳媒大學的大四學生。
他現在在一家媒體公司實習,一般都是完成工作任務後,抓緊有空的時間趕緊寫點自己的文字。從大一下學期開始做起,他開了自己的個人公眾號,到現在已經堅持寫作了三年半時間,從個人的碎碎念到開始有意識地去採訪自己感興趣的話題並寫作。

在很長一段時間裡,Kiki覺得自己寫東西的天賦還可以。可是有一天,他走在實習單位會學校的路上,看著地鐵站來來往往的人,突然沒了自信,懷疑自己是否真的可以依靠寫東西,來做到自己的追求。
畢業臨近,他感覺自己身處在對於未來的迷茫和焦慮的漩渦當中。今天分享的這篇文章,正是Kiki採訪了自己周圍同為在北京讀書的應屆畢業生朋友寫下的。愛情、麵包、房子……都是讓這些年輕人憂慮的源頭。

北京應屆畢業生圖鑒

文|Kiki

「春招,瞄準的正是春季時一些考研落榜的優秀學子……這說的不就是我嗎?」

 

二月之前,大Z一直覺得工作對他來說還是一件很遙遠的事情,本科念完後,他還得念三年的研究生,過兩年再考慮就業問題也還來得及。

 

但考研成績的揭曉,令他有些意外,或者說完全打亂了他之前的計劃。

 

「復試分數線還沒下來,但估的線正好在我上面一點,差個幾分。進復試的可能性不大了,就算進了也是最末尾,很有可能被刷下來。」大Z說,他不想二戰,因為之前見過不少二戰考得更差的例子,再來一年不確定性太高了。

 

這也就意味著,他必須重新規劃他未來幾年的人生——從下定決心不要「二戰」的那一刻起,他便正式加入到了應屆畢業生的求職隊伍當中。

 

先定一個小目標

 

毛咚呱去面試《魯豫有約》的編導,面試官問他,覺得《魯豫有約》要是轉型做網路節目會怎樣?

 

毛咚呱慷慨激昂地說了三分鐘,詳述《魯豫有約》不適合做網路節目的N大理由,上到情懷下到受眾,就差表決心說不管時代的洪流如何洶湧,他都會堅守在傳統電視領域,絕不動搖。

 

「可是我們的節目已經改版了呀……」

 

「我們已經做了好多期網路節目了啊……」

 

「你沒看過麼?王健林的‘小目標’就是來自第一期節目的呀……」

 

後來毛咚呱安慰自己,反正他們試用期也不給錢,白做半年多不值得呀。

 

不過他也給自己定一個小目標:得在四月之前找到工作。這樣到了六月畢業時他能有一些積蓄,不至於在租房子這件事上再向父母開口要錢。「我從大二那年就有過要經濟獨立的想法,可一直到現在都沒能做到。要是上了班還向父母要錢,那太沒面子了。」

 

毛咚呱不願向家裡要錢的一個重要原因是,他家裡人都不支持他在北京工作。毛咚呱的父親在國企上班,收入穩定,有車有房,他希望毛咚呱能像他一樣進入到這樣的企業,安安穩穩地度過一生。

 

「北京房多貴啊,你掙那點錢付完房租都不夠你花的,以後怎麼結婚吶。」這是毛咚呱的父親最常對他說的話。

 

而他的母親說得最多的是:「在北京有什麼困難別自己憋著,錢不夠了一定得和媽媽說。」

 

父母越是這樣說,毛咚呱就越不肯示弱。雖然還沒開始上班,但他承認,他已經開始幻想「衣錦還鄉」那一刻了。

 

毛咚呱要想做到他的小目標,並不是件容易的事。數據顯示,預計2017年將有700多萬應屆大學畢業生,再加上出國留學回來及沒有找到工作的往屆畢業生,將近有1000+萬大學生同時來競爭工作崗位,數量達到了歷年之最。

 

與此同時,就業形勢則呈現出進一步惡化的趨勢。大陸的GDP增長率連續六年走低,2016年經濟大洗牌,70%的中小企業融資難度增大,企業單位、外企、民營企業、獨資企業的就業機會普遍減少。國考則仍舊是千軍萬馬過獨木橋的局面,且競爭正越來越激烈。

 

有人說,2017年對應屆畢業生們來說,將是最困難的一年。

 

2月底,小鹿參加了新榜的一些企業在清華大學招聘會。招聘會下午兩點開始,他一點四十到會場外時,已是人山人海。幾天之後透過某公眾號的報導,他才知道,那天下午共300個職位在招人,而現場人數超過了4000人——還不包括那些等不下去的、看到人多轉頭就走的。

 

「我是一個有些悲觀的人,想到留北京其實會有不少顧慮。」小鹿說,「但我還是想試一試。」

 

小鹿的「小目標」比毛咚呱的要長遠一些,他說,他決定給自己三年時間,三年時候要是混不出來,他就回浙江老家,找份工作,結婚成家。

 

至於什麼叫「混出來」,他想了想,說:「存款達到100萬吧。」

 

「房子能把你壓死」

 

毛咚呱的父親有一句話說的是對的:「你要想留北京,你就得做好心理準備,房子能把你壓死。」

 

他其實不太讚成老一輩人的很多觀念,例如一定得盡快有屬於自己的房子,沒房子就沒法趕緊結婚等。

 

但有一點他還是必須承認,即使只是租房子,對他來說也是筆不小的開支。

 

在找到工作前,他先開始了看房的工作。一來對行情有個基本了解,二來得對自己將要在北京所面對的事情,有更多的心理準備。

 

「要租房子這兩個月的時間是最好的,再往後,到畢業季了,房租肯定往上漲,一個月少說貴個好幾百。」中介的工作人員勸毛咚呱早作決定。

 

拋開資金問題,選哪兒的房子,是他最頭痛的問題。四惠附件交通方便,可是房子太貴;八裡莊的價錢適中,但條件太差;往通州走房子又便宜又好,不過這意味他每天得在八通線上擠上好久。

 

知乎上有人問,多花錢來換通勤時間值不值得?回復裡全在告訴題主,不要在意眼前的小錢,把時間省下來你可以健身、看書、學習,提升自己,才有機會賺到更多的錢。

 

可毛咚呱覺得,把一個月三分之一到一半的薪水花在房租上,不能算小錢;更讓他疑惑的是,下了班,累了一天了,還有精力健身、看書、學習,提升自己麼?

 

大Z則從更早之前就開始想有關於房子的事情。雖然一開始他的計劃是要讀研,但他的計劃裡同樣也有在北京購房這一章。

 

還在上大二的時候,他就關心過學校附近的房價。「如果這套房子得400萬的話,我首付得付……每個月要還……要是我結婚,我和我老婆……」

 

只可惜他還沒畢業,房價就又漲了。

 

大Z有個堂姐,早些年和他堂姐夫在家裡的幫助下買了套小房子,兩人工作幾年後又買了一套,地段都還不錯。現如今倆人把房子往外一租,一起移民去加拿大了。

 

聊起他堂姐,大Z時常會感慨:「和我姐沒法比,她家裡條件相對較好,能給她的支持挺多的。加上他們夫妻倆一個做金融一個搞IT,比我們這些新聞工作者不知高到哪裡去了。」

 

愛情與麵包

 

李大貓是他們宿舍裡唯一有馬子的,平日裡虐虐狗什麼的再正常不過了。但他卻有著單身狗們所不能體會的壓力,「我馬子連房子要買多大的,怎麼裝修的問題都想好了。」

 

李大貓的馬子比她大一屆,已經工作一年了,是重慶人。兩人是現在是異地戀,李大貓打算畢業後離開北京,去重慶找他女友。

 

一開始,他的想法是他馬子不太想離家太遠,而且來了北京不一定好找工作;而他去重慶,一方面離他老家其實更近,另一方面他的專業找起工作來可能更容易一些。

 

但現實似乎不像他之前所想的那麼容易。

 

現在李大貓在北京一家做和酒相關的內容的新媒體公司工作,已經幹了差不多一年了。公司雖然只是創業公司,但給的待遇不錯,更重要的是,工作內容和他的愛好相同。離開北京還能不能找到這樣的工作,就很難說了。

 

而他人在北京,每天忙於工作和畢業論文,想在千里之外的重慶找一份合適的工作,並不像他當初以為的那樣容易。「本身能接觸到的對口的招聘信息就不多,其中很多對工作經驗還有著蠻高的要求。」

 

另一邊,他的馬子在重慶的一家舞蹈培訓機構擔任舞蹈老師,收入相當不錯。李大貓坦言,這讓他的壓力更大了。

 

幸福的人總是相似的,苦惱的人則各有各的苦惱。

 

大Z自結束上段戀情至今已有一年的時間了。之前由於忙著準備考研,他也沒心思去開啟新的戀情,現在好不容易「閒」下來了,他卻覺得沒有太多談戀愛的想法。

 

就覺得未來有很多不確定性,現在在北京生活的根基也不夠穩,要是談戀愛的話心裡頭會很沒底。」大Z說。

 

但他並不排斥談戀愛這件事情,如果遇到合適的人,他還是希望能和對方走到一起。「只是這意味著更多的花銷,以及更多的需要你去花心思、去經營的東西。作為社會人談戀愛和大學生談戀愛是完全不同,兩人生活在一起,柴米油鹽醬醋茶,什麼都有可能引發摩擦。」

 

小鹿倒不擔心戀愛後會使花銷變多,他從大二開始就在某位藝人的工作室裡從事經紀工作,兩年下來有了不少積蓄。他所面臨的問題,是沒有合適的戀愛機會。

 

「畢業後就不像待在學校裡了,班級、社團、圖書館,你有大量和異性接觸的機會。」兩年的工作經驗告訴他,在工作中——尤其是他這一行,想遇到一個合適的、可以發展為戀人的人,幾乎是不可能的。

 

「另外我工作接觸到的人裡,gay多。」小鹿開玩笑說。

 

毛咚呱的苦惱則是另一種情況。

 

他覺得和人相處,尤其是發展一段親密關係的成本越來越高了。這種成本並非經濟成本,而是在了解一個人、發展一段感情過程中的時間成本、精力成本。說白了,他覺得自己越來越沒有耐心了。

 

「上學的時候談戀愛,覺得全世界除了戀愛什麼也沒有;再往後,你要擔心的事情多了,就沒法在談戀愛這件事上投入太多了。」他認為,自己過也有自己過的好處,沒必要為了什麼而去強求一段關係,「順其自然吧,現在也不太想。」

「感覺自己的價值得到了認可」

  

毛咚呱找到了一份還算滿意的工作,開始了實習。

 

而他的一個好朋友最近正在申請法國的學校,準備畢業後到法國再念幾年書,念的正是毛咚呱最向往的專業職業。毛咚呱表示他有些羨慕,希望先工作幾年,有了一定的經濟基礎之後,也能去國外念書,或者遊學。

 

他現在最大的擔心,來自於他過去的一段實習經歷。

 

那一回,在他旁邊的工位上,坐了一個有些邋遢的「中年男子」——後來毛咚呱才知道,中年男子只不過比他大了七歲,還不到三十,雖然髮際線已經很高了。這個男子,每天除了完成一些機械化的工作、開開會外,剩下大部分時間就玩玩手機,刷刷視屏網站,或者和公司裡的女同事調笑一下。而據說,他曾在國外留過學,念書時是學英語的。

 

室友發了一段推送到宿舍群裡,有一段日劇的截圖,裡面女主說:「你現在嘲笑我,是因為你是十年前的我,而我是十年後的你。」

 

毛咚呱很害怕那就是七年後的他——而從那以後,每次實習,毛咚呱都覺得辦公室裡有一個這樣的中年男人——他很害怕,七年後他就是這樣的角色。

 

為此他不停鞭策自己,不敢讓自己在工作的時候閒下來。

 

「賺錢是我留在北京的一個考量,因為確實機會多。」毛咚呱說,「更重要的是自我價值的做到。現在雖然迷茫,可好過那種一眼望得到頭的的生活。」

 

大Z一邊等著考試成績——現在還有著理論上的可能性,一邊大量投放著簡歷。閒暇時間,他會刷一刷老的動漫、電視劇。

 

最近,他刷了一遍《武林外傳》。

 

「你說閆妮,之前也努力好些年了,一直不溫不火的,誰能想到一部《武林外傳》讓她火了呢?不過薑超為了這劇胖了三十斤,也沒火。這個人的奮鬥和歷史的進程,缺一不可呀。」這是他看完後的感慨,也是他對為來的想法。

 

小鹿則集齊了這兩要素——他在一家背景不錯的創業公司找到了一份薪酬、機會都很不錯的工作,但這也意味著更強的不確定性以及更大的工作壓力。

 

為此,他還放棄了另外一份各方面條件都不錯且更穩定的工作。他之所以會選擇現在的工作,是因為在面試後公司高管又找他聊了幾次,並開出了比他預想薪金更高的薪水,他說:「感覺自己的價值得到了認可。」

 

毛咚呱最近時常會想起初二那個春天(差不多也是在這個時候)發生的一件事。有一個周末他窩在家裡看電視,他父母出門買菜。回來後他們二人要求毛咚呱一定得去他們小區對面的人才市場看看,那裡正在舉辦一場面向應屆畢業生的招聘會。

 

毛咚呱拒絕了,並不是因為他覺得大學畢業還是一件很遙遠的事情,而是他認為,自己和那些人不同,一定會考上名牌大學,一定會在畢業前就找到一份稱心如意的工作。

 

仔細一想,差不多都有十年了。

三明治誠意寫作者聯盟

第一期成員#07

@Kiki
坐標北京

我是Kiki,一名學新聞的大學生。喜歡讀書,喜歡電影,喜歡看籃球,喜歡一切有意思的事情。大一那年我創立了我自己的公眾號,一開始是希望通過這個號來記錄自己生活裡有趣的事情,讀者多為我的同學。後來偶然寫了一些對熱點事件的評述,收獲了不少關注和回應,逐漸覺得自己在做一件有意義的事情,便開始朝這個方向轉型。臨近畢業,我在實習之餘開始經營自己的公眾號,關注的內容多為大學畢業生的生活、社會熱點事件、一些不常被我們關注但卻值得被更多人看到的人和事。或許我不能改變潮水的方向,但我希望能通過我的寫作、我的講述、我的努力,讓這個世界因為我而變得有一點點不一樣,哪怕只是改變一個人在一件事情上的看法。”You may say I’m a dreamer,but I’m not the only one.”

K米記
ID:Kiki405182567
介紹:城市病人,集中處理


點擊圖片,即可查看相關內容詳情

/ 五月每日書,從每天300字開始寫起 / 

1000萬字的中國生活已在這裡寫下

五月每日書獨家獎品:

「20世紀最偉大的非虛構書寫」蓋伊·特立斯《被仰望與被遺忘的》、
以及三明治寫作主題帆布袋、九口山文創本子
點擊圖片,查看詳情並報名


點擊圖標,打開你的寫作視角

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