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看了不出軌 女人看了不偷情

  一前一後地走著,彼此心照不宣,那樣的一刻,終於即將來臨。

曾經那麼讓人牽腸掛肚的一個人,活生生與自己近距離解除了,吃過一頓飯,聊了一會天,最後,彼此的眼神透露了心底的一個想法:好好在床上放縱一下,給難耐的相思,一個最後的交代。

他用自己的身份證,開了間房,那裡的環境很幽靜,不會有人打擾到他們。那張床,非常寬大,適合兩個人在上面盡情打滾,這個,已經足夠。

打開了房門,他突然就變成了暴怒的雄獅,要將綿軟的羔羊撕成碎片。沒想到,她並不是羔羊,很快反客為主,騎在他的身上,面露兇光,儼然是一頭被欲望燒灼得無法自持的母狼。

還記得我們是怎麼認識的嗎?他一邊問,一邊剝去了她掛在身體上最後的束縛。

當然,那個時候,你那麼肆無忌憚地看人家,眼珠子好像變成了黏在人家衣服上的紐扣。她扭動著水蛇一樣的腰身,夢囈般地回復。

誰讓你長得那麼美,妖精?今天,我一定好好吃你。說著,他就張開嘴,在她波瀾壯闊的地方,開始了撕咬,男人,是天生喜歡攻擊的野獸。

你就不怕你老婆發現?你不是一直稱呼自己為妻管嚴嗎?在她的眼裡,他一直以好男人,好老公自居,自己是不應該有上手機會的,沒想到,幾個回合下來,已經被自己順利拿下。女人的美麗或蜜莎麗爾的魅力,如果不用來勾引男人,就作廢了,所以,一定要抓緊,做到與傳統道德相左但是卻呵護自己天然欲望的夢想。

箭在弦上,身不由已了,你的老公,也會感到很意外吧。在他看來,她肯與自己勾搭成奸,肯定是因為她的老公不夠浪漫體貼,最起碼在床上,就會是他毫無疑問的手下敗將。今天,他要用實際行動,來好好印證一下自己的威武雄壯,一個男人,如果不會在女人面前好好逞強,怎麼能表明自己雄性的剛猛?

每天,我都會想起你,你的樣子,我睜眼閉眼都會想起。

我也是,你的出現,已經完全打亂了我的生活,也許,這是遲來的愛情吧。

該是閉嘴,好好耕耘愛情的時候了。當初,所有的那些挑逗和暗示,都要變成沸水般「咕嘟咕嘟」地冒泡,兩個熱鍋上的螞蟻,要同時跳進去,管他是死是活,總之是久旱逢甘霖,身心大獲解放……

以前的那些曖昧的日子,忽而陽光明媚,忽而陰雲密布,緊張,疑慮,不安,興奮,還有說不清道不明的幸福感,就要畫上一個完美的句號了嗎?這是一次雲中的漫步,天宇中的飛翔,兩個人緊緊挽著,讓靈與肉更好地契合,飛的更高,偶爾虛無縹緲,偶爾清晰,忽而,又墜入水裡。好深的水啊,一個人不好好抓住另一個,幾乎就要嗆水致死。

幾秒鐘的爆發過後,瞬間平靜了。

他什麼也不想說,那一瞬間的光芒萬丈,原來是這般短暫,好無奈。

她也沒什麼感慨要發布,剎那間的光彩照人,這麼快就黯淡下來了,好掃興。

她甚至感到有點痛,是他撓癢的時候,用力過猛了吧?

還要再躺一會嗎?他問。

那個時候,她在想,這段關係總算有了個交代了,接下來還能做什麼?戀愛?為了他離婚?好像都很不靠譜。結束了,該回家了,她已經是成年人,小女生的對好吃的零食戀戀不舍的年代,早已過去。

我在問你呢,還要再躺一會嗎?他碰了碰身旁的那癱軟泥,感覺自己,也渾身無力。

回去吧,唉。她甚至不願意再多說一個字。

穿戴整齊了,他去結帳。出來的時候,仍然是一前一後,雖說這個小旅館很偏僻,但是誰能保證,不會看到一星半點的熟人呢?

他原來不是超人,他的那點三腳貓的功夫,甚至不如自己老公,還吹噓。她想。

她原來也不是妖精,並不會騰雲駕霧,所有的想像都散去了,不過是俗氣的肉體凡胎。她肚子上的贅肉,好多,老婆都沒有。他想。

在一個岔路,他們終於彼此道別。

如果,沒有邁出這一步,美麗的懸念,就不會破碎。

還要不要再這樣幽會幾次?也許會,也許不會,生活,還要一如既往地繼續。他們同時加快了回家的腳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