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深度心理學的角度看愛情

  在愛情中的人們,在心理上往往退化到嬰孩時期——我有什麼需要,不用開口,爸媽就應該知道,而得到照顧最好的辦法就是哭鬧,但在成人的世界裡,這樣方式行得通嗎?一個人從小成長的背景,常會深深地影響他日後被什麼樣的人吸引,以及日後親密關係的建立與維護。不管曾經受過多少傷,當愛情來臨時,就是最好的醫治和療傷機會,從深度心理學的角度來看,天下最好的治療者是自己的愛人。-psytopic.com

深度心理學

一個人從小成長的背景,常會深深地影響他日後被什麼樣的人吸引,以及日後親密關係的建立與維護。不管曾經受過多少傷,當愛情來臨時,就是最好的醫治和療傷機會,從深度心理學的角度來看,天下最好的治療者是自己的愛人。但是,因為信任、不設防,所以在愛情中也是傷上加傷最危險的時候。當人的感情被觸動時,就進入了一個非理性的潛意識過程;愛情關係其實很像母親與嬰孩的關係,彼此戀慕、含情對視,都想把最好的獻給對方,不在一起時會焦慮、不安,仿佛「一日不見,如隔三秋」。

愛的關係今與昔

唯有在戀愛中,人的二個基本心理需求可以同時得滿足∶一是無條件被人接納,二是在所愛的人心中居首位,特別心裡愈空虛或愈不成熟的人,愈容易依賴對方來支撐你脆弱的自我價值感。不知不覺地,期望對方能隨時隨地無條件接納你、隨時隨地把你擺在第一位;心理愈沒有安全感的人,日後對伴侶的要求愈是加倍;過去受的傷,要從現在愛的關係中加倍討回。例如過去在家中被忽視的,現在會不知不覺地要求伴侶不斷給你注意力;過去被管得太厲害的,現在會要求伴侶信任你,給你空間。彼此互許終身之後,你會覺得∶為什麼我所要的,你卻不給我?在愛情中的人,心理上往往退化回到嬰孩時期—我有什麼需要,不用開口,爸媽就應該知道,而得到照顧最好的辦法就是哭鬧,但在成人的世界中用哭鬧,處罰對方,強求他來滿足你心理需求的方式,是行不通的。

深度心理學中有幾個重要的概念,可以幫助我們在剪不斷,理還亂之錯綜複雜的愛情關係中,找出一些頭緒,讓我們在分析處理問題時,掌握較正確的方向。

所謂移情作用就是把對過去生命中一些重要人物的情感轉移到目前所遇到的人,或者,曾想從一些重要人物身上獲得卻未能如願的情感需求,希望從目前的關係中得到滿足。

很多人因為從小在某一方面心理上的匱乏,一旦得到相關的滿足,不管人時地是否合宜,就掉進愛的陷阱了。例如有位女士,是第四個女兒,從小在家中常被忽視,有次與家人外出走丟了,父親卻渾然不覺。她從小自尊心低落,覺得自己是個醜小鴨,渴望得到父親珍愛,卻未能如願。上研究所時,有家有室年近半百,滿有慈父形像的教授開始注意她,欣賞她時,她就覺得無可救藥地愛上了這位教授,本無心要破壞別人家庭,卻不知不覺中掉入陷阱,成了婚外情中的第三者。許多外遇的悲劇就是這樣發生的,每個人都情有可原,他們不是十惡不赦,只是如你如我充滿了人性的軟弱。

廣角及望遠

人的心理需求很多,就像照相機有廣角及望遠鏡頭,用望遠鏡頭對準某一對象時,此對象變大,而其它對象就變成模糊的背景。這就像肚子餓時去市場買東西會買得特別多,因為你的需求(食物)被放大;可是當你吃飽後,需求又不一樣了。食物像被廣角鏡頭溶回背景中,但吃飽後你口渴了,這口渴的需求又像被望遠鏡頭放大了一般,其它需求都變得不重要,而你把所有注意力放到這個新的對象,新的需求上,直到它得到滿足,才重新溶回背景之中。起初,你也許期望一個慈父般的伴侶,但當你被照顧、被關注的需求滿足後,你很可能產生一個新的心理需求,開始要求獨立、自主。人是會成長會改變的,衝突於是產生。我們剛開始從愛情關係中可以得到滿足,但因為我們的心理需求會隨人生情況而改變,所以,兩人結婚以後還要不斷適應,不斷學習才好。

造成情人間強烈吸引的原因之一,是「The Quest To Be Whole」—「完整之我」的追尋。

按照心理學大師楊格的理論,每個人都身具「顯性」與「隱性」(或稱「影子」)人格。換言之,每人除了表現外在眾人所見之「顯性人格」外,還有個正好相反,潛藏心底的「影子人格」。例如,「分析型」者的影子人格是「感覺型」。通常,「分析型」者著重邏輯思考與客觀評斷,但是當他在強調與表現「理性」 時,便不知不覺地把自己細膩多情「感性」部份的人格,壓抑到潛意識深處,變成隱性的「影子人格」。

「顯性人格」的形成與先天因素有極大的關係,但也受到後天因素的影響。例如,男性成長過程中,多被要求「喜怒不形於色」,「好漢打落牙和血吞」,他人格中多情易感的部份便被深深壓抑到潛意識中變成「影子人格」。

本站提供情感定義、情感意思、情感感情、情感情緒、情感形容詞、情感文章、情感分類、何謂情感、情感英文、情感詞語等內容,想看更多請點擊首頁

當先天人格成份中「陽剛」「分析」特性較強的男孩去念理工,畢業後又在要求一絲不茍,毫無變通的環境中工作(例如美國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而身具「陰柔」「感性」特質的女孩去念人文,學成後又在文藝界工作,此時男女先天加上後天的差異就變得更大了。

急驚風與慢郎中

上帝是最有幽默感的,就像祂在自然界中創造磁鐵「異性相吸」的現象,研究人間愛情關係時,我們也常見「急驚風」與「慢郎中」,「外向」者與「內向」者,「活潑的」與「穩重的」,「分析型」與「感性型」之間,彼此強烈相吸的現象。

當一個人遇見一位身具自己「影子人格」的異性時,心中常會有歡喜雀躍的感覺,因為對方彰顯出自己所缺乏(或已被潛抑,消逝了)的人格特質。例如,當 「分析型」的男性與「感性型」的女性相遇時,彼此常會充滿新鮮歡愉。她豐盈流暢的情意,往往會挑動他長久壓抑心底感性部份的人格。與她在一起時,他那被深埋陰暗地窖的「影子人格」開始見到陽光,感受一股從外注入,活潑新鮮的生命力,使他深受吸引,覺得自己好似脫胎換骨一般,受桎梏的心靈,頓時得以自由釋放。這個異性相吸,彼此各得一線生命契機,使自己塵封枯萎的「影子人格」重見天日,得到露水滋潤,與自己「顯性人格」整合,發展出一個較完全,較成熟人格之過程,我把它稱為「完整之我」的追尋。

人要發展出一個「完整之我」是個非常艱巨,要付上慘痛代價的過程,所以慈愛又幽默的上帝就讓這些異性相吸,一見鍾情的男女在蜜月期中,先預嘗了愛情天堂的甜蜜滋味,然後才讓他們閉著眼睛心甘情願地進入「磨合期」,在艱苦的「曠野」之中,讓兩人彼此在個性上「鐵杵磨成繡花針」,繼續發展「完整之我」。

在磨合期中,過去對方最吸引你的特質,現在卻成為讓你最受不了之處。過去你欣賞他的沉靜,理智,現在卻是沉默愚昧,不解風情。過去愛他的自信果斷給你安全感,現在卻成了自我中心,事事都要主宰。如果正好相反,過去女方愛上的是他的細膩溫柔,那麼進入磨合期中,她很可能就要抱怨他缺乏男子氣概。同理,如果過去男方被她的情感豐盈,活潑伶俐所吸引,現在就巴不得她停止「歇斯底裡」,嘮叨不停。在蜜月期中,人人都以為找到了完美的夢中人,在磨合期中卻發覺自己過去瞎了眼才會愛上這個對象。

在磨合期中,我們都想努力改造對方,要對方變得完美,像自己心中所訂之「理想形象」(Imago)一樣,這是親密關係中痛苦最大的來源。

終止惡性互動

人要如何才能在磨合期中少吃苦頭,通過考驗呢?唯一的辦法,是了解並遵循上帝所創造的心理定律,放棄使對方變成完美的幻想,不要定睛在對方身上,而回頭重新專注在自己「顯性」與「隱性」人格之整合與成長。換句話說,「感性型」的不再逼「理性型」的也要和她一樣善用詩詞表達豐盈的情感,而專注擴展 (Stretch)自身的影子人格,讓自己也能擅長邏輯思考;「急驚風」型的,學習去容忍「慢郎中」的慢,同時學習讓自己欣賞並享受影子人格中的輕鬆自然。

最有意思的,是當你觀察一些感情好的老夫老妻時,你會發現,當一個人放棄改變對方時,對方竟然會愈來愈被影響,不知不覺中兩人變得愈來愈像。

舉個例子來說,有對夫妻,太太是「組織型」,非常有條理,先生卻是「瀟灑型」,凡事大而化之,相信「船到橋頭自然直」。當初兩人相識時,太太欣賞先生輕鬆自在,平穩幽默,好像天下沒有甚麼事能讓他驚慌失措。太太因成長於一個父母要求完美的家庭,常被對自己過高的期許壓得喘不過氣來。剛交往時,緊張兮兮的她只要跟他在一起,就覺得有安全感,可以放鬆下來。而先生從沒遇見過一個女孩子這麼有條不紊,做每件事的效率都不知比他高出幾倍,因而對她欣賞得不得了。婚後問題來了,太太愈有條理,先生愈亂,太太愈要糾正,先生就愈胡塗。例如,先生每次連自己皮夾放哪裡都不知道,而太太愈受不了,愈要他收好,先生就愈不去留意,愈常丟三忘四,造成一個惡性循環。要處理這類惡性互動的關鍵,往往在於「過度負責」(Over-functioning)的一方在對方犯錯或達不到自己標準時要學會去面對,忍受自己內心的焦慮,讓對方為自己行為的後果負責。果真,先生這個毛病一直不改,直到有一天她痛下決心不再管這事。先生出差到機場時,竟找不到機票,這下不但要自掏腰包,還要付高好幾倍的價錢,結果連這平日毫不在乎的先生都心痛了。這次教訓之後,先生才開始警惕,慢慢有了改變。

持恒的親密感

夫妻間有許多這類微妙的互動,處理這類你進我退,不斷重復,難以改變的「親密之舞」(Dance of Intimacy)時,一定要尋求智能來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