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單車實力派Hellobike的制勝秘訣:技術驅動與高效管理

自朱嘯虎那句「共享單車3個月後結束戰爭」已經過去了半年時間,共享單車非但沒有結束戰爭,反而湧現出百花齊放的態勢。一個尷尬的現狀是,幾乎所有共享單車企業都將重心放在一線城市,致使一線城市的單車數量迅速飽和。就在不久前,二三線城市也迎來了一位大玩家Hellobike。自去年9月公司成立以來,Hellobike已在福州、泉州、杭州、蘇州、無錫、武漢等16個二線城市布局了70萬輛自行車,他的投放量甚至已達到除了mobike與ofo以外的其他共享單車投放的總和。

有一種觀點認為,共享單車無法走出一線城市。其中,一起共享單車倒閉事件最具代表性:莆田的一家共享單車創業公司在投放一個月後,單車丟失率達到了80%。一時間投資人迅速撤資,該公司倒閉。面對巨大的道德風險和不確定性,Hellobike共享單車為何不在一線城市這個「第一剛需市場」進行投放,偏向虎山行呢?

贏在定位:技術型共享單車16城搶灘登陸

Hellobike成立於2016年9月,創始團隊多為阿里出身,是狼性文化中高執行力、高激勵、高樂觀的阿里系鐵軍。一群平凡的年輕人,聚在一起做一件不平凡的事情他們不斷的突破自己,挑戰自己,經營策略都是以「用戶第一」為核心價值觀,為用戶創造價值 。激情、敬業、誠信則是他們的代名詞,同時更是共享單車陣營中少有的「技術流」玩家。

在軟硬體技術創新上,Hellobike甚至超越了投入重金的摩拜單車。Hellobike單車配備了擁有獨家技術專利的GPS智能鎖,用戶通過App進行車輛定位的準確性極高,亦可以在嚴寒、水浸、高溫等極端場景下高效開鎖。同時,開鎖計費閉鎖結帳的設定避免了各類失誤操作可能產生的費用錯扣現象。在Hellobike的智能鎖內嵌入了GPS模塊和SIM卡,可實時將單車的使用情況和健康情況上傳到服務器,供工作人員進行檢測,此舉大大提升了運維效率。

車輛創新與高效運維是共享單車立足於城市的先決條件之一。在此之外,如何規避來自對手的競爭壓力也是重中之重。現階段一線城市共享單車投放量已經陸續飽和。隨著資本方的加入,車輛質量參差不齊的共享單車齊聚北上廣,使得供求關係的天平發生了明顯變化:靜置在路邊的車輛漸漸增多,許多無處安放的共享單車無形之中成為了市容殺手。

種種不確定性的襲來,讓共享單車的北上廣發展之路面臨著巨大的監管風險。對於Hellobike來說,與其在一線城市錦上添花,不如專注二三線城市雪中送炭。目前Hellobike已經在二三線城市投放了70萬輛單車,覆蓋16座城市,無論是車輛數還是訂單數,用戶數均遙遙領先於其他品牌。預計到2017年底,Hellobike將擴張至95—110座城市,單車投放量將達到500萬

二三線城市潛力無限 單車盈利還需「經營為王」

2016年底,著名經濟學家厲以寧指出,中國正在悄悄地進行一場人力資本革命,新的人口紅利正在產生。按照厲以寧的推斷:農村經濟活力提升的同時催生了大量「城歸群體」。「城歸」是指由一線城市流出,回歸二三線城市乃至四五線城市的人群,這也使得共享單車「最後三公里」在二三線城市擁有了更多應用場景。

一線城市已是車滿為患,ofo 和摩拜爭鬥不休,很多二三線城市卻還是一片待開發的藍海Hellobike上線之初就專注於二三線城市的布局,目前在這些二三線城市的市場占有率已是絕對第一。與其它身處水深火熱的共享單車企業不同,Hellobike在短短的半年時間已經在90%的城市做到了盈利

作為一家以技術作為核心驅動力的共享單車企業, Hellobike使用的系統是聰明的系統,擁有自我識別和建議的能力,能夠有效的幫助運維人員區分重要級別,分配經營工作,提高工作效率,節約運維成本。Hellobike利用大數據技術,互聯網技術,通信技術等做到共享單車的高效經營。截止至目前,Hellobike在杭州、南京、泉州、福州等地的投放和經營情況已遙遙領先。其中,在杭州一城投放量超過10萬輛車,占據了75%的市場份額,卻通過技術驅動和高效的管理,僅需要少量的運維管理人員,這一運維數據完全碾壓了其他品牌。

另一方面,在一線城市橙黃二車的格局已難以撼動,押註於兩大巨頭尚未完全掌控的二三線城市是一個明智的選擇。與其成為一線城市的陪跑者,不如押註於二三線城市的未來,與「城歸一族」,乃至整個城市的發展潛力共同進退,這大概就是Hellobike團隊的格局與覺悟。

打造技術+信用雙重壁壘 小白車成「最受城市青睞」單車

一直以來,很多在車輛方面缺乏實質性創新的共享單車企業,總是慣性的將丟車之禍甩給人性二字。在商業環境下,這樣的舉動其實是對共享經濟乃至投資人不負責任的表現。目前,ofo小黃車已經在局部地區與芝麻信用進行了打通,開始嘗試免押金場景的構建。在徵信體系上,Hellobike也在嘗試與支付寶等機構進行合作。在此基礎上,Hellobike獨立在軟體上內置了信用體系,以百分制模式對騎行者進行制約。

不可否認,某種意義上信用體系僅僅是一種「防小人不防君子」的存在,想要讓共享單車成為城市一景還需要政府與單車企業共同推動相關制度的實施。值得一提的是福州馬尾區政府與 Hellobike 建立起長期穩定的戰略合作夥伴關係,共同打造物聯網產業示範,區政府將針對以 Hellobike 為代表的共享單車企業出台相關管理政策,積極探索科學有效的城市管理模式。將為福州市民提供更加便捷經濟、綠色低碳、高效的社會公共服務。

精準的車輛定位功能和物聯網技術,成為了這支精細化經營團隊的重要武器。而信用體系+技術驅動的協同作戰,成就了Hellobike快速盈利的壯舉。對於城市監督者來說,技術型單車也大大緩解了他們的壓力:信用體系有效約束了騎行者的違章停靠行為,技術創新使得政府和各級有關部門與共享單車的配合更加默契,也讓單車投放加速融入城市制度當中。正因為如此,Hellobike做到了城市、企業、騎行者的多方共贏,受到多地政府部門的青睞。共享單車與人性及市容美化相悖的流言不攻自破。

一直以來,業內都將ofo和摩拜作為共享單車設計理念的兩個極端,一端追求極致的輕資產化,另一端重金追求車輛硬體建設。Hellobike則很好的在經營、成本、車輛設計三個象限上找到了屬於自己的平衡點,也成為共享單車理性發展的呼籲者。共享單車誕生至今曾多次飽受質疑,「零緋聞」的Hellobike無疑成為了百車大戰中的一股清流。憑借一顆共享單車的城市初心,Hellobike在技術和經營的道路上繼續前行,以狼性精神賦能於單車,沒有陷入到友商之間的惡性競爭,更沒有成為浮躁資本的犧牲品。而這大概就是北上廣之外共享單車唯一的生存法則。

伊塔羅·卡爾維諾在《看不見的城市》中有一段經典文字:城市不會泄露自己的過去,只會把它像手紋一樣藏起來,它被寫在街巷的角落、窗格的護欄,樓梯的扶手、避雷的天線和旗桿上,每一道印記都是抓撓、鋸銼、刻鑿、猛擊留下的痕跡。

無疑,共享單車也將成為城市手紋的一部分,呈現出兩個極端的畫面:不知名街道的破銅爛鐵,或是永恒的城市風景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