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不要跟別人搞曖昧!

  -1-

姚姚剛進公司,就給我們的大眾男神祥哥來了一個下馬威。

祥哥是公司的元老級成員,風趣幽默,見多識廣,而且長得也不錯,經常自稱「中老年婦女的夢中情人」,其實公司的小姑娘,跟他關係也都挺不錯的。每每年會,祥哥上去高歌一曲,台下粉絲歡呼雀躍,算得上是個活寶。

姚姚來公司沒幾天,祥哥就對這個穿著藍裙子的小姑娘產生了興趣。在幾次眉目傳情無果之後,某個午飯時間,祥哥終於湊過去,故意看了看姚姚帶來的便當,誇道:「人長得這麼漂亮,飯菜也做得漂亮,真是難得啊。」姚姚甜美一笑,禮貌地回答:「謝謝,這是我男朋友做的。」

作為姚姚的老同學,我當然知道她在說謊,不禁覺得有趣,她哪有什麼男朋友啊。

下班路上,我告訴姚姚,祥哥就是個中央空調,對誰都這樣,你也不用太戒備,偶爾嘻哈兩句,權當活躍氣氛。

姚姚說,我早看出來了,這個祥哥八成是把自己當成了情感收割機,越是這樣,我越不搭理他。

何必呢,我繼續做姚姚的工作,他又不會把你怎麼樣,頂多是個多情男子在多年以後回憶一下美好瞬間罷了。

姚姚一聽就笑了,說:「好吧,他滿足了他的成就感,可你不覺得這樣的曖昧會讓自己覺得很惡心嗎?」

-2-

世界上除了黑和白,還有介於黑白之間的灰色地帶,這就像我的朋友阿眉和阿暢之間的愛情。

他們偶然相識於一家海洋生物館裡,阿眉偶然回頭,發現一個高個子的男生正端著相機對自己聚焦,那就是阿暢。

看到鏡頭裡阿眉一臉詫異和不滿,阿暢趕緊放下相機向她解釋:「我是要拍那些美麗的魚。」

相機移開,阿眉發現他意外的好看,作為視覺動物的她,氣立刻消了。

他和她都喜歡魚,尤其是那些絢麗多姿的熱帶魚,他們一次又一次地約會到海洋館裡看魚,聊的不亦樂乎。

幽暗的海水,變幻的燈光,遊移不定的魚群,似乎注定了這份感情的曖昧不清。

一個月過去了,兩個月過去了,半年過去了,他們仍舊只是相約看魚。

每一次,阿眉都精心打扮,阿暢也貼心陪同。他們有時牽手,有時嘀咕兩句玩笑話,看起來和其他情侶沒什麼兩樣。

可一切都是點到為止,他從未說過我愛你,也對她的親朋好友缺乏興趣,有時她提到了,他就耐心聽著,微笑點頭。

顯然,他沒有打算要走進她的世界。

就在阿眉旁敲側擊輾轉反側的時候,阿暢的消息漸漸少了。某個過午,阿眉一刷朋友圈,驚訝地發現阿暢要結婚了。

本來事情到這裡也就結束了,或者說根本就沒發生過什麼,他們不過是一起看了半年的熱帶魚而已。

氣惱的阿眉越想越委屈,她忍不住向我吐槽:我竟然做了別人的備胎!

我給阿眉分析:他也未必是把你當作備胎,誰會這麼認真在一個備胎身上浪費這麼多時間?更大的可能是,他只喜歡欣賞那個在海洋館裡如夢如幻的你,卻沒有勇氣把你帶到現實裡去。

曖昧,說到底只是一場對愛情的想像,這就像你想像一個美食,無論想的多麼有滋有味,如果缺乏執著的勇氣和追求,都是對它的辜負。

-3-

差不多剛進入青春期,就有人提醒俞琳,作為女性一定要抬高身價,千萬不要被那些壞小子三言兩語就哄騙了。

所以,俞琳心裡有個根深蒂固的觀念,就是一個人要百折不撓地追求到她,才算得上愛,也才會懂得珍惜。

無論面對多麼心動的男士,俞琳也故意對他的殷勤不置可否。

你喜歡的人恰好也喜歡你,這是人人期盼的愛情喜劇。俞琳知道,正在追求自己的程楓,大概就是自己生命裡的Mr.Right,可她還是不想讓她輕易過關。

他給她剝桔子,她撒嬌要他喂,他對她說愛你,她卻做個鬼臉就跑,程楓不明白,是桔子太酸,還是她對他根本無感?

受挫的次數多了,程楓有時覺得非常灰心,但每當這個時候,他就發現俞琳那雙會說話的眼睛亮晶晶地望著他,分明讓他不要放手。

可是眼睛說的話,真的能算數嗎?

最終的最終,程楓還是走了。俞琳告訴他,你知道嗎,你只要再堅持一下下,就會成功了。

對於俞琳的考驗,程楓感到哭笑不得。他想要的,不只是她接納他的愛,還有兩個人的彼此相愛。她如果真的愛他,怎麼會這樣保全自己,患得患失?

-4-

在大一迎新晚會上,韓傑的閃亮登場,成功開啟了學姐打壓學妹,學哥嫉妒學弟的新篇章。

韓傑帥氣挺拔的身姿,無辜明朗的面孔,若有若無的微笑,深刻詮釋了小鮮肉的全部意義。

在台下,同班同學的李夢君只有望洋興嘆,這樣的韓傑,注定和自己無關吧。

抱著這樣的想法,李夢君老老實實地上課下課泡圖書館,大學生活過得很悠然。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韓傑有意無意地找她來請教問題。韓傑並不是一個虛心好學的人,他的問題往往也很淺薄,李夢君三句話就能給他解答完畢。

韓傑不好意思地笑笑:「我是不是太笨了,什麼都不會,要不我請你吃雪糕吧。」

李夢君不明白韓傑的意思,但她承認韓傑笑起來很好看。

有人問李夢君,你最近是不是在追韓傑?李夢君覺得莫名其妙,可能最近確實和韓傑走的近了點吧。

神經大條的李夢君沒把這當回事,直到有一天,她在樓梯拐角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韓傑對他的兄弟說:「怎麼樣,我就說嘛,不就是一個李夢君……」韓傑的話沒說完,就在李夢君面前愣住了。

事後,李夢君才知道,眾星拱月的韓傑把她視作美中不足,私下對哥們揚言要一個月之內拿下她的芳心。

然而他沒有想到,李夢君對一切曖昧都不接招。韓傑只好選擇在背後吹牛。

經歷過這件事情之後,李夢君更加堅信:所有的曖昧,全都看似溫柔,說的卻不是「我愛你」,而是「快來愛我吧。」

說到底,曖昧的人,最愛的是他自己。所以,愛就愛的坦蕩,永遠不要跟別人搞曖昧。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