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色是一種境界(性文化)

  女人好色與生俱來

男人們的好色大多肆無忌憚、不分場合,盡管男人在好色方面可謂非常用功,常常相互切磋,虛心請教。可比起與生俱來就是好色大師的女人們,男人的好色簡直就是虛「好」其表的小兒科。

單解「色」字,美色、聲色、顏色、臉色、眼色。細品女人對色的鑒別,從來就高於粗陋的男人。男人眼裡的這個「色」字,直接的聯繫就是漂亮的容貌、火辣的身材,於是提起「色男」便會直接聯想到雙眼發直、垂涎欲滴的傻二形象,甚至直接引申為「色狼」。而女人的色,則是技巧和藝術的,含蓄、優雅。輕「好」者,淺嘗輒止;重「好」者,憑借自身的智慧和美麗,遊鬥男色。

女人好色,是與生俱來的,更重於品評和觀瞻,色得有分寸有距離。這個觀點也並不是今天才有,只不過是如今的女性更可以自由表達自己的想法,今天才說出來罷了。而男人好色,則更偏向於生理性,容易心猿意馬、想入非非,顯然更為心懷不軌,如此一比自然遜色。

男女好色有所不同

根據性心理學的分析,女人好色是絕對有別於男人的。男人好色好之皮相,來也匆匆去也匆匆,所以男人有「喜新厭舊」、「朝三暮四」的壞毛病。而女人的「好色」,是好天下物美之色,並且在過程中滲入了感情,絕不是為好色而好色。此種好色可以是對方的體形外貌,也可以是某些內在的潛藏特質,也就是男人的魅力和氣質,這種氣質指的就是男人的內涵與修養和一種歲月及經歷沉淀之後自然散發的男人味。這與女性的感性思維是分不開的。

以前一說起女人好色,人們往往會直接聯想到那種放蕩輕浮的風塵女子,以致於現在將「好色」這個詞與女人連在一起顯得很不協調。

而現今女人的社會地位有了明顯的改善和提高,再也不是以前那種足不出戶,依靠男人過日子的軟弱角色了。女人們有了自己的主張、思想和地位,並且以前羞於啟齒的男女話題及性事上的思考和討論也表現出了女性們大膽的發言權與主動權。

根據性心理學的分析,女人好色是絕對有別於男人的。男人好色好之皮相,來也匆匆去也匆匆,所以男人有「喜新厭舊」、「朝三暮四」的壞毛病。而女人的「好色」,是好天下物美之色,並且在過程中滲入了感情,絕不是為好色而好色。此種好色可以是對方的體形外貌,也可以是某些內在的潛藏特質,也就是男人的魅力和氣質,這種氣質指的就是男人的內涵與修養和一種歲月及經歷沉淀之後自然散發的男人味。這與女性的感性思維是分不開的。

好色並不是淫蕩和輕狂,也不是喪失道德情操的泛濫之舉。女人好色是抱持著一種欣賞的態度,是愛美的一種表現,好色的女人也會更率直更真實更可愛。女人們有權利男色當前時大膽地去欣賞、去讚嘆、去追求,盡情地消費男色享受人生,與好色男人並駕齊驅,做最完美的「情色」女人。

好色是一種境界

何謂「色」?佛曰:「色既是空,空既是色」。廣義上講,「色」乃世上眼力所能及的一切事物,目之所及皆為有色之物。窄義地說,把它定義為男女之事,也就是帶有性欲望的「色」。

女人好色,這幾乎是不容置疑的。但好色卻分為兩種,一種是以欣賞的姿態,此色不僅限於外表,還有行為、素質、語言、舉止結合為一體。而另一種好色則是心懷不軌,顯性表達最原始的生理欲望。

當今的新女性大多數是以一種審美的心態看待男人,每一位未婚女性都會希望自己的將來伴侶相貌堂堂、一表人才,但這只是一種美好的意願,至於最後能不能達成,女人們會受情感的影響而淡化掉最初的意願。這樣的好色是含蓄而有理性的,她們的觀點和出發點與男人有所不同,而男人卻多數是屬於無理性的,遇到美女時容易意亂情迷。他們不會長久與一個愛慕的美女相處,見美思遷,屬於善變型。而女人卻很鍾情於所愛的男人也更忠於愛情與家庭,盡管他也許並不是普通意義上的花樣美男。當女人們看到一個帥哥時,她們也許會為其迷人的外表和高大健碩的體形而發出讚嘆聲:「啊,好帥喲!」,然後就僅此而已。

好色是一種境界。例如洪晃,她的男色論調便是一個女人愛海浮沉後的大情大性。她能夠正視自己的欲望,同時敢於調侃人們的欲望。好色到這個程度的女人,便成了一種彰顯,完成了從隱性到顯性的轉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