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升級你的朋友圈?

  我希望自己能夠努力一些,漸漸也能成為別人眼中那個值得尊敬或者有些羨慕的人,我希望不久後的有一天,我也能成為別人可以拿出去吹牛的那個「我有一個很厲害的朋友」中的那個朋友之一,僅此而已。

by達達令

有個男生給我留言,達令姐,我打算這個月卸載了微信好好復習考研了,這樣我就不能看你的文字了。我回復說,那你去吧,期待你明年帶著好消息回來。他再回復,其實我自己也不想這麼做的,只是真的覺得這個東西太占用我的時間了。我回復說,那你少玩一些,或者不去管它了不就好了麼?他回復給我一堆驚訝的表情,然後說,這怎麼可能!還有一個女生,本來約好了這兩天定一個晚上的時間來付費咨詢聊天,她說自己就要結婚了,可是很慌張不能確定眼前這個人對不對。我覺得這個話題很重要,於是就把她的排期放到了最前面。哪想到了預定的時間,她在微信上遲遲不出現。我禮節性的問了一句,說如果你臨時有事情可以改期的。沒有回復。第二天、第三天,依舊沒有回復。

我於是把她的預約安排刪掉了。

幾天後,女生給我留言,達令很抱歉,我因為前陣子對朋友圈很生氣,所以就停用了一周的微信,現在我回來了,咱們繼續原來的咨詢話題吧!我問了一句,你幹嘛生微信的氣,這個東西也不是人啊?她回答說,我的好朋友讓我幫忙點讚換禮品,我說我不願意,然後跟她講了一堆不要把時間耗在這些無用的小免費東西上,要有點遠大的志向……然後她就把我封鎖了。我不知道怎麼回復。於是她繼續問,我可是為了她好啊!難道這樣做也有錯麼?我說容我想想再怎麼回答你吧。在我的留言裡,已經出現過十幾個讀者給我抱怨說自己被朋友圈綁架了,甚至有一種不得不用的惡心感,雖然很是嫌棄可是又下不了決心卸載,你能告訴我怎麼辦嗎?我本來覺得這是一個小話題,可是當我發現越來越多的文章裡提倡我們要遠離生活裡那些無用的社交時候,卻從來沒有一個人提到過,該怎麼去遠離朋友圈裡的無用社交這件事。這件事情很嚴肅,尤其是在這個移動互聯網越發占據主流信息的當下,我們在微信上花的時間要比專門去跟一個朋友吃飯的時間要多得多,因為它可以隨時隨地打開,碎片化時間裡見縫插針的刷屏,所以它已經成為了你生活的一部分。我想起廣告界的女王級大人許舜英當年為台灣中興百貨寫下的那句經典文案:三日不購衣,便覺面目可憎;三日不購物,便覺靈魂可憎。放到如今的主題裡,那便是:三分鐘不刷朋友圈,便覺渾身不自在;三小時不打開微信,便覺脫離這個時代一年。是的,已經不需要用到「日」這個衡量單位了,我們每分每秒都在害怕錯過微信上的東西,都要把朋友圈刷到上一次看到的最後一條更新。可是捫心自問一下:我們到底在害怕錯過什麼?我們又想窺探到別人生活的哪部分?我們看過很多的觀點,圈子不同不必強容,放棄你的無用社交,點讚是很LOW的一種行為,不要羨慕別人PS過後的朋友圈……諸如此類。

可是即使這般價值觀傳達,我們還是從來沒有從當下去做過些什麼解決手段,於是生活只會接著日復一日的心煩,我繼續被朋友圈綁架,我繼續厭恨這個東西,可是我沒有別的辦法……

一般遇上這個邏輯的人,我是理會的欲望都沒有的。

就好比有人跟我說我要辭職喊了一百遍,有人罵自己的老板罵了上千次,可是他就是沒有一次真的敢把辭職申請交上去。

最後氣焰蔫了就安慰自己,算了啦!罵罵過過嘴癮就好,又不用來真的,我明天還要上班等著老板發薪水呢!但是不理會歸不理會,我還是想把我自己經營朋友圈的一些心得寫下來。或許會有人問,朋友圈也需要經營?你有病吧!但是你仔細想一想,你跟一個人見面,你的第一印象在別人眼裡早就出來了,而作為網路上的社交,別人跟你連接上之後如何對你做出一個迅速的評判?當然就是看一輪你最近的朋友圈了。這個事情可大可小,我先慢慢把經營朋友圈的部分寫出來。一是利用好標籤這個小功能。

如果說生活裡有什麼想常識,看起來不起眼但是效果非常大的話,我第一票就會投給這個標籤功能。

記得以前存別人的電話號碼時候,我總是直接用的是人名,除此之外沒有任何其他的備註。

等到後來有一次我突然想找一個人的號碼,但是記不清楚存的是全名還是昵稱,幾次搜尋以後都尋覓不到。我只知道他是我的同學,那個緊急關頭我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我特麼怎麼當時就懶了那麼一步,沒有加一個「同學」的標註呢?也是這件小事之後,以後我每存一個號碼,除了姓名之外也會標註上幾個標籤,比如同學的話是哪個階段的同學,同事的話是哪一家的同事,客戶是哪個片區的客戶,親人的話也會把七大姑八大姨的稱謂填一個上去,就更別說有時候在一些場合認識的陌生人,他們更需要通過多個標籤來加深你自己對這個人的印象了。後來我把存電話號碼這個邏輯過渡到微信上,這個作用就更大了,因為比起電話熟人,微信上我們會遇上更多的半生不熟的人,甚至過一陣子我們就忘了。其實這個細節非常簡單,你每添加一個好友,就順便在標籤跟備註上選幾個關鍵詞,然後把這個人的昵稱改成你所認識的那個名稱,僅此而已。

這樣做有兩個好處。

一是當你自己發朋友圈的時候,如果想要屏蔽一些人,比如不想讓他看到你在請假逛街的老板,擔心你亂花錢的爸媽,老家的親戚,以及一些不熟悉你生活的陌生好友的時候,你都可以一一過濾掉這部分人,然後盡情表達就好。第二就是當你需要找某一方面的人請教或者咨詢一些問題的時候,你可以很快的搜尋出你想要的那一批人。拿我的微信好友標籤來說,我的大概分類如下:小學同學、初中同學、高中同學、大學同學、家人、男友家人、作家朋友、出版相關、廣告圈、互聯網圈、房地產相關、健身相關、我所工作過的公司的縮寫名稱、前輩、旅行路上的朋友、有意思的人、以及忘了是誰。以上是我的私人微信號。還有一個工作微信號,標籤大概分類如下:微信大號小編、約稿編輯、合作推廣、創業者、主播、插畫師、出版社、付費咨詢客戶、作家朋友。

你這麼一看一堆名字覺得很煩很亂,其實我操作起來就是每次添加好友的時候多點了一個步驟,非常順手的事情。

可是就是這麼一個小舉措,隨著好友數量越來越多,這個小細節的幫助真是非常大。我接著說。

二是定期清理好友。

這個說簡單也簡單,但是絕對不是那種腦殘弱智的「清清吧,不用回,黏貼復制……」這一類的,我每次看到這樣的一開始都會容忍一下,可是到了後面就直接屏蔽了。我來具體說一說怎麼清理。第一種人,就是那些每天發很低智商的雞湯文,以及各種「不轉不是中國人」、「這個影片沒有流量你也要看完」、「千年疾病終於有了治療方法」這一類文章的,你可以直接屏蔽了。我就是這麼做的,所以首當其沖我屏蔽的第一批人就是我老家的各種親戚,還有很親近的哥哥姐姐們,然後就是一些以前不知道怎麼認識的大叔大嬸。我不厭煩他們,我也不會心裡想著這一幫人真的好LOW。每個人的學歷、經歷不同,所處的環境造就了見識跟格局的不同,所以沒有必要死死計較你整天發這些東西很無聊的份上,因為說不定你很看不起的東西,就是他們覺得很重要的部分。除了老家的親戚,沖著這個標準屏蔽的還有第二批人,就是我在老家的那些大學同學。不是我看不起他們,而是關注點不一樣。

尤其是我的老家是一個很迷信的小地方,老家的同學大部分分享的內容都是今天的風水好不好,我這一年的運氣不好一定是貴人還沒來。

稍微願意思考一點的同學,基本上就是分享跟自己的工作息息相關的消息,比如公務員的最低薪水標準一類的,因為他們小地方工作的人,太在乎這個了。他們認為這些很重要,所以他們只是想通過分享這些文章,把自己的朋友圈積攢成一部百科全書,需要的時候拿出來翻一翻,即使不知道自己下一次還會不會去看。於是這樣一來,就過濾掉了第一批人。接下來是第二種人。朋友圈裡如果冒出一個人,但是他的的名字你記不起來是誰了,那就像我一樣標註一個「忘了是誰」,然後每隔幾個月再看看這個標籤下面的人,如果還記不起是誰,那就果斷刪掉就好。或許會有人,萬一是一個很重要的朋友呢?萬一哪一天我需要讓他幫忙呢?我的回答是,三五個月你想不起來是誰,他也沒來勾搭過你,這算是很重要的朋友麼?還有就是一個你不曾促達保持交流的人,你怎麼能奢望突然跑過去人家就會幫你一把?更重要的是,他是哪一方面值得你請教你自己都不知道,你覺得這份人脈存在的意義是什麼?其實一開始的時候我心裡也糾結過,心想著萬一哪一天這個很重要的人要找我找不到了怎麼辦?後來我安慰自己,有緣的人會再相逢,果斷刪掉。接下來是第三種人。你總會遇上很多人給你發消息,要麼是集讚給自己或者她的寶寶要獎品,要麼就堂而皇之的伸手要紅包表示你愛我,還有就是突然發給你一個鏈接,然後說「我試過了,這是真的」等等。這樣的人,可以給第一次機會,因為可能他也想時髦一把或者就想測試一下自己的人品,所以我們不要一刀下結論。至於如果一個人第二次再這麼做,那就屏蔽他的朋友圈,不要手軟。最後是第四種人。就是過年過節群發簡訊的朋友。雖然我自己不大喜歡這種非誠意的社交手段,但是大部分人,尤其是做服務類工作的人,這是維護客戶關係的一個基礎手段。遇上這樣的人,不管是他在朋友圈裡發表文字「感謝這一年裡關心過我的人」,或者是給你發消息「感謝這一年裡與你相遇……」等這種客套話的人,有兩個原則。

如果是很熟悉的朋友,可以直接無視就好,要是強迫症非要點開那個紅點,那就戳一下就置之不理了。

但是如果是不相識的人,套用我上面說的那個法則,先標註一個「忘了是誰」,然後隔一段時間再做處理。

相信我,過年過節簡訊的群發轟炸,一定會炸出很多這樣的人,這是一個機會。以上這些,都是針對怎麼「面對別人」。我所說的基本上是屏蔽為主,而且我提倡悄悄屏蔽,那些走了還非得說一句「我不喜歡你了,我要屏蔽你,我要取消關注你」的人,不要把這個當做敢愛敢恨,這是給自己找無聊的鬧心,更重要的是,說不定對方無語得很。凡事留有餘地,不需要把一切搞得那麼極端。

那些被你屏蔽的人,哪天你想看看自己的親戚或者老同學的近況,可以直接去他的朋友圈裡刷一輪就好。

再有一點就是,那些你屏蔽過的人,說不一定有一天也會慢慢完善自己,然後又變成了符合你的開放好友標準裡的人,那你再悄悄把人家放回來可見好友裡就好。

至於如果是到了極端的程度,不小心加的微商或者發廣告的人,直接封鎖刪除,這是不需要考慮的。

三是定期清理自己的朋友圈。

這個就是向內看了。我們平時發朋友圈,有這麼幾類。一是圖片配上文案,這個是記錄與分享自己生活的一部分,無可厚非。二是有些人會發一兩句此刻的心情,就跟當年的QQ簽名一樣,當成了一種情緒釋放口。三是分享一些自己比較喜歡的文章,或者是直接分享鏈接,或者是自己添加幾句評論。第四就是一些抽獎活動、團購活動、網站優惠券,打車優惠券。接下來我們要定期回去翻看自己分享的這些所有素材,而且最好是每月一次。第一種情況我不做任何評價,當然了如果你現在覺得自己變好看了,不想再讓別人看到自己過去的照片,或者當時年輕不懂事照片尺度大了一些,現在也可以及時刪掉。第二類情況我的建議是,找一個你心平氣和或者心情不錯的時候,把過去那些負能量的碎碎念都刪了,因為沒有任何意義,但是如果給別人看到,說不定就會定義你是一個胡思亂想、愛計較、沒有大局觀的人。第三種情況我的建議是,如果是短期的新聞資訊,比如說幾天後有霧霾降溫大雨之類的,過了這個周期可以刪掉了,或者是一些借鑒意義不大,自己看了一輪就能消化的訊息,也可以刪掉了。這樣的好處是把無用的以及輕量級的咨詢過濾,自己往回翻朋友圈的時候,也就沒那麼多多餘的東西了。第四種情況就更好辦了,過期即刪。這樣下來,你會發現自己的朋友圈布局是清爽、乾淨、舒服的,不僅僅是自己看起來舒服,而是別人看起來也舒服。或許會有人說,我自己的朋友圈我自己做主,你管我這麼多幹什麼?我的原則是,想不讓別人給自己造成麻煩,自己先得不給別人造成麻煩。你或許改變不了別人,但是你自己這部分還是可以做到的。還有一點很重要的是,朋友圈是你自己的沒錯,但是只要你使用了社交網路工具,你就必然走入了這個被別人評價的規則裡。

要知道我每次面試一個員工,除了他的基本簡歷上的條件,我還會看他的朋友圈,看看他關注什麼,擅長什麼,是不是一個熱愛生活的人。

在同等硬體條件下,我會傾向於選擇那個有趣一點的人。另外就是我們每認識一個新朋友,同齡人也好、長輩也罷,在這個弱關係為主導的社交局面裡,你可以不接受不承認不在乎,可是別人就會通過你的朋友圈來大概的認識你。朋友圈是有氣質的,這是個很嚴肅的事情。

經過以上這麼些梳理,我現在每天刷朋友圈的新信息都不超過十條。

私人微信號的朋友圈我會一條條翻看,工作號我從來不翻看,有什麼工作需求直接髮消息或者打電話就好,那些動不動就來一句「你在嗎」的囉嗦,我是從來也不看也不理會的。有事說事,沒事滾蛋。當然我還要補充一點,就是很多人不是想拓展自己的人脈嗎?可是加別人的微信號之前,麻煩你自己先在申請消息裡寫上一兩句「是某某推薦你的微信給我」,或者是「我是誰,我是什麼職業身份,想跟你交個朋友或者溝通個什麼事情」這一類。除非是當面添加好友已經具備了熟悉的第一步,或者是其他管道已經認識只是現在交換微信的情況,大部分的時候不要輕易添加一個什麼介紹也沒有的人,而你自己也不要成為這樣的人。這是細節,很嚴肅的細節。現在我的微信好友一直都是維持在一個固定的數量的,因為定時清理,人數不多不少,但是很神奇的是,隨著更多有的沒的的好友屏蔽或者刪去,加上我自己結識的圈子越來越大,我發現自己的朋友圈的分享信息質量比起去年要高出很多來。最近我的大學同學會給我發消息,說達令你知道嘛,我的初中同學高中同學都分享了你的文章,我告訴他們文章的作者是我的朋友的時候,我覺得自己好驕傲啊!也有朋友給我發消息說,我的主管在微信群裡分享了你的文章,我自己混得不好,不好意思說我認識你,可是別提我心裡有多高興了!也有很多的創業者聯繫上我,跟我交流探討更多的合作事宜,這是在以前我從來不可能接觸到的層面的一類人物。

話說人以群分只是對的,我經過一年下來的梳理,從慢慢清理一些人,到要忍受一些無用的朋友圈消息,再到現在基本上每一次的刷屏看到的消息質量都在百分之之八十以上。

也就是說,那些惡心煩人的、不合格的部分越來越低了。這是因為群眾的素養跟品味都提高了嗎?不是。是你選擇了把精力專注於那些有用之人、有用的資訊,你果敢放棄了那些對你而言不合適的部分,這沒有傷及任何友情或者人際關係,你只是當成喝水吃飯一樣,不經意間經營出一份你想要的朋友圈。所以那些總說自己被朋友圈綁架的人,我從來都不覺得是微信本身的產品問題,也不是國人的素養問題,而是你願意成為怎樣的一個人,以及你是否在花點心思靠近那個你想要的自己的問題。你是怎麼的人,你就吸引什麼樣的人。吸引力法則在朋友圈這件事情上來說,反映的是一種毫無錯落的契合。與其抱怨、憤怒、逃避,不如赤裸面對,以及用心改造升級。當然了,我還是有一點自己的私心的,我的朋友圈裡有好幾個我所羨慕與敬仰的人,我每次跟別人聊天的時候,一樣會用到那個「我有一個很牛的朋友」的裝逼梗。我希望自己能夠努力一些,漸漸也能成為別人眼中那個值得尊敬或者有些羨慕的人,我希望不久後的有一天,我也能成為別人可以拿出去吹牛的那個「我有一個很厲害的朋友」中的那個朋友之一,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