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品德「保健」有多難?

原標題:為品德「保健」有多難?

於嶺

熱播劇《人民的名義》收官。劇中人物各自的命運令人唏噓,也發人深思。「品德」二字,成為他們走向不同結局的根源。

無論是在職場,還是在生活中,品德都是一個人安身立命的基石。但一些人的品德輕易崩塌,難以阻止;而另一些人則能堅守信仰,一生修行品德,不曾妥協。

墮落是不是很容易?為品德「保健」是不是很難?其實,這一切在於,你究竟想成為什麼樣的人。

1.

人為何高尚又為何會墮落?

人為什麼高尚,又為什麼墮落?人為什麼會犯錯,又為什麼會改過?如此種種,反映的是人的多面性,並來源於人格結構中三個方面所占比重的不同。

著名心理學家弗洛伊德認為,人格由本我(id)、自我(ego)和超我(superego)構成。簡單來說,本我、自我和超我分別對應的是原始的人、現實的人和道德的人。通常情況下,三者處於協調和平衡狀態,以保證人格的正常發展。倘若三者失調乃至破壞,人就會產生心理障礙,危及人格的發展。

因此,我們理解「墮落」並不難。北京安定醫院心理醫師劉軍解釋,墮落更像是人的動物本能,也就是「本我」在人格的三個結構中占了上風。表象上看到的就是貪婪、自私、利己等表現。諸如金錢、利益、權力等因素都會對人的「本我」產生刺激,因其可直接、快速地滿足人的原始欲望。「從心理學意義上來說,壞並不用學,你只要放任本我的強大,你就變‘壞’了。」

「超我」代表著正直、善良、理想等一切人類社會公認的品德,是美好境界,需要人們不斷約束自己、修習良好的品德、符合社會普遍價值才能達到。這是個學習的過程,緩慢而艱苦。

「難和不難,只看你追求‘超我’目標的動機有多強大。」劉軍說,「這一方面決定於你想成為什麼樣的人,另一方面決定於你確定不能成為什麼樣的人。」

2.

想當「將軍」不可忘「懲戒」

人從出生起,就和外部環境相互作用著。「孟母三遷」的故事,反映了外部環境對於孩子成長髮育的重要性。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這個道理放在孩子身上是適用的。

但對成年人來說,外部環境的作用是有限的。因為,正常成年人的心理內部環境已基本穩定,清楚對錯和是非。很多時候,成年人被壞人、壞事所影響,都源於自己對「本我」的沉溺,對「超我」的視而不見。

「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但在追求上進的過程中,有人一步一個腳印,有人不擇手段、損人利己,最終結局往往截然不同。劉軍表示,在學習生涯或職場中,想當「將軍」並沒有錯,但使用何種方法卻能體現出各自品德的高下,人格結構的失衡與否。

例如,電視劇《人民的名義》中刻畫的人物祁同偉,一心想登高位,目的卻不是為了造福人民,而是滿足自己的私欲,掩飾自己出身寒門的自卑心理。即便是為親戚的犯罪行為「仗義滅火」,他也是為了彰顯自己在家族中的地位。即為滿足本我,放棄了超我。

因此,想當「將軍」不能沒有限制,不能忘了「懲戒」。良好的品德標準,要求人們約束自己不能成為什麼樣的人。

3.

聽得進批評更要看得見「榜樣」

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做了一點跟品德相悖的事情,腦子裡的鬧鈴就會立即響起,此時若能及時警醒、改正,這是最有效的內部解決方式。倘若這一步沒有完成,那麼下一步就是外部環境。家人、朋友、同事、主管,發現問題、指出問題,就應引起自己的高度重視。

「雖然他們的提醒和批評限制了本我產生的欲望,但會拉遠你與動物本能的距離。」劉軍說,一個具有社會屬性的人,要重視批評的聲音,更要重視榜樣的作用。動物本能是維持人類繁衍生存的根本,而理想和信仰可以幫助人類活得更好。因而,對照自己和榜樣的差距,可補齊品德的短板,成為更好的自己。

當然,也有許多人明明知道品德的重要性,卻很難下定決心改過。因為,他們懷著一種僥幸的心態。僥幸在人的墮落過程中起著關鍵作用,習慣把「錯誤」暗示為「合理」。劉軍稱,僥幸心理其實是一種很幼稚的心態。這就好比,一個小學生沒有寫作業,恰好老師當天沒有收作業,所以他很開心;一個人在工作中愛撒謊,暫時沒有被發現,還得了好處,他總是故技重施。

其實,僥幸心理是缺乏責任感和誠信的表現。概而言之,任何品德的崩塌,都意味著自己站到了自己的對立面。最終的結果,不利人,亦不利己。

4.

堅守品德先學「慎獨」

古代聖賢推崇「慎獨」。所謂「慎獨」,是指人在獨自活動無人監督的情況下,憑著高度自覺,不做任何有違道德信念、做人原則之事。

劉軍建議,堅守品德之道,先學「慎獨」。這需要表裡如一,內心和外在表現一致,哪怕是在沒有別人註視的情況下。同理,父母教育孩子時,首先應教其自尊、自愛,且言傳不如身教,良好的示範作用將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了解了代表動物本能的「本我」和代表高尚境界的「超我」,我們就明白,學「壞」不用學,只需放棄理想那部分,就可能變「壞」;學好卻不容易,因為要壓抑「本我」的原始需求。但這絕不是說,一味利人,而放棄自己的合理需要。完全失去「本我」的「超我」,是脫離本性的,違背人性的。凡事,不可矯枉過正。

品德崩塌並不是一種疾病,就不會有治病的藥方。怎麼做才能避免墮落、損人不利己呢?人們可以通過接觸美好的事物,予以糾正。比如,加強「自我」和「超我」的力量,讀好書、學榜樣、樹立人生目標,加強自我品德修養和做到自我價值,或四處旅遊、開拓眼界,了解外部世界的變化和秩序共識,以避免繼續沉淪在「本我」中而拒絕成長。劉軍提到,就算在對抑鬱症患者的治療中,醫生著力喚醒的也是「自我」和「超我」的人格結構,可見這二者在改變人的心理狀況中的重要性。

本我、自我和超我

「本我」是人格結構中最原始的部分,從出生日即已存在。實際上,「本我」體現的是人類的基本需求,如饑、渴、性、攻擊、自保。這些需求更接近於動物本能,一切以自我滿足為原則。就像是,嬰兒感到饑餓時就會要求立刻餵奶,不會考慮母親有無困難。

「自我」介於「本我」與「超我」之間,對「本我」的衝動與「超我」的管制有緩沖與調節作用,其原則是現實。由「本我」而發生的各種需求,將遷就於現實環境的限制。比如,工作、學習和玩樂。

「超我」是人接受社會文化、道德規範的教養而逐漸形成的,其原則是「完美」。它包括兩個重要部分:一是理想,要求自己的行為符合理想的標準;二是良心,規定自己的行為免於犯錯。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