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丹新主張:重塑家教門風,推廣節氣禮俗,保護宗廟祠堂

良好的家教家風是人成長的精神營養。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家風是社會風氣的重要組成部分。家庭不只是人們身體的住處,更是人們心靈的歸宿。家風好,就能家道興盛、和順美滿;家風差,難免殃及子孫、貽害社會。」目前,「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風」已成為全社會的共識。

然而,隨著城鎮化進程的加速和傳統家族的解體,以家庭為核心的倫理價值受到衝擊和挑戰,而「家教門風」對倫理結構的強化有助於社會秩序的重建。長期關注家教家風建設的著名文化學者於丹教授,在率團隊進行了實地考察調研之後認為,傳統家教家風應重新被提倡,其傳承載體也應得到妥善的保護。她建議國家推動家教家風口述史保護工程,建立家族口述史資料庫;依托二十四節氣禮俗推動家庭倫理價值的認知和認同;開發家教家風基礎讀本;加強宗廟祠堂的保護,以弘揚優秀的家教家風。

風正好揚帆,家和萬事興。家教家風是一個家庭的精神內核,也是一個社會的價值縮影。重視家庭教育、家風養成是中華民族的優良傳統,數千年來保留下來的著名家訓,既是歷代父母的智慧結晶,也是家庭教育的經驗總結,是家庭文明建設的寶貴精神財富。

但是,隨著城鎮化進程的加速和傳統家族的解體,以家庭為核心的倫理價值受到衝擊和挑戰,優秀家教家風傳承也面臨一些現實問題。2016年以來,北京師范大學教授、國務院參事室特約研究員於丹率首都文化創新與文化傳播工程研究院項目團隊,就「當代中國家教家風價值體系重建」主題,赴浙江、廣東、山西等地開展了專題調研,獲得了珍貴的第一手資料,並對家教家風價值體系重建提出了具體的建議。為此,中國婦女報·中華女性網記者採訪了於丹教授。

家庭文化是永不磨滅的精神力量

在新時期,重提傳家教、塑家風,可謂正當其時。毋庸置疑,大陸在從農耕文明向都市化轉型中,科技得到了迅速的發展,家庭教育、家風傳承卻有削弱的趨勢;有知識、懂科技的人越來越多,但掌握技能與通情達理、德才兼備並不一定成正比。在於丹教授看來,人的德行、修養是第一位的。要想人人明是非、懂道理、有愛心、心存善念,應從重建中國的家教和門風開始。

於丹教授認為,在大陸重建家教家風有著深厚的根基。中華民族歷來重視家庭,家庭文化是支撐中華民族生生不息、薪火相傳的重要精神力量。她進一步解釋說:

「親緣倫理是中華悠久文明的突出特點。中華民族自古以來特別重視家族(家庭)親緣關係,家庭成員之間的親情之愛以及基於父母與子女、丈夫與妻子之間的雙向親情關係,是人類永恒和本真的情感形態,是家庭倫理得以生長和發展的本源。同時,在血緣關係和性別關係的支配下,個體在家庭中表現為不同的角色,被賦予不同的道德期望、道德權利和道德責任。」

她表示,家族倫理構成了中國傳統社會中個人行為的價值尺度,也是古代社會教化風氣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重要部分,也是中國倫理文明的根本依托。家庭倫理規範是一種介於法律與道德之間的強大力量,既有部分強制力,也有部分與個體修養有關的內容,通過影響家族成員的成長髮揮其對個體的作用,進而影響社會的運行和社會結構的變化。因此,既表現為一種具有強制性的規範,也表現為一種具有自覺性的習俗;既有個性化傾向,也具有社會共同性;既表現為一種氣質修養、道德傾向,也表現為一種性格特徵、行動原則。

隨著城鎮化進程的加速和人們生活水平的提高,傳統的大家庭、大家族越來越少,而代之以核心家庭、主幹家庭或隔代家庭,家教家風觀念逐漸淡化,很多傳統的倫理道德和為人處世的行為準則被看作是「過時」的而遭到輕視。

於丹教授認為,在這個大環境下,提倡重塑「家教門風」具有重要的意義:

「於個人,以家庭為核心的倫理價值是中國人精神信仰的歸屬,家庭是中國傳統文化最具特色的文化要素,家庭為個人提供了最可靠的精神港灣,是個體在整個社會結構中最可信賴的地方;

於社會,‘家教門風’對倫理結構的強化有助於社會秩序的重建。一個人在家庭生活中養成良好的個人品格和基本的秩序觀念,再通過學校教育體制擴大倫理價值外延,形成完整的價值體系,在走向社會參與群體生活時,其行為舉止更有可能合乎禮儀;

於國家,中國文化中的倫理價值是文化傳承與傳播的核心價值,在世界範圍內,也是最具有共同認知的文化視角,當代中國文化要想走出國門,獲得世界認同,需要從最本源的價值層面做起,使中國文化融入世界文化體系中。」

傳承載體欠保護 傳播方式老套

優秀的家教家風承載著時代的記憶,它的傳承,受主客觀因素的制約,是幾代人共同堅守的結果。無論哪一個環境受到影響,其傳承的效果都會打折扣。於丹教授和她的團隊在調研中發現,一些現狀不利於優秀家教家風的傳承。

於丹教授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重建「家教門風」,需要正視並著手解決三個問題。

她說:「傳統家教家風的傳承載體沒有得到妥善保護是一個突出的問題。家教家風的傳承載體包括家族故事、歷史文化遺址等。2015~2016年,大陸多位承載著一個時代記憶的老先生陸續去世,他們的故事是最生動的家風傳承內容,而很大一部分並沒有得到記錄,這是個非常大的損失。除此之外,調研發現很多地方的宗廟祠堂原本的功能被大大弱化,隨之而來的是過度的商業開發和風格並不匹配的裝潢裝飾。家族故事和文化遺址都是文化得以接續的寶貴資源,對二者保護的缺失必將在時代發展軌跡上留下文化斷層。因此,急需保護。」

於丹教授認為,優秀家教家風的教育傳播主要體現在倫理價值體系、傳播內容與當代行為規範等方面。但是,她和她的團隊在調研中發現,在教育與傳播體系內,優秀家教家風內容選擇標準模糊。目前無論是學校教學內容還是社會傳播內容,都呈現出了標準不統一,內容良莠不齊的現象。如何確立一套統一的評價標準成為當下急需解決的問題。

「優秀家教家風傳播推廣管道缺乏多樣性和有效性,也是一個不容回避的問題。」於丹教授說。不可否認,自中央提出弘揚優秀家教家風的倡議後,各級政府、學校、機構等紛紛用實際行動給予了呼應。然而,於丹教授和她的團隊在走訪調研中發現,目前對優秀家教家風的傳播推廣主要集中表現在樹典型、學經典、立口號等幾種形式上。於丹教授直言:「深入分析家風體系在中國傳統社會的應用價值,不僅停留在形式本身,更多是在價值認同之後於觀念、行為和秩序層面的體現。因此,不應該以生硬的宣傳口徑傳播推廣,而應代之以生動的、多樣的、易於傳播的推廣管道和拓展方式。」

多舉措推進家教家風重建

在於丹教授看來,人的成長的第一階段為家庭教育,學習孝悌倫理的道理;第二段是社會教育,學習守信有仁愛的公民道理;第三段才是學校教育,學習書本上的文字道理,家教家風是一個人成長的根基。那麼,如何重建中國的家教與門風,使優秀的家教家風發揚光大?她提出了幾點建議——

推動家教家風口述史保護工程,建立家族口述史資料庫。依托各地文史館等資源,建立家族口述史工程專項基金,對健在名家大家的家族口述史進行「搶救式」保護。她強調:「要按照‘口述史’學專業的規範,運用當代數字化技術采集史料,以家庭成員中健在的每一代人的口述為記錄主體,同時用錄影的方法記錄下舊址、舊居、文物、文獻等,對口述內容加以佐證和補充,讓口述家史更完整。所采集的內容既注重家庭成員個人的成長命運,更關注家庭的發展變遷、親情關係和人生感悟。家族口述史是一種獨有的記憶,是家族精神傳承的重要方式。它的價值不僅僅在於當下,更在未來的歷史長河中使中國家族倫理價值得以接續。」

前不久,中國的二十四節氣被列為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於丹教授認為,這正是對中國傳統文化的一種肯定。她說:「二十四節氣是中國古老的生存法則,提示人們懷揣對大自然的敬畏之心生活農作。同時由節氣衍生出的節慶呈現了家庭的孝悌之義,承載了中國人的倫理觀念和歸屬感。二十四節氣內容豐富,可以被看作是中國農耕文明中的倫理信仰和生活秩序在新時代得以延續的傳播載體。我們從中可以挖掘出大量的彰顯中華農耕文明氣質和觀念的創意,依托二十四節氣禮俗推動家庭倫理價值的認知和認同。」她建議相關文化部門及中國國學中心,借助當下先進的科技手段(如VR),研發具有較強互動體驗性和視覺效果的二十四節氣文化創意產品,開展節日節氣的儀式體驗活動。

於丹教授坦言:「重塑‘家教門風’,普及性讀物不可或缺。因為,家風的形成離不開社會大眾的自覺行動,普通人需要通過一般媒介來意識到家風建設的價值和意義,而普及性讀物是最系統,也最能形成完整持久影響力的媒介。」因此,她建議由文化管理部門協調,組織國內有關研究人員和出版社,設定專項資金,開發並提供一套面向社會大眾的家教家風基礎讀本。「通過家教家風基礎讀物,分別系統地講明優秀家風的來源與形成過程,建立的路徑,對家庭和社會乃至對中國文化的意義,既可以讓普通大眾明白家教家風的重要性,也可以引導普通民眾從立規矩開始,形成與自身家庭環境相切合的優良家風。這是當代弘揚優秀家教家風最現實也是最基礎的路徑。」於丹說。

她最後建議,加強宗廟祠堂的保護,規範經營使用方式,杜絕迷信體驗、規範講解內容,研究增加公共空間的中國元素與家族文化元素,鼓勵傳統儀式的恢復,廣泛開展宗譜續修編寫工作,加大民間文化流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