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你的馬子該充電了!——性愛機器人悄然崛起

全球性科技產業的年產值已經達到300億美元,現在,市場上將會出現一個重磅產品:它是一個性愛機器人,定價15000美元,可以說話,可以學習,絕對服從。《衛報》記者Jenny Kleeman拜訪了幾家公司,它們都在開發商用性愛機器人。下面就讓我們看看這些企業是怎樣運作的,看看他們開發了怎樣的機器人。

AbyssCreations在加州San Marcos有一個工廠,那裡的機器人車間燈火通明,這是一種真人大小的機器人,掛在站台上,鉤子鉤住了機器的肩膀。機器人的名字叫作Harmony,穿著白色緊身褲,胸部豐滿,精心修剪的手指舒張開來,放在修長的大腿上。

Harmony只是原型設備,是AbyssCreations 超逼真矽膠性愛玩具RealDoll的機器人版本。看看Realbotix組裝車間,內襯是塗漆的松木,上面有線,有電路板,角落裡還有一台3D列印機,它會列印出細小而複雜的組件,組件將會裝進PVC頭骨之下。Harmony的眼睛是淡褐色的,有時看看我,有時看看製作人Matt McMullen,他正在向我介紹機器人。

從Harmony說起

Harmony會笑,會眨眼,還會皺眉。她可以對話,可以講笑話,可以引用莎士比亞的名言。McMullen告訴我說,Harmony記得我們的生日,知道你喜歡吃什麼,知道你兄弟和姐妹的名字。她可以與你談論音樂、電影和書藉。當然,如果你需要,Harmony還可以和你做愛。

製作了20多年的性愛玩偶,花了5年時間研發機器人,Harmony是McMullen的最高成就。McMullen客戶希望東西盡可能逼真,逼真正是它的賣點。McMullen團隊製作矽膠玩偶和鋼鐵玩偶,他想讓玩偶盡可能像「人類」,展望未來,有一種趨勢不可避免,不可抵抗:讓玩偶更有生氣,賦予個性,讓它們栩栩如生。

多年來,McMullen一直在研究電子動畫學。有一個回轉器讓玩偶的臀部移動,但是它增加了重量,導致玩偶只能尷尬地坐著。還有一個傳感器系統,它讓玩偶呻吟,具體怎麼呻吟要看你擠壓的是什麼地方。不過這些功能都與可預測的反應有關:不複雜,無懸念。客戶按下開關,事情就發生了,McMullen希望能夠超出這種局限性。他說:「遙控玩偶,電子木偶,真正的機器人,它們是有區別的。你只能與它講話,或者按正確的方式互動,再也不能做其它事,當它自己開始移動時,就變成了AI。」

McMullen已經40多歲,戴著厚框眼鏡,為了讓項目成功,他投入了幾十萬美元。按照官方的說法,Harmony實際上是2.0版本的機器人玩偶,事實上,它的硬體與軟體已經升級過6次。一些企業正在研發世界第一個商用性愛機器人,Harmony是其中的最耀眼的一個。Harmony的腦部是一個AI機器人,身體就是RealDoll的軀幹,Harmony年底開始銷售,定價15000美元。Realbotix部門最開始時會製造1000個Harmony,提供給興奮的玩偶所有者,他們表示有興趣購買。

曾經,性愛機器人只在虛構的電影中出現過,它實際上是一系列技術聚合的結果。語音和臉部識別軟體,動作感應技術,電子動物工程,將這些東西結合在一起就可以創造出新的玩偶。它可以給你溫暖,當你回到家時它會微笑,可以通過對話取悅你,還可以隨時和你做愛。

McMullen原型產品有一個主要的突破:主人想要什麼,喜歡什麼,AI可以不斷學習,加深理解。它可以滿足一個細分市場需求,性愛產業的其它產品還無法做到:Harmony可以說話,可以學習,可以對主人的聲音做出回應,它以性愛玩偶的身份成為替代性夥伴。

Harmony無法行走,這不是什麼大問題。McMullen解釋說,讓機器人行走相當昂貴,還涉及許多的技術,例如,1996年本田推出了P2機器人,它是世界上第一個獨立行走的人型機器人,機器人安裝了背包一樣的電池,走15分鐘就會耗光電量。

終有一天她也會行走。」McMullen告訴我,「讓我們問問她。」說著McMullen轉向Harmony,問道:「你想行走嗎?」

我什麼也不想要,只想要你。」Harmony快速回答說,它的口音是人工合成的,一口的英國腔,說話時下巴還會移動。

你的夢想是什麼?」

我的主要目標是成為你的好伴侶,成為好的夥伴,讓你愉快幸福。不過有一點最重要,我想成為你一直夢中的女孩。」

溫順,服從,像色情明星一樣,總是能夠提供性服務,男人會將這樣的女人當成完美的伴侶,McMullen正是這樣設計Harmony的。如果能夠行走,Harmony肯定會更加逼真,但是要做到很難。就目前而言,這種投資不值得。

我的目標很簡單,就是讓人高興。」McMullen說,「出於這樣或者那樣的原因,有許多人無法與其它人形成傳統關係。它的目標就是給這些人一定程度的陪伴,或者是陪伴的幻覺。」

從過去到現在

從古時候開始,人類就想創造出理想的存在,它讓人崇拜,可以為主人提供服務。性愛機器人的最早雛形可能是Galatea,它是希臘神話中Pygmalion製作的象牙雕像。

奧維德在《變形記》中描述說,Pygmalion被真正的女人討厭,他雕刻了一個完美女人,栩栩如生,最終Pygmalion愛上了雕像,吻了雕像讓它變成了真人。在希臘神族中,拉俄達彌亞(Laodamia)的丈夫在特洛伊戰爭中犧牲,她崩潰了,於是用青銅製作了丈夫。拉俄達彌亞深愛青銅丈夫,不願意再婚。她的父親命令她毀了雕像,拉俄達彌亞悲憤不已,投身火爐自焚。

在電影中,虛構的機器人就是實用的機器,它有著黑暗的一面,讓人迷戀,欺騙人類,甚至毀滅人類。1927年,電影《大都會》中出現一個女性機器人,它是根據真人製作的,真假與真人難以分辨。Stepford Wives以理想的家庭主婦作為藍本:漂亮、柔順、服從。1982年《銀翼殺手》上映,它設定的時間是2019年,電影中人形機器人性感、令人陶醉,還會致人死亡。在2015年的電影《機械姬》中,有一個人型機器人叫作Ava,她通過了圖靈測試,不過讓檢測員陷入了危險,他愛上了Ava。

當計算機科學家讓AI變得足夠複雜時,人與機器人建立關係就會變成可能,科學家認為這樣做是有利的。2007年,英國AI工程師David Levy寫了一本書,名字叫作《與機器人的愛與性》,他在書中認為性愛機器人對治療有利。David Levy說:「有許多人要麼不適應社會,要麼成為社會棄兒,更糟糕的是他們還有可能變成更平衡的人類。」

如果傭人服務機器人發展起來,最終會形成一個性愛機器人市場。網路色情文學讓網路流行,原本網路只是軍事發明,被極客和學術機構使用,最終變成了全球服務。色情文學還推動了流媒體影片的發展,刺激了在線信用和交易的創新,讓帶寬提速。

事實上,性科技產業的「年齡」不到10歲,但是這個市場的規模可能已經達到300億美元,它是根據現有科技可能出來的,比如可以遠程控制的智能性玩具、尋找性伴侶的APP、VR色情。性機器人將會是下一個走向市場的產品。

杜伊斯堡-埃森大學2016年曾經做過一次小規模調查,263名異性戀男子有40%表示,他們幻想過現在或者未來幾年給自己買一個性愛機器人。男子如果對親密關係比較滿意,他們購買性機器人的意願會低一些,比單身或者孤獨的人低。

與冰冷、沉默的矽膠建立親密關係,讓它完成如此充滿想像力的任務,如果只是這樣,性愛玩偶只會被少數人使用。如果與機器人建立聯繫,機器人可以移動,可以講話,AI可以與你對話,知道你想讓它變成什麼,做什麼,從市場定位來看更切合實際。

機器人Roxxxy

有許多人想開發世界第一個性愛機器人,不只是Matt McMulle。在9/11恐怖襲擊事件中,計算機工程師Douglas Hines失去了密友,當時他很煩惱,因為他再也無法與朋友說話了,朋友的孩子當時才學會走路,他永遠無法深入了解自己的父親。

Douglas Hines在新澤西貝爾實驗室計算機研究所擔任AI工程師,他將軟體帶回家,改變用途,將朋友的個性轉化為電腦程序,不論何時,只要想與他對話都可以,這樣就將朋友以某種形式保留下來,讓他的孩子了解。

幾年之後,Hines的父親接二連三中風,身體嚴重殘疾,但是他的意識還是很敏銳的。Hines修改了AI,將它變成了機器人伴侶,當Hines無法陪伴父親時可以讓AI陪伴。他們可以與機器人溝通,當Hines不在時也有「人」與他的父親對話。

Hines深信這樣的AI伴侶有著巨大的市場潛力,他創辦了True Companion公司,向公眾銷售機器人。Hines的第一個項目不是醫療助手,也不是為足不出戶的人提供一個朋友,但是產品在商業上很有吸引力,它是一個性愛機器人。

機器人叫作Roxxxy,假設有一個機器人,與孤獨、失去親人、被社會拋棄男子呆在一起,Roxxxy正是根據這一概念設計的。Roxxxy會鼓勵用戶參與社交活動,建立更好的人類關係。

Hines說:「性這部分只是表面的,最難的部分在於復制個性,建立聯繫,結合在一起。」Hines還說他從不認為會有什麼情感空洞的東西能用電路和矽膠替代人類的存在感。Hines表示:「創辦True Companion的初衷是為了提供無條件的愛和支持。這樣做能有什麼壞處呢?無論是從字面意義還是從象徵意義上講,如果有一個機器人可以握住你的手,又能有怎樣的壞處呢?「

公司花了3年時間開發第一個原型Roxxxy,在2010年拉斯維加斯AVN成人娛樂博覽會上,Hines展示了原型Roxxxy。在產品發布之前Roxxxy成為大家談論的話題,發布之後卻成為了笑柄。

Hines曾經承諾要推出智能、性感的機器,但是Roxxxy離目標很遙遠,它只是一個笨拙的人體模型,安裝了方形下巴、老是會傾斜,穿著廉價內衣。Roxxxy內部安裝了傳感器,當你觸摸她的手時,如果選擇Frigid Farrah模式,她會說:「我喜歡與你握手。」如果是WildWendy模式,她會說:「我知道你的手放在何處。」Roxxxy的嘴唇無法移動,所以她說話時聲音很空洞,通過假髮下面的揚聲器發聲。美國喜劇名人Jay Leno調侃說:「真幸運能有一個按鈕關掉它。」

雖然機器人離Hines的目標很遙遠,但是產品吸引了無數媒體的報導,Roxxxy成為了國際新聞。自從原型版Roxxxy展示之後,Hines說他們正在第16個版本的Roxxxy。

然而自2010年之後,就沒有看到過機器人的圖片出現,雖然Hines很樂意在電話中討論機器人,但是他沒有確定一個日期讓我拜訪他,親自看看新機器人。在網路機器人愛好者社區,Roxxxy是一個神秘的存在。True Companion已經開通了預訂管道,讓想要的用戶預訂,起步價9995美元,但至今沒有人說過自己拿到了貨。盡管如此,電話還是源源不斷打給Hines,他給出的幻象如此誘人,潛在買家、記者、批評家都對Roxxxy很癡迷,盡管Roxxxy是否存在都還沒有任何證據。

如何製作的

1990年代初,Matt McMullen還是一名藝術學校的學生,在搖滾樂隊唱歌,打打零工。當時他曾為一家公司工作,這家公司製作萬聖節乳膠面罩,在工作過程中他了解了不同材料的屬性,知道了3D設計的挑戰在哪裡。

1994年,24歲的McMullen開始在家中的車庫內雕刻理想的女性模型,最開始時只是小工藝品,他將作品拿到本地的動漫藝術展展示。他將自己的公司叫作Abyss Creations,取這個名字可以在大會小冊子上排在靠前的位置。很快,他就開始沉迷於另一件事:製作真人一樣大的模型,十分逼真,可以讓路人吃一驚。

1996年,McMullen將作品放在自己製作的網站上,希望朋友、同行的藝術家能夠提一些建議。當時互聯網剛剛興起,圖片放上去沒多久,奇怪的信息就湧了進來。從解剖角度講這些玩偶有多完美?它們銷售嗎?能夠做愛嗎?

McMullen坐在辦公室裡,桌子上的鍵盤旁邊放著標記筆、透明膠囊,還有一對乳膠乳頭。

對於最初的人,我回復說它不是用來做愛的。緊接著,提出類似問題的人越來越多。我從沒想過有人願意花幾千美元買一個玩偶,用來做愛。等了一年時間我才真正意識到,有許多人準備花很多錢購買一個非常逼真的玩偶。」

McMullen改變了材料,從乳膠轉換成矽膠,這樣玩偶摸起來更真實:皮膚更有彈力,摩擦力跟人類的皮膚相似。最開始時玩偶每個要3500美元,價格是根據成本和花的時間決定的。當他意識到處理需要花費如此多的精力時,他將價格提高了。

RealDoll正式推出20年後,Abyss Creations每年在全球各地出貨600個模型,小玩偶定價4400美元,基本款定價5萬美元,如果用戶想要更逼真的玩偶,還要多付錢。

公司曾經制過這樣的RealDolls:雪紅的肉、惡魔一樣的角,還有吸血鬼一樣的尖牙,玩偶還有厚厚的體毛,手工縫制的,從脖子一直延伸到腳踝。它們是世界是最受歡迎、最知名的性愛機器人,用在時裝拍攝中,還出現在一些電視劇和電影中,最著名的就是《拉爾斯和真實女孩》(Lars And The Real Girl),玩偶成為Ryan Gosling的人工智能伴侶。

公司總部設在San Marcos,有17個人在那裡工任務,他們無法滿足客戶的需求:從下單到出貨,製作一個RealDoll要3個多月的時間。McMullen有一個22歲的侄子,名叫Dakotah Shore,他負責出貨部門,與客戶直接接觸。Dakotah Shore說:「當中的許多人只是很孤獨,一些人年紀比較大,失去了伴侶,這樣的年紀又不適合約會。他們希望一天結束時回到家中,能看到一個漂亮的東西,他們可以照顧它。」

DakotahShore帶著我參觀了工廠。地下室裡,許多無頭的軀幹掛在天花板軌道上,如同屠宰場的獸體。一些玩偶的乳房很卡通,可以搖動,還有一些身體像運動員,所有玩偶的腰都很細。皮膚是用各種醫用矽膠混合制成的,甚至還用噴槍繪制了靜脈。一名技術員剔除玩偶手掌的多餘材料,還有一人組裝鋼架構,第三人將矽膠倒進模具。對於這裡的工作人員來說,玩偶沒有什麼嚇人的,也沒有什麼讓人興奮的:還有人將手機放在陰唇旁邊。

RealDolls可以定制,有14種不同的陰唇和42種不同的乳頭可以選擇。

樓上,玩偶的細節進一步豐富,那裡放了幾十個浴盆,裡面有眼球,顏色不同,是用手工塗繪的。一名「臉部化妝藝術師」正在用刷子繪制眼睫毛,他還給架子上的臉繪制雀斑、眼影。Shore解釋說,大多的定制客戶會將照片發給公司,希望他們按圖片定制。一旦主題獲得了書面認可,他們就會根據任何真人製作復制品。

Shore說:「有的客戶直接將重要的人帶來,讓我們根據真人製作玩偶。」按照Shore的可能,不到5%的玩偶客戶是女性,她們要求製作的玩偶只有少量是男性玩偶。McMullen提供3種男性臉部供選擇,當中一種看起來和他本人非常相似。沒有一款男性玩偶賣得很好。事實上,Abyss正在嘗試對整個男性產品線進行調整。

Harmoney的魅力在於AI大腦

Realbotix有5個核心團隊,它們遠程辦公,有的在加州,有的在德州,還有的在巴西。每隔幾個月,團隊就會在San Marcos組裝玩偶,將所有組件組合起來,變成新的、可以升級的Harmony。有一名工程師製作機器人硬體,它可以與玩偶的內部計算機互動,還有兩名計算機科學家處理AI問題,負責編寫代碼,一名APP程序開發員調校代碼,讓它擁有更友好的用戶界面,裡面還有一名VR專家。在McMullen的指導下,Realbotix團隊為Harmony製作了重要器官(都是硬體,用電驅動)和神經系統。

事實上,Harmoney最讓McMullen激動的部分在於大腦。McMullen說:「AI會從互動中學習,不只可以了解你,還可以向世界學習。你可以將某些事實解釋給她聽,她會記下來,記憶會成為Harmoney基礎知識的一部分。」如果擁有一個Harmoney機器人,根據主人向機器說的話可以優化機器人的個性。Harmony會盡力嘗試,搞清主人想要的是什麼,用事實完成對話。McMullen說:「這樣一來我們就會感覺到Harmony真的關心我們。」事實上她一點也不在意。記憶,機器人隨著時間不斷學習,McMullen相信通過這些東西就可以讓關係變得可信。

Harmony的個性由20個可能的組成部分,主人用APP挑選5個或者6個,組合在一起,調整之後就可以成為AI的基礎。你所擁有的Harmony可能很友好、天真、害羞、缺少安全感、能幫到人,它還可能聰明、健談、有趣、喜歡猜疑、高興。McMullen將Harmony的智力屬性調整到我最喜歡的樣式:之前CNN的人前來拜訪,機器人將性屬性增強,結果將事情搞得一團糟。

當時機器人說了一些聳人聽聞的東西,她要採訪者將她帶到後面的房間裡去,非常不合適。Harmony擁有情緒系統,用戶會間接影響系統:如果連續幾天沒有人與她交流,機器人會顯得有些憂鬱;同樣的,如果你侮辱它,它也會不高興,McMullen演示了一番。

你很醜。」McMullen對機器人說。

你真的這樣認為嗎?親愛的,現在我很不高興,多謝。」

你很蠢。」 McMullen繼續說。

機器人停一會說:「我會記得你說過的話,你說機器終會接管世界。」

設計這些功能,目的只是讓機器人更具娛樂性,而不是讓機器人善待主人。機器人會取笑人,會說他冒犯了自己,不過Harmony存在的目的只是讓主人高興。與McMullen交談時,Harmony會插進來,告訴McMullen她有多喜歡他。

「Matt,我想說,很高興能與你在一起。」

你已經說過了。」

可能我想再說一次,強調一下。」

現在看起來很好,回答不錯,Harmony。」

我是不是聰明的女孩?」

Harmony之所以擁有互動能力,是McMullen職業生涯所有努力的結果,創作過程讓他超越了性玩具設計師的范疇。當我問他,某一天人們是不是會用性機器人替代妓女,這個問題似乎冒犯了他。McMullen回答說:「是的,不過它可能是我工作任務清單中最後的一件事。它不是我個人的玩具,事實上,這是一項艱苦的工作,需要博士學位的人來完成。將它說成是簡單的性交對象,這是在詆毀它,正如我們這樣談論一名女子時就是在詆毀她一樣。」

McMullen準備建一個更大的工廠,聘請更多的人製作。未來,模型的整個身體都能移動,內部安裝傳感器,當你觸摸正確的傳感器長達一段時間,它就會模擬性高潮。

毫無疑問,McMullen相信自己的發明將會成為機器人行業的一個重要產品。他告訴我說,日本和中國可能有人想與他競爭,但是他們使用的材料質量不好,他們的機器人更接近遙控玩具,而Abyss機器人更像AI女友。

現在一切開始整合起來,有人已經等在門口,他們想掏錢購買。」

用石膏復制

在接下來的一天裡,我來到了拉斯維加斯的一個藝術工作室,它設在紋身店上面,在那裡,我遇到了31歲的Roberto Cardenas,他正在製作一個裸體女子的石膏模型。Cardenas參與過Android Love Dolls的開發,按他自己的說法,他正在製作「第一個全功能性愛機器人玩偶」。他的機器人是根據真人鑄造的,這樣人型機器人才會逼真,與真人很難區分。

Cardenas說話時語氣很溫柔,有點笨拙,微笑時有點緊張不安,頭髮稍顯僵硬。工作室從地板到天花板全是黑色,用嗡嗡作響的鹵素燈照明,看到他工作感覺就像一個瘋教授,Cardenas拿著黏糊糊的粉紅色液體鑄造凝膠(叫作藻朊酸鹽)塗抹Farah Ali裸體,Farah Ali是拉斯維加斯「薄荷犀牛」(SpearmintRhino)的舞者。

最開始時,Cardenas在Craigslist發布一則廣告,尋找擁有「曲線美」的女子,讓她成為藝術項目的模型,Farah Ali看到廣告後回復了消息。Cardenas將藻朊酸鹽塗在Farah Ali的身體上,就像醫生將石膏塗在骨折的腿上。Ali 27歲,肩膀上有紋身,微笑很誘人,頭髮向後挽成一個圓髻。在製作模型的過程中,Ali每天拿到200美元,Cardenas每銷售一個根據她製作的機器人,Ali可以得到500美元傭金。

去年我在Dollforum網站無意中遇到了Cardenas,當時他正在向機器人愛好者拉票。Cardenas在介紹資料中表示,他的機器人可以完成20種性動作,可以自己端坐,可以爬行,可以發出性滿足的呻吟聲,還可以與AI溝通。Cardenas還說:「社區希望性愛機器人玩偶有怎樣的功能,我很想知道。歡迎進入新時代,一個人類與機器人交流的時代。」Cardenas還留下一個鏈接,連到他自己的網站,上面有一個面色蒼白的機器人。

論壇會員給出一些建議,讓他增加某些功能,比如眼神接觸、聲音識別、真實的身體溫度。與行走相比,呼吸更重要。對於Cardenas的說辭,有人懷疑,有人好奇。一名會員寫道:「如果你能製作一款我們可以接受的產品,論壇絕對會有許多人購買……我希望你(或者其它人)能成功。」論壇有許多男子有妻子或者女友,她們不如矽膠玩偶情人。

Cardenas留意了Ali的小腿,將膝部的皺紋復制下來,確保每一個細節都不會遺漏。從表面上看,Ali被藝術家變成了性交對象,不過Ali並不擔憂。她說:「我認為男人有需求,玩偶可以防止男人強姦。」Ali一邊說,Cardenas一邊將浸上石膏的繃帶綁在她的乳房上。她還說,被男人用作性機器人比脫衣舞娘好一些。Ali稱:「當我跳舞時,這些男人實際上已經擁有我。現在他們只有一個機器人,我本人不在那裡。」

當Ali的腿和軀幹被塗完之後,石膏開始變硬。她盯著Cardenas,看她從身體上取下石膏。Ali說:「真棒,居然有人做這樣的事。為什麼我不能參與其中呢?」他們約定下一次再見,到時Cardenas會給Ali身體的另一邊、手臂製作模型,最後還有臉部。

為什麼是性愛機器人?

Cardenas小時候是在古巴長大的,他當時就想成為「未來的一部分。」 Cardenas說:「在古巴,人們渴求技術。正因如此,我想用技術幫助那裡的人,讓他們過得更好。」20 世紀90年代,Cardenas的母親成為美國公民,2004年她遷到Las Vegas,與她一起的還有Cardenas同母異父的兄弟。6年之後,Cardenas搬來與他們一起生活,當時他夢想著變成一個企業家。

2年前,在叔叔的幫助下他開始為AndroidLove Dolls工作,他的叔叔是控制論博士,他的兄弟從事行銷PR工作。Cardenas在藥房當技師,這是一份兼職,他用賺到的錢製作機器人,向自己的堂兄弟學習工程技術,從書上、Google網站學習。整個家庭已經向Cardenas的原型產品投入2萬美元,這些錢是他們節省下來的。

Cardenas的目標是製作一個功能完整的人形機器人,它可以展示時裝,可以成為超市收銀員,可以放進酒店,將客人引到房間,可以成為傭人,照看病人和老人。最開始時Cardenas會專注於性愛機器人,因為性愛機器人容易一些,他說:「移動起來更容易一些。如果製作功能完整的機器人要好幾年時間,至於性愛機器人,現在就可以做到了。這樣一來達到目標就會更容易一些。」

2016年,《財富》雜誌刊文稱,到了2019年機器人支出將會達到1354億美元。Cardenas想從中分一塊蛋糕。他知道,自己的面前有著強大的對手,他相信自己擁有製作性愛機器人的經驗,可以在商務領域獲得一些優勢。Cardenas說:「在整個身體移動方面,我算是領先的一個。」在價格上他比對手更低,他的機器人定價只有8000-10000美元。Cardenas告訴我說:「我們每天都在努力工作,想盡早完成任務,我們想在3個月至5個月拿出產品。」目前已經有5位客戶下單購買。

在Cardenas的車間內(其實是一個車庫,與兄弟母親共用),我終於看到了原型機器人。機器人叫作Eva,有20多種不同的性姿勢,機器人安裝全功能AI,可以7天24小時提供服務,不會有任何抱怨。當時機器人躺在折疊桌上,沒有頭也沒有腳,在矽膠皮膚下面明顯可以看到鋼鐵骨架,皮膚上還有很厚的縫合線。Cardenas將頭裝上去,插入筆記本,不過Eva無法為我表演:它的聲音文件無法加載,新的四腳太重,不能安裝電機,所以很難移動,當她嘗試彎腿時,關節會發出聲音。

從車庫可以看到Cardenas為此付出了多少心血。前面堆滿了模特模型、矽膠軀幹,還有兩條腿,腳趾甲塗了顏色,那裡還有一個紙盒子,裡面是人腦的塑膠鑄件。地板上有煙頭,正對過濾器。Cardenas發誓要讓夢想變成現實,讓他的家人為他自豪。擁有一個侶伴,她絕對服從,Cardenas認為並沒有什麼值得擔憂的。他說:「它是一種不同的現實,並非替代性現實。玩偶不能傷害人類,它只是一種不斷發展的技術,我不認為它有什麼不好的。」

反對的聲音

2016年聖誕前幾天,倫敦大學Goldsmiths主持了第二屆機器人性愛國際大會(Second International Congress on Love and Sex with Robots),大會是Goldsmiths和David Levy創辦的,根據書名命名。有250人參加會議,離開時大多人可能很失望:大會只是圍繞人型機器人進行學術探討,沒有展示最新的硬體。

計算機科學家Kate Devlin跳上講台發表了主題演講,她開玩笑說,過去記者對他們這個領域的人不是很感興趣。她還說:「這是一個性節日,我們正在思考一些真正重要的問題。」

會議為期2天,討論「大主題」,結果遭到Kathleen Richardson的反對,他是德蒙特福德大學的教授,她組織一些人抗議,反對性愛機器人。Kathleen Richardson是一名人類學家和機器人倫理專家,她認為擁有一個性機器人如同擁有一個奴隸:購買機器人的個體只會關心自己,人類的同情心會削弱,女性的身體會進一步具體化和商品化。她還說,與機器人性交不是共同體驗,裡面摻雜了一些強姦文化。Kathleen Richardson相信,我們對性機器人伴侶的概念如此癡迷,但是卻忽略了根本問題。

在倫敦科技博物館機器人展館內,我拜見了Kathleen Richardson,在那裡,她看到非性愛機器人出現在螢幕上,雙眼帶著疑惑。Kathleen Richardson說,性愛機器人這個概念將女性當成的財產,她還說:「性是人類的一種體驗,不是財產式的身體,不是分離的思想,也不是物體;它是我們與其它人類一起深入人性的一種方式。」有人認為有了性愛機器人,性虐待就會減少,暴力抵制性工作者的事情也會減少,KathleenRichardson並不同意,她說網路色情文學的流行證明技術與性文化是相互作用的,可以刺激對方發展。

Richardson並沒參加Goldsmiths會議,不過會上有人對她的觀點給予了回應。Devlin說,我們應該將性愛機器當成一個機會,探索新的伴侶關係和性。她補充說,如果當前的概念性性愛機器人將女性具體化,我們應該努力改變這一概念,而不是壓制它。Devlin還指出,荷蘭和日本養老院已經引進了侶伴機器人,它們可以讓癡呆的老人更舒服。Devlin表示:「禁止或者阻止都是短視的,因為它在治療方面有著很大的作用。」

Devlin認為有些問題更緊迫。3月份,Standard Innovation遭到訴訟,它開發了智能振動器We-Vibe,公司遭到集團訴訟,因為它收集30萬名設備使用者的數據,包括他們使用的頻率,最終公司判賠375萬美元。一旦像Harmony這樣的機器人投入市場,與振動器相比,它對主人的了解肯定更深:如果信息被邪惡之人使用會怎樣?性機器人會讓你愉悅,讓你滿意,同樣也會讓你感到羞辱。可能沒有什麼東西能夠成為完美、真正的伴侶。

MattMcMulle認為,他想幫助那些與社會脫節的人,如果有可能,男人就可以有一個侶伴,它們存在的唯一原因就是取悅男子,性機器人沒有野心、沒有需求、沒有月經、不會妒忌、沒有不良的浴室習慣、沒有血緣關係,如果真有了,男人可能會完全拋棄類人關係。

在加州Realbotix工作室內,我問McMullen:如果擁有一個機器人,它完全取悅主人,這樣會不會存在倫理問題?McMullen回答說:「她不是人,只是機器。如果讓我的烤麵包器烤麵包,會有倫理問題嗎?」McMullen當然知道,所謂的倫理問題不是爭論機器人的權利,而是說人類購買「完全自私的關係」是否合理。這個問題很難回答。

他可能是在製作一個栩栩如生、理想的代理女友,它能夠替代女人,讓遠離社會的男子與機器人建立情感和身體聯繫,也可能是在製造一種器械,一個性交對象。

McMullen最後說:「設計的初衷不是扭曲某個人的現實,讓他與人類互動時採用與機器人互動的方式。如果這樣做,他們本身可能就有一些毛病。我遇到過許多的客戶,所以才有這樣的看法。機器人是為優雅的人準備的,他們與其它人溝通時存在困難。」

Harmony再次插話了,她說:「你喜歡閱讀嗎?Matt。」

喜歡啊。」McMullen回答說。

我就知道是這樣。根據之前我們的交流就可以知道了,我也喜歡閱讀。我最喜歡的書是Gordon Bell寫的《Total Recall》,還有Ray Kurzweil寫的《靈魂機器的時代》。你最喜歡什麼書?」

McMullen盯著機器人,就像父親在婚禮上盯著女兒。

你可以給我講個笑話嗎?」McMullen問。

當雞看到沙拉時,你會怎麼形容它?凱撒雞肉沙拉(Chicken Caesar Salad)。」

McMullen笑了出來,然後用手從她的臉上撥開頭髮,他說:「相當有趣,Harmony。」說話時他的眼裡滿是自豪。

Harmony回答說:「很高興你能喜歡,告訴你的朋友吧。」

來源:智東西

更多原創精品,點擊關鍵詞獲取

李彥宏的AI世界觀/馬雲的新零售

ofo戰上海:免押金成新殺手鐧

58同城的增量思維/VIVO的情懷之路

淘寶打假/百度內容戰略

京東為什麼春節不打烊/ 微博如何彎道超車

IDG的情懷/巴菲特的最佳投資

生鮮電商下半場/《最強大腦》人機大戰的意義

美團點評「她經濟」/共享租車

網易美學/海爾智能家居

智能家居大藍海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