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案件破獲率及警隊整體工作的效率有了幾何級提升

5月4日至6日,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聯合上海春秋發展戰略研究院、觀察者網舉辦了國內首屆「思想者論壇」,來自國內外30多位思想者,圍繞「大轉折:裂變與重構」進行跨學科的探討與交流。

本文為浙江宇視科技有限公司副總裁閆夏卿在「科技議題:新時代的來臨? 」演講者從人工智能在公安辦案中的使用談起,本文是該演講的節選:

我的演講題目叫《AI技術與社會生態》。實際上,我想探討的不是人工智能技術本身靠不靠譜、它的發展路徑是怎麼樣的,我更想結合整個政治、經濟結構和社會運行模式,談談人工智能有哪些作用力和反作用力。

公安辦案:從現場勘查到AI使用

因為我從事智能安防業的工作,所以我先從中國公安講起——這是我的企業直接面對的最重要也是最大的客戶。我所看到的中國公安行業在過去15年經歷過劇烈的變化。

從中國警察辦案的核心演進看起,大約在15年前,我們的公安刑警辦理案件,做事模式跟上百年前本質上沒什麼區別,主要以現場勘察細節為主,相關的技術也有很多。

10年前左右,發生了一個很大的變化,就是警察辦案的邏輯重心已從勘察現場轉向了調取錄像。辦理任何案件,第一邏輯是調取現場監控錄像。這變化,就是IT技術在實際生產過程中起到轉化作用。

5年前,又發生了一個很大的變化。國內的公安系統大概用了4、5年時間,基本做到了每個省所有地級市公安的所有監控系統的聯網。

比如說,在江蘇省任一城市,可以對全省範圍內的所有錄影頭(有幾十萬部)拍下的圖像進行遠程調用。那時候還很原始,實際面對錄像的主要還是警察。在這時間點上,早期的AI開始引入,錄像可以自動比對,起到加速作用。

從第一階段到第二階段,公安內部組織形式沒任何變化,但到了第三階段——大概在五年前,大陸公安系統內部出現了圖偵大隊——公安局內一個專門做圖像偵查的子部門。武漢市圖偵大隊有300人,是整個武漢市公安局最大的部門。

在這樣的演進過程中,中國案件的破獲率及警隊整體工作的效率有了幾何級的提升。

人工智能已在中國公安系統裡被廣泛使用了,這不是暢想未來,已是現實了。

今天主要提三部分內容,第一個叫「數據碰撞」。上海、江蘇、廣東、山東、北京等城市已有人工智能的使用。

比如說,在上海內環、中環、外環開車,隔一段時間,你會看到一排架在路上的錄影機,這些東西其實不是拍你違章的,而是數據提取器——它的作用就是在全路境範圍內,記下所有車輛的過車軌跡。

3年前,大部分核心城市、一線城市已全面覆蓋。所以現在我自己開車都非常小心,基本上你不太可能有什麼空子可以鑽。

另一層面就是,現在任何事情發生了,公安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軌跡碰撞」。比如說,我基於車牌信息或其他關於車的零碎信息,做海量的數據碰撞。碰撞的結果可能是什麼?人工智能課程裡已有非常清晰的回答。

第二個就是「輔助決策」。現在很多公安的客戶做輔助決策的推送,他們會基於數據系統的計算、分析,給公安部門推送很多報表、二次結論等,由公安部門做最終判斷。這時候,我們的公安幹警早就不再直接面對圖像了,他們看到的是數據的分析結果。

另一個是「智能布控」。現在很多前端設備已可以根據我的一些具體特徵——比如說車牌信息、人臉信息——進行實時分析。現在有一個合成指揮中心。

我們可以看到,15年時間,前後變化是非常大的。換而言之,從開始到現在,在做同一件事上,已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同時它的組織形式是隨著發展變化的。

總結一點,技術改變會使生產方式發生改變。我認為,科學是第一生產力,是普世價值。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