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台灣教師沉痛心聲:為何我寧願和中國合作?

2017-04-17 11:24聯合新聞網 文/唐宇新(花蓮縣源城國小教師)

各位認識的唐宇新,大概就是專欄上討論與批判教育政策的老師。

我沒忘記自己的本分,四年前我就在社群與網路上經營教學專頁、拍設計錄影片,這樣做不過就是把我平常的教學帶出去,希望讓家長看見孩子在學校的情形、希望讓親子能藉由網路數位平台重新在家中看見課堂上的教學過程。(這是與上海滬江教育網合作的計畫,未來我會逐步將課堂實錄轉到cctalk平台上。)

然後過沒多久,有人推薦我去參與「馬雲公益基金會」微校鄉村教師計畫,獎金100K人民幣!(見滬江教育網的對談

一個臺灣教師沉痛心聲:為何我寧願和中國合作?

小學生。聯合報系資料照/記者雷光涵攝影

我在台灣教學默默無聞,是因為真的不希望一個很平常的教學被老師拿來當作參考。畢竟台灣現在有太多的名師站在台上發光,這樣就夠了,我實在不太需要去沾這塊教學的糖。

我只希望我班上的孩子能夠回家好好學、讓家長能看到學生的學習過程,最後就是不斷的在影片中檢視教學問題。(特別強調,我不參加教師專業評鑑,也不想參加教師專業評鑑。如果紙本做的好就是教師專業,那教育部一定得到很多神秘的教師專業經典,打開沒人看得懂裡面在寫什麼的天書好幾萬本。)


四年教學的現場實錄,吸引到上海滬江教育網的注意

我的教學實錄進行了四年,過程很艱辛,因為我一路過來都沒有夥伴協同進行,而我一天只有24小時。

如果沒有宏鼎資訊發現我,我應該也做不下去。設備在他們的協助下,很快的到位,介面也在極短的時間內整合成一體。當然也因為過程中發生了一些小問題,所以我沒辦法在繼續用自己的時間產出、操作下去,但我依舊在使用該公司的holiyo(密室逃脫遊戲教材)思考「電子教材」的產出與運用。

從一開始,我就不認為貓獅子的小學堂是單純屬於我的空間與領域,那是孩子的學習歷程,我只是盡我所能的為他們築梯。

在我眼前,台灣的優勢其實已經快要耗盡了,只有高速教育網路、本校擁有無線網路、還有高年段獨有的兩年新電腦贏了別人而已。


大螢幕自己買的、webcam人家送的、孩子的平板與之前的教學介面由宏鼎資訊挹註的……自己要克服設備缺陷、自己要想辦法讓直播更好,因為我希望讓孩子回家也能看見這些學習的過程、上課的步驟。我不敢奢望上級看見我什麼,因為我很怕上級給我一點點錢,要生出百萬價位等級的教學成果。

我們期待直播互動教學再進化 政府給了什麼?

現在顏冠明、許永清老師已經與我在研商整個直播互動課的運作機制了。

今年終於成功的整合出一個自己的團隊,一個互利的團隊、一個讓更多教學群、老師、學生能受益的團隊,不過,我們依舊艱辛。

因為我們遇見的問題跟張崴耑老師一樣,都必須在吃土的過程中產出更多的設備、時間、思考力,去解構更多更多的設備、時間、思考整合成課程,產出在各位的眼前。


沒錯,我們基層其實一直在自己生設備,而最上層的經費分到下面時通常連點渣都不剩,最後要讓設備能夠備齊、完全符合,得「請家長自備數位設備,方便孩子到學校進行雲端學習」——教育部想得美,都市的家長做得到,鄉村怎麼辦?

在此情狀下,教室內自籌的數位設備一定會很「驚人」,因為設備不是同一品牌、規格,課程操作這些設備真的非常恐怖,絕對不是各位想像的「高速雲端教學」。

中央的規劃通常非基層所需,最後就是牛頭不對馬嘴巴的結果,然後還要想辦法在一點點補助的狀態下,產出百萬等級的教學品質。

一個臺灣教師沉痛心聲:為何我寧願和中國合作?

小學生。 聯合報系資料照/記者連珮宇攝影

解決問題不難,其實我們基層早就藉由網際網路相互聯繫探討問題來解決問題了。問題是政府究竟看見了沒?

我可以確認一件事:政府真的很忙!正在忙著殺教育!

蔡英文上台以來,我沒見到政策對教育基層有什麼貢獻;自從民進黨上台以來,我只有看見狂妄與自大的一群人,不斷的在威脅教育基層的權益,無論是國旅卡、延退或是其他。

沒人知道我們基層這段期間多痛苦;沒人知道我們支持改革,但我們不希望延退機制通過;沒人看見即使政府省了這麼多錢,你的孩子也沒有從中受益多少!

我不知道我們自己在堅持什麼,我不知道我自己還有多少心力能夠堅持下去,我不知道為什麼最後是我們眼中的敵人「中國」來協助我?


敵人,反而把我當作是上賓來看;自己人,反而把我當作是敵人來看

痛苦,不希望讓孩子們看見,我依舊維持著與孩子們一起玩著課程、開心且專心的一起學習。於是心裡就是一個很大的疙瘩不斷的悶著。

孩子們上課偶爾會搗蛋、偶爾會失去上課的耐性、會忘記寫作業……他們真的會!但我相信他們會更好,這樣就夠了。然而,我卻對自己沒有什麼期待,我無法想像60歲還在教室的感覺是怎樣?我也不曉得能否像林全說的「用更多的時間傳承些什麼給孩子」,我可能只會跟孩子這樣講:「對不起,老師老了,很多課程無法像40歲時這樣有衝勁了、無法再陪你們跑步打球了!不要恨環境,因為這個環境幫不了你什麼,你只能自己想辦法活下去!自己想辦法傳承下去!」


我對於孩子接下來必須面對的,只有滿滿的歉意。

政府給了我什麼時間去傳承經驗?人的一天就是24小時,你走不了多遠。即使今天滬江網讓我免費使用這個這麼好用的跨網教學平台,也無法知道什麼時候會停止服務。

感慨就這樣從二月底一直到現在,失望也不斷的在立法院桌面上的改革爭端,不斷的累積。期待孩子擁有更多,卻得到更多的失落感。

因此我寧願跟中國合作推廣教育,我的孩子搞不好比在台灣能夠得到更多的機會。我只希望得到一個不用填報、不用成果的機會與幫助,這樣才能真實的翻轉精神落實在教學上。我知道一個台灣老師真的要獲得「馬雲基金會」的獎助金是很難的事情,即使只是一個微小機會,我也會全力繼續下去。

來源:blog.xuite.net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