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酒店拖鞋滑倒受傷能不能拿到賠償 女子維權多日未果

5月13日,黃小姐的手仍包著紗布,她於5月1日在長沙一酒店摔倒受傷。 圖/記者陳正

瀟湘晨報記者 陳斌 長沙報導

入住酒店,常常會看到酒店提供的那種白色薄底拖鞋。穿著它去廁所,特別滑,甚至可能會摔倒。邵陽的黃小姐最近就遭遇了這樣的情況。

5月1日她在長沙一家酒店摔倒,手上玻璃杯摔破,玻璃片將黃小姐右手割傷。5月13日她找到瀟湘晨報反映情況,說事發後酒店老板拒不擔責。

廁所滑倒,玻璃杯摔碎劃傷手

27歲的黃小姐是邵陽隆回人,在長沙兼職做婚禮主持。望城區高塘嶺鎮孫先生的婚禮定在5月1日,請黃小姐做主持。4月30日晚婚禮彩排結束後,孫先生安排黃小姐入住天翔商務酒店4樓407房。

5月1日上午9時左右,黃小姐起床去漱口,腳上穿著酒店的白色泡沫薄底拖鞋。她講述,當時漱完口,左手端著杯子從廁所往外走時,由於鞋子比較滑,地板也比較滑,賓館也未設任何警示標誌,摔倒在地。玻璃杯也摔破了,大塊玻璃片割破了黃小姐右手大拇指附近的一塊肉,大塊的玻璃片刺進了她的手掌,傷口極深,血流如註。

她穿好衣服開門喊酒店工作人員,無一人回應,最後還是住在她旁邊的孫先生的親人把她送到醫院。

黃小姐右手縫了17針左右,右手掌傷勢嚴重,導致無名指和中指傷至無知覺。

酒店方拒絕墊付醫療費

黃小姐質疑,賓館的這種拖鞋穿上容易滑倒,為什麼還在用?為什麼不設立警示標誌?為什麼摔傷之後,酒店方不主動救助?

「面對這些問題,酒店方很冷漠,無奈之下,我選擇了報警,但對方還是拒絕承擔任何責任。」

5月2日晚黃小姐又去了天翔商務酒店,直到警察介入,老板才過來協調。「要老板墊付醫藥費仍舊拒絕。」

黃小姐說,事後,她又去了望城區人民醫院咨詢醫生,右手掌無名指和中指處於麻木無知覺的狀態,有可能在以後會難以恢復正常。她又來到湘雅三醫院和長沙市一醫院骨科,診斷結果都和望城區人民醫院相似。

由於當事酒店拒絕調解,望城區市場和質量監督管理局高塘嶺管理所給黃小姐下發了《終止消費者權益爭議調解告知書》,建議她通過司法途徑解決。黃女士13日告訴記者,她會通過法律途徑維權。

酒店:首先要確認責任在哪裡

黃小姐向記者出示了就醫發票,記者看到,目前,她已經花了1300多元醫療費,還出了2000元的司法鑒定費。

5月13日,記者撥打了天翔商務酒店的客服電話,服務生李女士說,一次性拖鞋平時只在客廳地毯上穿,洗手間(廁所裡)用的是防滑拖鞋。

酒店老板蘇女士說:「受傷是事實,沒有人推卸責任,但是首先要確定責任在哪裡。她自己將水從浴室弄到了客房房間裡,首先是她自己的原因。其次,她沒有用酒店的鋼化玻璃杯刷牙,而是用自己攜帶的玻璃杯,摔倒後被玻璃碎片劃傷了手。如果用酒店提供的杯子,摔傷不會那樣嚴重。」蘇女士說,酒店在浴室門口提供了防滑拖鞋,但黃小姐沒用,她穿了一次性拖鞋。

「她的醫療費,(截至5月2日)能拿出發票的總共只有856元多,但她開口要5萬元給她住院」。蘇女士說,黃小姐還損壞了她的刷卡機子,影響了她兩天的生意。

黃小姐對此仍表示質疑,兩種拖鞋用途不同,為什麼不明確提醒?

分析 酒店應舉證盡到了安全保障義務

就此事,湖南方照律師事務所律師曾德旺談了自己的意見:

酒店作為經營者負有安全保障義務,其客房地磚和一次性拖鞋應當防滑,及時清理房間積水,並設置警示提醒牌。酒店應舉證證明做到了上述安全措施,否則認定酒店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應承擔損害賠償責任。

曾德旺表示,在本起事故中,黃小姐作為成年人應當預見地面濕滑存在一定危險並採取自我保護措施,其疏忽大意導致受傷,也應當承擔一定的責任。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