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嗨氣球\”讓人吸食成癮 英國有17人因吸食死亡

(原標題:【警惕】網上賣的這玩意25秒放倒小白鼠,經視大調查也曾曝光過!記者實驗,它到底有多毒)

不久前,在長沙的一些酒裡,

出現了一種叫做「嗨氣球」的東西,

說簡單點,就是向氣球裡面打入某種氣體,

讓不少年輕男女們沉醉其中。

甚至有商家一天能賣上萬元,

嗨氣球俗稱笑氣,化學名叫一氧化二氮。

年輕男女們一邊在舞池裡跟著音樂搖擺,一邊手捧氣球,吸食氣球裡的一種氣體,據說吸了之後就會開心,但也有年輕人爆料稱,吸食這種「嗨氣球」讓人上癮,停不下來,有點像「吸毒」。

其中一些年輕人對「嗨氣球」產生了依賴,需求量越來越大,身體也因此出現了一系列不良反應。

那麼,

這種氣體對人真的有害嗎?

小白鼠25秒倒了!

浙江省戒毒研究治療中心,是省內專業從事藥物依賴臨床治療和研究的醫療機構。中心在今年春節前,接待了一對本地母子,兒子在國外念書,20歲出頭,他也不理人。媽媽說,兒子回來後不對勁,脾氣暴躁,反應遲鈍,還有幻覺,「問他怎麼回事,他說是跟朋友吸了這個東西”,「說是吸了半年多”,媽媽很著急,就帶他來看看,兒子後來不肯治療,轉頭走了。

這次笑氣實驗,也是浙江省戒毒研究治療中心第一次做小鼠吸入笑氣實驗。

中心實驗室,研究員賴苗軍抱著一只玻璃箱,幾只灰色的小白鼠(品種不同,都屬於實驗用小鼠)東湊西湊地在箱子爬著,箱子底部鋪了一層軟木沙,一根水管掛在玻璃箱子上,小白鼠們平時就生活在這,它們從培育出世到現在,已經有一年多了。

隨後,研究員拿來了一個麻醉箱,麻醉箱有根管道,用於連接笑氣裝置,一只小白鼠被抓緊放在了麻醉箱,它小小的眼睛還滴溜溜的,小爪子歡快地在玻璃上撓著。

我們拿出事先準備小罐笑氣,一罐是10毫升,慢慢輸進去,隔著透明玻璃,小白鼠舞動著的爪子開始慢下來,它細小的身體起伏很大,似乎小心臟要從薄薄的皮膚蹦出。

漸漸的,它不動,趴著,身體起伏不停–它的呼吸局促,讓箱子外的我們的心跳也仿佛加快。這時,距離實驗開始只過了25秒。

時間指向1分40秒時,可憐的小白鼠像武打片中突然被暗箭射中,它趔趄著仰躺,一動不動,又突然一下,像被雷電擊中迅速抽搐,它的身體陷於一片寂靜。

這時,距離實驗2分30秒。研究員從麻醉箱拿出小白鼠,麻醉箱沖出一股難聞的味道,「它大小便都失禁了”。

浙江省戒毒研究治療中心主任周文華說:小白鼠持續性吸食笑氣的時候,由於缺氧導致神經元被破壞,同時笑氣也有麻醉作用,它慢慢就處於頻死或者死亡。

其實,我們可以想像下,原來無論是小白鼠還是人,呼吸的是氧氣,當吸入笑氣後,就相當於用氮氣取代了氧氣,當肺部全部充滿氮氣後,就是缺氧。

記者親身冒著危險做實驗

記者為了讓大家有個直觀的感受,「以冒著生命危險求真的科學態度”做了一次臨床試驗。

我們找到了杭州市一醫院麻醉科孫建良主任來監控。試驗開始前,醫生先給記者頭上安裝了腦電頻譜監測儀,用來測試人的腦電活動狀態,這是麻醉醫生用於觀察病人是不是睡著了。一般,腦電頻譜狀態是92是正常的,清醒狀態是90到100之間,又給記者做了血壓、心電圖、血氧飽和度的檢測,這些數據指標,將可以觀察吸入笑氣的記者的腦電和生命體征變化情況。

用現在通行的方法吸入笑氣後,體驗的記者說,他覺得自己的聲音變粗了,這還是剛剛開始。

孫主任面前的檢測儀螢幕上顯示,體驗記者的血氧飽和度開始一點點下降,95、93 、90 、85 …… 79 ……,「如果長時間處於79 ,這是非常危險的, 因為我們正常的氧飽和度至少在95以上,90以下就是缺氧了 “。

與此同時,體驗記者的腦電波表現也是下降:腦電波的數值也從92下降到88左右,孫建良主任說,「這說明思維變遲緩了”。

整個過程大約1分鐘的時間。

體驗記者從床上爬起來,回想剛才的感覺,「剛吸笑氣的時候,感覺嘴巴裡甜甜的 ,過了一會兒有上頭的感覺,感覺像喝醉了一樣了,醫生在給我量血壓, 有蹦蹦蹦的聲音,在我耳邊被無限放大,我覺得自己出現幻覺了。”

那麼笑氣吸入後,真的會笑嗎?體驗記者說自己沒有想笑的感覺。有人說,吸了「笑氣”會笑,倒不是因為吸了笑,而是吸食後大腦缺氧引起的呆滯表情,讓邊上的人看到了發笑。

會成癮嗎?

6年間英國有17人因吸食死亡

「笑氣的對人體的影響,不僅在結果上和毒品類似,甚至還有毒品的成癮性”,浙江省戒毒研究治療中心主任周文華說,笑氣使用後臨床的表現是和成癮是一致的 ,比如說他是衝動性使用,隨著時間延長,第二個使用的劑量會越來越大,第三個使用笑氣以後,他對工作生活等其他興趣就會減少 ,專注於使用笑氣等等,都是符合成癮的基本特點。

據了解,在英國,2006-2012年間,英國共有17人因吸食笑氣死亡,英國一些地方政府已經禁止了某些地區的笑氣銷售。

目前,在國內,還沒有針對笑氣銷售的有關規定。首先,因為笑氣的定性,它不是管制類麻醉藥品也不屬於管制類精神藥品。「是不是可以像易制毒化學品管理一樣,有嚴格的一套生產銷售使用的監控體系,來防止濫用”,周文華建議說。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