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北城楓景園毒狗疑雲!前天一下死了4條 一個多月死了10條

加了毒藥的火腿腸嫌疑最大!

有的狗狗吃了後發瘋似的咬欄桿

金毛「蛋撻」臨死前奄奄一息倒在地上 金大伯 攝

聽說有人毒狗,正在遛狗的大伯抱狗就跑。 金潔潔 攝

昨天9:17,一先生來電:我們小區最近這段時間接連有狗被毒死,都是寵物狗。聽說都是扔了火腿腸,狗吃了就死了,這種東西扔出來,對小孩也很危險啊!

昨天中午,北城楓景園小區門口聚集了一大批養狗的業主。

他們只要看到有人遛狗,馬上化身為勸導志願者:「不要來,趕快回去,回去!小區裡很多狗中毒死了!」

狗主人一聽,忙抱起狗狗,全程抱著遛……

小區第一只中毒狗狗叫「米粒」,事發4月2日,當時米粒主人以為是一次意外,直到小區裡多條狗先後倒下……到昨天早上發現暴死的一條小金毛,已是第10條!

這事在小區業主間炸開了鍋。

戴眼鏡瘦瘦的是「麻球」主人鄔先生,五十多歲。他情緒低落,說老婆有心臟病,為此流了一天的眼淚。

「麻球」是鄔先生花2000塊買來的貴賓犬,鄔先生因開過刀,長期在家休養,家有一狗如同一寶,「麻球」是來做伴的。

5月11日早上六點多,鄔先生像往常一樣牽著狗繩、隨身帶衛生紙去遛狗,小區裡逛一圈回來,在電梯裡,「麻球」吃了一截類似火腿腸的東西,他回到家,泡好茶坐在沙發上,「麻球」先是陪在旁邊,一個小時後突然從沙發上跳下來,吐出火腿腸和青草……

鄔先生一開始以為狗狗吃壞肚子很正常,他老婆則安撫著揉「麻球」的肚子。10多分鐘後「麻球」突然抽搐,他們感覺情況不對,馬上送到2.3公里外的寵物醫院搶救,用了最好的抗毒藥,也沒能挽回「麻球」的命:它半小時後中毒身亡……

鄔先生夫婦心痛不已,最後將「麻球」火化,找個地方葬了。

前天小區連死4條狗

前天是悲劇集中爆發的一天。小區裡有四條狗喪生,分別是一只雪納瑞、一只金毛犬和兩只小土狗。共同點是都去過小區的草坪。

也有人說,上周五那場大雨沖刷過後,投毒人變本加厲,在小區草叢裡和單元門口大面積投毒。

金大伯59歲,養了雪納瑞「樂樂」和土狗「寶寶」,都是2歲大,雙雙死於這次投毒事件。

金大伯說,平常它們兩個結伴出去玩,自己會回來的。前晚「樂樂」回來後口吐泡沫,抽筋一樣倒在地上,還吐了血,過了一會,「寶寶」也發病了……

金大伯一下子痛失二犬,傷心之下只好將它們洗乾淨弄好,葬在小區附近的一塊空地上。

79歲的李大伯之前住近江,後來孫女大了,他覺得那邊房子不夠大,就把房子讓了出來,一個人住到這裡。朋友送他一條小土狗,他當寶貝養,取名「芒果」,不料前天死於非命。

半歲多的「芒果」每天早晚各放一次,去拉個大小便,順便在草地上撒撒野,總要玩一個多小時再回來。李大伯家住三樓,「芒果」會自己爬樓梯回家。前天下午4點25分「芒果」跑下去玩,5點多回到家時看起來還蠻高興的,李大伯給它弄了吃的,它沒吃,過了半小時突然抽筋,牙齒咬得「咯咯」響,舌頭髮紫,一小時後身亡。

受打擊最大的是2歲金毛犬「蛋撻」的主人——50多歲的金大伯。他平常就一個人住,跟它相依為命。

昨天下午2點多,金大伯頂著大大的黑眼圈和凌亂的頭髮來開門,眼睛很紅,坐在客廳看著「蛋撻」的窩,又忍不住捂臉哭起來。

金大伯說,前天傍晚4點多,他帶「蛋撻」下樓溜達一圈,並牽了狗繩去了一趟菜場,回家後「蛋撻」就躺在了自己窩裡。大伯對它說:「我碗洗好,馬上就給你燒飯噢!」

突然,他聽到「砰」的一聲,「蛋撻」躺在地上了。

金大伯開始以為狗狗是因為覺得熱,趴在地上喘息,沒在意,繼續顧自己淘米,過了一會,他聽到狗狗聲音,走到門口,是「蛋撻」在地上打滾。「可能它知道自己快不行了,不想死在家裡……」

金大伯說,當時看到「蛋撻」兩腿筆直,口吐白沫,在自己的叫喚和撫摸下,「蛋撻」漸漸恢復意識,以為它暫時挺過去了,這時候,不管大伯走到哪裡,「蛋撻」都會緊緊跟著。

突然,金大伯想起,有人提醒過,要注意小區裡有人在毒狗!

他馬上喊「蛋撻」下樓,穿著睡衣在大門口叫了一輛「殘疾車」,把它送到最近的寵物醫院。只見蛋撻自己「嗒嗒嗒」快步走進醫院,求生意識很強。

「我永遠也忘不了它離開前那種無奈的眼神……」大伯失聲痛哭。

幾個來看望大伯的鄰居也都哭了,昨天「蛋撻」還在寵物醫院,準備火化。

「大伯身體不好,一個人晚上睡不著,都是找‘蛋撻’聊天,它會把爪子搭在大伯身上,默默聽他唉聲嘆氣,大伯說‘蛋撻’你去睡吧,它就乖乖回自己窩。它能聽得懂,只是不會說,對大伯毛好嘞……真的可惜,毒狗人太心狠手辣了!」。

「大伯身體不好,之前總是擔心要是他先死了,‘蛋撻’怎麼辦啊?沒想到……」

鄰居們的言語中都透著惋惜。

它們都吃了「毒藥火腿腸」?

這四條狗加上昨天橫屍小區超市門口的一條小金毛,此前還有五條狗「中招」。

4月2日,貴賓「米粒」自己跑下樓去玩,回家時吐了一地,馬上送寵物醫院,不治身亡。享年2歲。

5月5日,貴賓串串「黑仔」在小區或菜場那邊遛過,享年1.5歲。

5月10日,土狗「歡歡」在單元門口吃到火腿腸毒藥,享年0.3歲。

5月11日早上6點多,貴賓「麻球」回家進電梯時吃了類似火腿腸一樣的東西,9點左右一命嗚呼,享年3歲;同一天,剛生完孩子10多天的母狗,平時流浪,有一戶人家常年餵養的「小黑」中毒身亡。

距離小區最近的安安諾心寵物醫院,這兩天接到三條中毒的狗狗,都來自北城楓景園。

這些狗症狀一致:全身抽搐、口吐白沫、發高燒,中了劇毒。

醫院吳醫生說,可能是有人下了毒鼠強,號稱「三步倒」,這種東西毒性很強!一般用來毒老鼠,中毒的狗狗送來時,毒液已滲透到血液裡,造成中樞神經破壞不可逆,很難搶救過來,「這種像火腿腸一樣的東西,萬一在小區裡玩的孩子撿來吃,麻煩就大了!」

不少業主反映,毒可能是藏在類似火腿腸裡的。

「歡歡」主人說,帶它去尿尿時,「歡歡」曾在17幢1單元門口吃了東西,他把狗嘴掰開,看到有類似火腿腸的東西。兩個多小時後「歡歡」就發病了——「歡歡」沒了之後,他又曾在單元門口看到疑似「毒藥火腿腸」的東西,氣得把它一腳踢進了窨井裡。

業主們估摸,有可能是討厭狗狗的人下的毒。前陣子有個大伯遛狗不撿大便,一個年輕人看到並勸阻無效後,撥打了110。

昨天在小區裡見到兩條散養的狗。物業說,小區養狗矛盾較突出。 記者 許康平 攝

物業王主任說,小區養狗的矛盾比較突出,原來有很多散養的狗,也發生過一次咬人事件,狗中毒的事情他也聽說了。上周,有一條狗發瘋似的在咬欄桿,像是吃到了什麼,正好在一樓一戶人家門口,業主不敢出來,後來爬窗出來的,物業叫來城管,把狗抓走了。

北城楓景園是包括廉租房、公租房、經濟適用房在內的保障性住房地,共2771戶,有上百戶人養狗。昨天下午,我在小區裡,確實看到了兩條散養的狗狗,體形中等,看到有人拎著吃的就上來「討食」……

王主任說,小區這麼大,投毒人應該是故意避開了保安和保潔的視線,到底什麼情況,物業不能判斷,會配合派出所協查。

昨天,狗狗的主人們一同在物業登記後,去丁橋派出所報了警。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