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愛後男女身上會留下這些痕跡,90%的人不知道……

內容提要:喝醉上錯床誤把他當負心漢她招惹了那個男人糾纏的愛讓她無處可逃…..

緋色酒吧,容錦一杯接一杯的往肚裡灌。

她以前從來不會來這種地方,除非有特殊任務,可是今天,她卻只想讓自己沉淪在其中,然後忘掉所有,忘掉那個狠心的男人……

容錦的眼中泛著水光和濃濃恨意,握著玻璃杯的纖指骨節青白分明,明顯心情已經到了臨界爆發的關頭。

「美女,失戀了?沒事,讓哥哥好好疼愛你啊!」一名男子嬉笑著端著酒杯湊了過來。

他的手還沒有搭上容錦的肩頭,臉色就猛地一變,整個人都重重的跪到了地上。

「滾!」容錦美眸一寒,狠狠地甩開被自己鉗制住的男人,看都不看那個連滾帶爬離開的人,仰頭,又是一杯酒飲盡。

有了前人的教訓,酒吧中的其他人都看出來這位絕艷美貌的女人不是一個好招惹的對象,紛紛歇了主意,就連酒保也不敢勸阻她瘋狂的買醉。

突然,容錦的手機震動,她迷離著一雙水眸,翻攪了好一會兒才把自己的手機扒拉出來,剛一接通,容錦的神情立刻嚴肅了起來。

「容隊,嫌犯的位置已經被鎖定,具體的信息用圖片發給你了,我們其他人會從另外三個方向設定埋伏,一定將這條狡鼠抓住!」

容錦掛了電話,一把抓起包包,胡亂拍了幾張毛爺爺在吧台上,就火速沖出了酒吧,按照訊息中的地址趕去。

皇爵會所,房間:999。

軍人的素養使得容錦在獲悉任務的第一時間便強行使自己的大腦恢復清醒,這次的任務成功與否,與她所帶領的第十二特種分隊能不能奪得今年的年終評定冠軍息息相關。

他們追蹤這名毒販數個星期,奈何對方雖然只有一個人,但是卻狡猾得緊,好幾次都被他逃脫了,為此容錦還被部隊中的競爭對手嘲諷過。

埋伏在房間附近拐角處,容錦左等右等,也不見蕭景風帶隊前來,心中暗罵了一聲,容錦恐時間久了會生事變,摸了摸腰間的手銬和槍,心中一橫,破了房門鎖,潛了進去。

房間裡一片漆黑,容錦躡手躡腳的摸向床邊,果然看到有人影線條的起伏。

終於被她抓到了!

容錦眼疾手快,沖上前去將被子一扯,伸手便想要扣住床上那人,沒想到,她的手才剛剛觸上對方的肌膚,就有一股大力狠狠地鉗制住了她的手腕。

容錦只覺得整個人天旋地轉,等她回過神來,發現自己已經被男人壓在了身下。

男人瞇了瞇眼睛,好看的劍眉不由得蹙在了一起,這個渾身酒氣的女人是從哪裡冒出來的,竟然爬上他的床,「我對小姐不感興趣,出去。」

小姐?

「你才是小姐呢,你全家都是小姐!」酒精慢慢發揮著作用,容錦下意識的想要反抗,但是奈何根本撼動不了身上的這個男人,忽然,空閒著的那只手觸到了腰間的冰冷,容錦得意一笑,當即咔咔兩聲,將對方的手和自己緊緊的拷在了一起。

昏昏沉沉中,容錦只覺得眼前一張放大的俊臉,於是不自覺的伸出來在對方的臉上揩油,「長的人模狗樣的,淨幹這些骯髒卑劣的事情,白瞎了一副臭皮囊。」

戰凌天看著自己手腕上明晃晃的手銬,眼底中壓抑著熊熊怒火,還從來沒有哪個人敢這樣對他說話,這個女人,太膽大包天了。

容錦本來就不勝酒力,即使是一點點酒都難以承受,今晚喝了那麼多,此時醉意越來越濃,恍惚間,只覺得面前這人像極了那個背棄她的人,不免的怒氣翻湧,不知道她哪來的氣力,竟生生的扭轉了二人的體位,她壓在了他上面……

容錦是被手機的震動震醒的。

剛剛接通,電話那頓,蕭景風便劈頭蓋臉的罵開了:「容錦你大爺的!你昨晚到底跑哪裡去了!要不是我們圍堵的及時,狡鼠早就跑得影都沒了,我一晚上沒合眼全在替你處理這犯人!到底咱倆誰才是隊長?不就是沒了個男人,你丫至於——」

容錦按下了靜音,任憑蕭景風在那頭狂吼。她只覺得頭痛欲裂,身上也像是快要散架了一般。只是剛剛蕭景風的話是什麼意思,她昨天明明出動了啊,還破門而入,還和犯人扭打廝纏在了一起……

蕭景風說犯人已經被抓捕歸案,可是自己還在這裡,犯人也還跟自己銬在一起啊。

忽然,容錦猛地瞪大了眼睛。她僵硬的緩緩轉過頭去,差點沒有尖叫出聲。此時此刻,她身邊的那個還在沉睡的男人,渾身赤裸,精壯的腰肢一覽無餘,然而最醒目的,莫過於他身上那青青紫紫的痕跡。

容錦很明白,那是什麼。

痛苦的閉上眼睛,容錦恨不得給自己一巴掌,她醉的太厲害,竟然將這個完全陌生的男人當成了霍勝南,大哭大鬧一通之後,還無意識的和他發生了……不得不說,這個男人長的真的是俊朗非凡,並且身材也真的是超讚,就算那些封面男模,都不一定比得過眼前這人,他的膚色也是極其性感的古銅色。

容錦砸吧了兩下嘴巴,突然反應過來,趕緊收回自己險些又摸上對方結實胸肌的賊手,狠狠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都什麼時候了想什麼呢。眼角餘光一掃,容錦注意到男人不小心掉落在地上的皮夾,隨手拿起來一看,容錦嚇得雙腿一軟,差點跪下來。

戰凌天?

臥了個大槽,這丫的竟然是傳說中的軍神戰凌天?那個名震中外的赤鷹軍團最高指揮官?!

容錦頓時傻眼了,她誤打誤撞,竟然對堂堂軍神大人犯下了這檔子事?

容錦狠狠地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殘忍的疼痛告訴她,這一切並不是夢。趁著對方還沒醒,容錦趕緊拾掇起散落一地的衣服,抓起包落荒而逃。

等到戰凌天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是上午十點多了。他很少會在七點之後才起床,今天著實睡得太沉。

房間裡只剩他一個人,空氣中縈繞著靡靡香氣,昭示著這裡曾經有過一夜激烈的歡情。

鷹眸猛地一縮,戰凌天棱角分明的五官上瞬間布滿了陰雲。那個膽大妄為的女人,竟然已經跑了。該死的,昨晚他竟然被一個女人銬住,還被壓在了身下!

並且,最重要的是,從她的行徑來看,很明顯,她是將自己當做了另外的男人。

鐵拳猛握,銳利的黑眸中盡是暗沉,薄唇抿成了一條直線,透著不容小覷的霸道。他戰凌天還從來沒有受到過這種待遇,哪怕是將整個燕京市翻個底朝天,他也要將昨晚那個女人找出來!

容錦雖然醉的厲害,但是好在,她的酒勁一旦過去了,再喝點熱飲,基本上就能夠恢復如常了。所以踏進基地大門時候的容錦,已經絲毫看不出來昨天一夜瘋狂的痕跡。

除了……她鎖骨上若隱若現的吻痕。

「哎喲我的小姑奶奶,你可算是回來了,連長剛剛來過,還問你到哪裡去了,你丫差點害慘我們。」

剛一進門,蕭景風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容錦面色一滯,她總不能告訴蕭景風,自己跑錯了房間,把全華夏國人人尊崇的軍神戰凌天給上了?都怪蕭景風,發什麼圖片,666寫的跟999樣,她本來就神識不清,看走了個眼,這才闖了個大禍。

正思索應該找什麼理由搪塞蕭景風,連隊的集合哨突然間便急促的響了起來。

眾人對視一眼,皆是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紛紛整裝,迅速集合。

操場上黑壓壓的已經列了不少特種兵方隊,坦克部隊、空降部隊、通訊軍、導彈部隊、全能部隊等等數十種部隊全部都列隊在校場上。

容錦所在的第十二特種分隊隸屬於全能部隊,是全能部隊的最後一支分隊,也是最新的一支分隊。他們處於操場的右側前排,距離主席台雖然不是很遠,但是也絕對稱不上近。

而此時此刻,主席台上站著一個高大英挺的身影。

禁欲般的刻板臉部線條,戰凌天一雙犀利的鷹眸探查著校場,一身墨綠色的軍裝,錚亮的大皮靴,冷硬、高傲的氣度令所有的人都不自覺的仰望這個被稱作是戰神的男人。

戰凌天,赤鷹軍團的首長,華夏最年輕的少將,也是整個華夏民族的驕傲,他曾經帶領赤鷹軍團,突出重圍,一舉攻下敵國腹地,為華夏立下了汗馬功勞。無論是氣魄還是膽識,戰凌天都遠超常人,尤其是在軍中,他簡直就是天神一般的人物。

嘹亮的軍歌在整個校場中回蕩,主持人的聲音都不自覺的抬高了八度,「現在讓我們用熱烈的掌聲歡迎我們特種部隊新上任的首長,也是赤影軍團的最高指揮官,戰凌天少將。」

掌聲如同狂風驟雨般響徹天際,其中不乏有部分女兵抑制不住的低聲尖叫。

雖然今天天上還飄著小雨,但是毫無疑問,軍神戰凌天的空降,使得這點小雨完全湮末在了眾人的熱情狂潮之中。

容錦遠遠地望著那個挺拔如楊的男人,越看心越涼。

那剛硬的劍眉,迫人的氣勢,尤其是那一雙仿佛能夠攝人心魂的寒眸……不知道為什麼,容錦只覺得下一秒自己就會被拖出隊列,當場軍法處決了。

在意識到自己不小心「玷辱」了戰凌天之後,她還自我安慰,戰凌天是赤鷹軍團的最高指揮官,跟她這樣的普普通通的特種兵小蝦米,一輩子都不可能有任何的交集,雖然她的目標,也是想要躋身於赤鷹軍團,但是到那個時候,軍長大人應該早就已經忘了這件事兒。

但是現在,為什麼戰凌天會直接空降到他們特種軍隊,這下子,她有很大的幾率會和他碰面,萬一戰凌天認出了她……

一道冷冽的寒光陡然射了過來,容錦正在怔神,渾身頓時一個激靈,如芒刺身,嚇了她一跳。抬頭,正對上戰凌天利刃般的眼眸。

「容錦,容錦你發什麼呆呢,快點上台啊!」一旁的蕭景風扯了扯容錦的衣服,不停地給她使眼色。

真是奇了怪了,自己這個死黨,在開會的時候一向都是全神貫註不落下任何一個字,專注認真程度可以打一百分,為此,他們還開玩笑的嘲笑過容錦好幾回,然而今天,她怎麼全程都在走神發呆呢。

什麼?上台?容錦只覺得心中一寒,自己這麼快就被認出來了麼,這麼快就要上台受死了麼。

「全能部隊第十二小隊隊長,請代表你們隊上台領獎。」

主持人又重復了一遍,容錦聽清楚了,大腦也慢慢反應了過來,這才注意到不單單是戰凌天,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她這邊,所以說,並不是因為戰凌天認出了自己。

這樣一想,容錦心中的那塊大石頭算是稍稍放下來了點。

在眾女兵羨慕嫉妒恨的目光中,容錦提著正步,英姿颯爽的走上了台。

台上站著的還有其他一些同獲得年終評比獎項的小隊長,容錦刻意選擇站在離戰凌天最遠的那一端,不管怎麼說,她心裡還是很虛的,生怕這個男人記住了自己,認出了自己。

一個接一個,戰凌天距離她,越來越近,越來越近,容錦的心中也越來越緊張。

終於,大皮靴站定在了自己的面前,他竟然…..

由於篇幅原因,更多精彩內容請長按下方二維碼掃碼識別即可繼續閱讀

文章精彩後續,點閱讀原文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