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山東\”孤島小學\”:校長既是唯一老師也是船夫

山東濟寧有個「島上學校」,小學僅剩1名教師和7個學生,校長既是老師又是孩子們的「船夫」。

5月18日,文繼華20餘載划船接送學生的故事經媒體報導後引發關注。18日下午,文繼華對南都記者稱,划船接送學生,是不想他們輟學,希望用知識改變他們現在的面貌。

文繼華是建閘小學的校長,也是唯一的教師。1988年,當時還在小島南店子小學任教的他被合併調入該校。期間不少老師或調走或外出務工,但文繼華一呆就是28年。

建閘小學所屬的南陽鎮,位於微山湖北部腹地,轄區共有83個自然島嶼,學校就建在一個無名自然島上。在這裡,交通船是村民們的出行工具。為了學生們能安全上下學,文繼華每天親自划船接送學生。

學生們分散在不同小島上,他每天6點起床去接學生,下午4點多,再挨個兒把他們送回家。北方冬天很冷,水面結冰,文繼華的妻子就和他一起接送,「她在前面刨冰開路,我就在後面划船」。

文繼華說,「我划船接送是不想孩子們輟學。很多家長覺得讀書浪費時間、麻煩,不讓孩子讀書,長大後直接出去打工」。但他篤定,知識可以改變湖區孩子們輟學的面貌。

近些年,村子裡外出務工的年輕人增多,生源也在縮減,文繼華告訴南都記者,他們湖區的收入都不太好,不少家長去江浙一帶打工,孩子也就被帶走了,「今年只有7個學生,之前多的時候有100多個」。

五年前,這所創建於解放前的建閘小學被並入鎮上學校。4年級以上的學生被安排到鎮上的寄宿制學校,年齡小的還由文繼華繼續教。期間,師資外流,年輕人又不願到小地方來,最後整個村小就剩他一個老師,「我教所有的科目,從語文、數學到體育、音樂都會排課,想讓學生全面發展」。

早些年,建閘小學還是私立學校時,文繼華用每個月30元的薪水,先後資助了30多名貧困生。他說,不少學生考學離開了小島,留在上海、深圳等城市工作,逢年過節還常來學校看他。

如今已經48歲的文繼華坦言有些力不從心,「之前五年制,課少,帶五個年級很輕鬆。現在教學任務繁重了,課本上和以前也不一樣」。文繼華告訴南都記者,只要村裡還有學生,就得有小學和老師,現在南陽鎮政府和教育局也在物色能夠接替他的新的老師,「如果找不到,我還願意教下去」。

對話文繼華

「划船接送,是不想孩子們輟學」

文繼華每天6點起床,去周邊小島接學生來上課。受訪者供圖

任教「孤島小學」28年

南都:學校現在只剩下你和7個學生?

文繼華:今年學生最少,前些年多的時候也有100多了。這兩年,村子裡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外出打工,家裡沒有人,就帶走了。還有一個原因,五六年前合併民小,合併民校之後,4年級以上的學生都去鎮子上的寄宿制學校讀書了,我這裡只剩下1至3年級的學生。老師的話,現在就我一個。以前大約還有5個老師,後來都走了,有的調去別的學校,有的辭職去打工。

南都:你主要教哪些科目?

文繼華:小學科目現在我都教,語文、數學、思想品德、體育、音樂,要讓學生全面發展。學校逐漸流失老師,又沒有人願意來,沒辦法。其實這幾年,我也有些力不從心,之前是五年制,課程少,帶五個年級很輕鬆。現在教學任務繁重了,課本上的內容也和以前不一樣,明顯感覺到比較吃力。

南都:你是什麼時候來的建閘小學?學校有多少年的歷史?

文繼華:我1985年高中畢業,開始任教,開始在小島南店子小學,一人帶五個年級,後來1988年調到建閘小學,到現在有28年了。建閘小學創建於解放前,以前是私塾學校,後來才轉變成公立的。現在我們湖區的教室是國家政府建的,這個學期才搬到新的教學樓。我們村之前發過大水,學校蓋了十幾年後就出了問題,成了危房了。

夫妻划船接送學生

南都:從什麼時候開始你划船接送學生?

文繼華:20多年前就開始了。我鎮的轄區有大大小小的自然島嶼83個。交通船是主要的出行工具。大部分孩子住在其他島,集中的就在一個地方集合,個別分散的就要挨個去接,家近的父母會開船送來。一周5天課,早課是8點半,我得6點起床,下午送是4點多。

南都:冬天也接送嗎?

文繼華:北方冬天氣溫很低,路面結冰凍得很結實。我妻子沒有工作,就和我一起,冬天的時候,她在前面刨開冰路,我在後面划船。各島離得不遠,正常情況下30分鐘來回,遇上刮風下雨,開得慢些。這個船是我自己買的,八九千塊錢,用了四五年。船是經常換的,要確保孩子們的安全。

南都:你需要給他們做午飯嗎?

文繼華:學生午飯都是在學校吃的,我不用做。政府資助的,每天一元錢,免費午餐。

不用做午飯,每個周末要去購買,準備好。吃的是麵包和水果,學生們都覺得挺好的,能吃飽。以前縣裡直接配送,但因為我們是湖區,離鎮上還有個十來裡路,所以我們周末就給學生們準備好。

南都:你堅持這麼多年的動力是什麼?

文繼華:我划船接送,是不想孩子們輟學。很多家長覺得讀書浪費時間、麻煩,不讓孩子讀書,長大後出去打工。學知識,才能改變一切,改變現在的面貌。往些年前,我資助了幾個貧困生,當時薪水才30多塊錢一個月。後來他們考學出去,現在上海、深圳工作,回來就來學校看看我。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