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女子22年後與親人團聚

一家人抱頭痛哭。

5月17日上午11點,住在盂縣西潘鄉李家莊村的李天鳳,22年後終於與女兒、哥哥等親人見面。18年來,她第一次走出大山,乘車一路向南,奔向千里之外的家鄉湖北。

18年前在外打工被拐賣

李天鳳今年55歲,上一次見女兒是1995年,女兒當時8歲。

5月17日一見到女兒、哥哥等親人,一家人抱頭痛哭。「我想你們!」泣不成聲的李天鳳不斷重復這一句話,在場的人無不為之動容。

平復了一下情緒,李天鳳挽著女兒楊艷朝家中走去,「你恨不恨我?」

「她恨你幹什麼?她想你都來不及。」說話的是李天鳳的哥哥蕭昌炎(隨母姓),今年62歲。5月15日夜裡知道妹妹的消息後,他的內心一直無法平靜,一路上眼眶紅了又紅。

順著一條陡坡上去,便是李天鳳的家。院子裡的兩條狗「汪汪」叫個不停。此前一直沉默的王福如快走兩步將狗拴住,他是李天鳳來到盂縣後的丈夫,今年58歲。

幫妻子李天鳳尋找親人,是這個老實巴交的莊稼漢做得最艱難的決定。

原來,李天鳳是湖北省荊州市公安縣夾竹園鎮民安村人,在老家已經結婚並生了一兒一女,因被拐賣才成為王福如的妻子。

1999年10月的一天,4年前離開家鄉在廣州打工的李天鳳吃午飯時,遇到兩個四川口音的男子。「我當時不知道怎麼回事,明明沒跟他們說幾句話,可是吃完飯後就暈過去了。」李天鳳回憶說,她醒來時已是5天以後,周圍一片陌生,錢和身份證都不在了,身邊還有人看管,她心裡咯噔一下,「我是不是被拐賣了?」很快,李天鳳的擔心就被證實。她有心反抗,卻無力逃脫。沒多久,李天鳳就被賣給了她現在的丈夫王福如。

地處大山深處的李家莊村,山青草綠,這個風景秀麗的地方卻是貧困村,58戶村民靠種地為生,家庭年均收入不足五千元。「我是家中的獨子,必須得討個老婆傳宗接代。」時年40歲的王福如為了「娶」李天鳳,不僅花光了家裡的積蓄,還借了很多外債。

「第一書記」幫忙尋親

「我們倆都沒有文化,不知道怎麼可以找人。」王福如說。

直到上個月,李天鳳對駐村第一書記李淳說起自己的身世時,李淳動了幫她尋找親人的念頭。李淳是中國農業發展銀行陽泉分行業務副經理,2015年來到李家莊村。

「她年紀這麼大了,離家這麼多年,也該回去看看了。而且,為村民解決困難本就是我應該做的事。」李淳說,他首先根據李天鳳的身份證信息,托公安局的朋友查詢到她兒子的姓名。後來在她老家的貼吧上發了一篇尋親的帖子,進而知道了民安村治保主任的電話,最後才輾轉聯繫上她的家人。

5月15日晚上8點多,李淳接到一個來自湖北荊州的電話,打電話的人正是李天鳳的兒子小甘。起初,對方還以為李淳是騙子。離家多年的李天鳳也因為失去了純正的鄉音而不被家人相信。幾經解釋和溝通,蕭昌炎才確認了一件事情:失蹤18年的妹妹找著了。

那天夜裡,李淳失眠了,李天鳳失眠了,遠在湖北的蕭昌炎一家也失眠了。

次日下午,楊艷和舅舅、叔叔從湖北出發,第一次北上,歷經18個小時、1200多公里,終於見到了朝思暮想的母親。

與親人一同回鄉探親

剛到王家,王福如一家人真心對待李天鳳,不讓她受半點委屈。兩三年後,她也就打消了逃跑的心思,把對親人的思念藏在了心底。

就在李天鳳的生活趨於安定的時候,她遠在湖北的家人並沒有停止對她的尋找。2005年,楊艷的父親過世。「只要有一丁點兒妹妹的消息,我們就會找過去,2012年還去了趟廣東。」蕭昌炎說。

李天鳳最終和家人團聚。午飯後,她做出了決定,要和女兒、哥哥一起回家鄉。

為了照顧即將參加中考的女兒,王福如沒有隨同。看著李天鳳開心地收拾行李,他在一旁默默抽煙,一根接著一根。臨行前,王福如塞給李天鳳2700元錢,這是家中全部的積蓄。

「我老家還有82歲的老母親,我不回去看看不放心。」說著說著,李天鳳又流下了眼淚,看著欲言又止的王福如,她知道他在擔心什麼,再三保證「我一定會回來的。」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