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家快遞公司提高派送費 成本會由剁手黨承擔嗎

在沒有形成相對壟斷市場之前,快遞公司不可能形成牢固的「價格聯盟」,更不敢貿然漲價。

日前,圓通、申通、中通、韻達、百世匯通等多家快遞公司紛紛發布《關於全網派費調整的通知》,要求所有派件網點的派費在原有基礎上上調0.15元/票,實施時間均為6月1日。幾家快遞企業給出的上調派送費的理由為:提高派件質量、適應市場經濟發展趨勢、避免低價競爭等。

所謂的派送費是發件網點支付給派件網點的費用,一般由發件網點付給總部,再由總部轉移給派件網點。雖然派送費上漲是快遞公司內部費用的漲價,但「羊毛出在羊身上」,市場普遍認為上漲部分最終會由消費者承擔。

筆者認為,快遞業接近完全競爭市場,內部成本上漲,未必意味著「羊毛」出在「剁手黨」身上。相當大部分的上調派送費會先由快遞公司內部消化。

快遞業市場化程度極高,根據國家郵政局統計數據顯示,包括順豐、「三通一達」在內,國內各類快遞企業已超過8000家;產品同質化嚴重,產品價格和質量等信息高度透明,消費者更換快遞公司不需要什麼成本。

近幾年,油費、人力成本、場地租金等成本急劇增加,但快遞業件均收入快速下降,這也說明快遞業無法將成本轉嫁。有統計數據顯示,2014年快遞業件均收入是14.65元/件,2013年是15.69元/件,2012年是18.6元/件,而2005年,這個數字是27.7元/件。據稱,中國快遞將進入五毛錢時代(即每一件的利潤),甚至連五毛錢都賺不到了。

輿論有質疑,多家快遞公司同時上調派送費,是否構成「價格卡特爾」?現在這些公司對加盟商提價,以後會不會向消費者提價呢?卡特爾是指生產同類商品的企業,為獲取高額利潤,在劃分市場、規定商品產量、確定商品價格等一個或幾個方面達成協議而形成的壟斷性聯合。竊以為,這種擔心是多餘的,快遞公司很難形成「價格卡特爾」。

這次上調派件費是剛性成本上升所致。「快遞小哥」到了承受極限,不漲價不行了。今年以來,某著名快遞公司的北京很多網點發生癱瘓,歸根結底就是因為派件收入到了邊際成本以下。

快遞業擁有8000多家企業,要想形成針對消費者的牢固「價格卡特爾」絕非易事。中小型快遞公司如果有利可圖,必然明裡暗裡降價,大型公司保持「規模經濟」必然會將價格定在邊界成本上。因此,在沒有形成相對壟斷市場之前,快遞公司不可能形成牢固的「價格聯盟」,更不敢貿然漲價。

如果一個公司的經濟利潤持續為零可能為負,就會被淘汰,也就是「市場出清」。企業要長期生存,必須通過管理、創新降低成本,使價格大於或等於邊際成本。價格戰已經把很多中小型快遞公司逼到了死亡線上,快遞業洗牌在所難免。

在這個意義上來說,「羊毛」出在快遞公司身上,並做到優勝劣汰的「市場出清」,是「剁手黨」之福,也是市場競爭之福。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