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婦為救村子,失身軍官,豈料村民翻臉不認人,當夜全村被滅

柳河村,坐落在一邊疆,一個傳統保守村子。柳河村地處邊境,時常有軍隊過往,戰火紛飛,村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軍隊時常進村搶人、搶糧、搶錢以補充軍力。

村裡有一叫王新芳女子,二十八歲,家裡有一八歲兒子叫吳壯。王欣芳丈夫在她們結婚後兩年,被一軍隊捉去當了兵丁,已有五年之多,從那後便一直沒回家,恐已兇多吉少。

王欣芳二十三歲,年紀輕輕便成了寡婦,在柳河村寡婦是不能再嫁人的,要從一而終。所以即便王欣芳有一副花容月貌,身材苗條,可村裡還是沒男人敢娶她。倒是有些嫉妒她美貌之人在私底下說三道四,潑她臟水。

有一張姓村婦,村裡都叫她張大嬸,是村裡出了名的長舌婦。話說一日,這張大嬸看王欣芳田裡種的白菜長得很好,正打算偷拔,正好被前來澆水的王欣芳看到。王欣芳早就聽這張大嬸在村裡說自己不是,定不吃虧,兩人大吵一頓,那張大嬸丟下一句:王寡婦,你給我等著,狼狽離去。

娘,村裡張大嬸為什麼罵咱不要臉?咱沒招惹她。兒子吳壯問道王欣芳。

壯兒,閒言閒語不要信,做人,身正不怕影子斜。正在納鞋底的王欣芳對兒子說道。

昨天晚上,我還看到她衣衫不整從村長家裡走出來呢,她才不要臉。吳壯打抱不平說道。

村裡很多婦女做著見不得光的事,看不得別人好,就把自己做過的昧良心事當做臟水潑在別人身上。張大嬸這種人四處可見。

村裡有些男子垂涎王欣芳美貌,不是沒來找過她,比如村長,借體察村民生活,半夜來到王欣芳家。不過被王欣芳連帶著村長十八輩祖宗一頓臭罵,趕出家門。

十年來,王欣芳家中不知傳出她罵聲,村裡男子對她是又恨又癢。有些人便生出既然得不到她,便毀了她,所以村裡關於王欣芳的謠言四起,在村民嘴裡,王欣芳成了做婊子還要立牌坊的爛貨。即便如此,王欣芳天性樂觀,對這些謠言不加理睬。

話說小年夜這天,村裡一切看起來如往常並無區別,村民日出而作,一片其樂融融祥和之態。村民不知,一場災難正向他們降落。

這天晚上,村民吃完飯正準備睡覺,突然聽到外面萬馬奔騰之聲,村民知道這是有軍隊正朝村裡來。村民紛紛把財物藏起來,後惶惶不安躲在家裡。

給老子聽著,所有村民到村頭大柳樹下集合,給你們半刻鐘,如果沒有到的,別怪老子刀下無情。村民在家聽到這個聲音,互相看了看彼此,無奈走出家門,朝村頭那大柳樹下走去。

等到所有村民到齊,一群士兵把眾人團團圍住。

哈哈,大家不要怕,我和士兵們在前線打仗很辛苦,便來此休息娛樂一下。現在所有男子、老人小孩都回家,十六歲到五十歲女人留下來。一身著盔甲,威風凜凜軍官在眾人中來回巡視。當看到王欣芳時,眼前一亮,王欣芳把頭低下去。

你把頭抬起來。那軍官看著王欣芳說道。

眾人順著軍官目光看向王欣芳,王欣芳抬起頭。將軍拍手道:沒想到,這窮山惡水還有這等好看的女子。

村民此刻仿佛意識到接下發生的慘事,村長上前來說道:軍爺,您發發善心,放過我們村。

聒噪~!那軍官怒道,隨後倆士兵過去把村長押在將軍面前,那軍官抽出一把佩劍,寒光凜凜。

咔嚓。發出一陣刀刃砍到骨頭的聲音。村民聽到渾身起了一身雞皮疙瘩,隨後村民看到村長圓鼓鼓的腦袋在地上滾了幾滾,村長眼睛還睜著。

你過來。軍官指著王欣芳說道。

娘親~。吳壯拉著母親衣袖不放手。

壯兒,沒事。王欣芳走向前來,來到那軍官面前。將軍伸出雙手摸了王欣芳臉頰一把。

你別碰我,不然我就死在你面前。王欣芳退了一步,手中不知何時多了一把剪刀,她把剪刀抵在自己脖頸處,流出一道鮮血。

別,你別激動。這麼漂亮的一張臉蛋,死了多可惜。軍官緊張說道。

我守寡十年,村裡那麼多人都沒得逞,今日你也休想。王欣芳神色堅定說道。

那軍官看了看村民,又看了看王欣芳。他想了想,對王欣芳說道:你看這樣好不,只要你從了我,陪我兩天,你們村裡村民我絲毫不動?

那軍官說完沉寂了一會,又變色說道:但若你不從,我便滅了你們村。男子捉去當兵,女的抓到軍營。老人小孩全殺光,何去何從,你做個選擇。

王欣芳沒有說話,村民在下面交頭接耳談論起來。

王女生,你就從了這位軍爺吧,這也是為了咱村子,我們會體諒你的。曾罵過王欣芳那張大嬸勸到王欣芳。

張姐說得對,咱同村這麼多年,你平日沒為村子貢獻什麼,現在是你為村子做點事的時候了。村長老婆說道。

我家裡還有三歲的孩子,你就當行行好,同意了這位軍爺,再說你也不會有什麼損失。

全村村民勸到王欣芳,希望她同意了這位將軍的無理要求,以解救全村。王欣芳低頭沒有說話。

王侄女,我們給你跪下了,你是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救救大夥。一大娘說道跪在王欣芳面前,村民看此也跪了下來。

大娘,你起來。我…我同意就是了。王欣芳扶起那大娘,後轉身對那軍官說道:你可說話算話?放過我們村。

放心,我不會跟一個女人撒謊的。那軍官笑著對王欣芳說道。

那你讓大家回去吧,我留下。王欣芳說道。

娘親,不要。吳壯看到王欣芳要跟那軍官走。

小孩子,不懂事,你娘這樣做是為我們好,跟我們回去。那張大嬸說道。

來,孩子,跟大娘回家。一老人拉著吳壯朝村裡走去。

就這樣,王欣芳在那將軍帳篷中過了兩天地獄般生活。第三天,村民來送這些人,那軍官放到王欣芳面前一些布匹、糧食。說道:你伺候的不錯,這些是打賞你的。

糧食、布匹,是軍官讓士兵從村民家搜刮來的。隨後那將軍跟眾士兵朝村子外走去。

村民看到那些軍官跟士兵已經離去。看到王欣芳面前放著的布匹和糧食。眾人先沉默了一會,後一婦女走過去,拿起一布匹說道:這是我家的,我要拿回去。這婦女拿了,其他人也紛紛上前來,不管是不是自己家的,搶奪一空。

這些是那軍官給我娘的,你們憑什麼拿!吳壯看到在那爭搶糧食、布匹的人呵斥道。

給你娘的,不要臉的爛貨,你娘只是做了自己該做的事,這些東西本來就是我們的,憑什麼給她。那張大嬸沒臉沒皮說道,而剛才跪地求饒的事忘得一乾二淨。

好個張大嬸,那些人沒走時,你怎麼不說這些。現在看人家走了,便又顯擺自己能耐了。說到爛貨,你才是名副其實的吧?吳壯嘲諷道。

你個瓜娃子,這裡哪有你說話的份!那張大嬸急眼道。

按照咱們村的習俗,寡婦出軌是要被燒死的。葛三叔,這王欣芳陪那將軍睡覺,你也看到了。這件事可不能隨隨便便過去。那張大嬸對村裡一位德高望重的老者說道,說完這張大嬸一臉冷色的看著王欣芳。而村民看著王欣芳,沒有一個人站出來替她說話的,她們懷裡抱著剛搶過來的東西。

寡婦出軌要被燒死,那你有丈夫還要偷漢子要怎麼辦?吳壯問道。

你說什麼?張大嬸丈夫問道。

張叔,今天她這樣,我不怕告訴你,那天晚上我看到她從村長家衣衫不整走出來,發生什麼事你自己想吧!吳壯說道。

你又沒親眼看見我跟村長偷情,但你娘丟臉卻是眾人都知道的,葛三叔,你說怎麼辦吧?

什麼怎麼辦?王侄女不是為了村子才答應的,你這話什麼意思?葛三叔問道。

真不要臉,給咱村子抹黑,如果是我,打死我我也不同意。死便死了,有什麼好害怕的。

就是,丈夫死去,就變得沒羞沒臊的。

村裡一些婦女竟看著王欣芳紛紛說起她的不是。

不能壞了村子規定,大夥說說該怎麼處置她。

燒死她,給咱村子抹了黑,讓全村人丟人。

燒死她、燒死她、……。

幾乎村裡所有人看著王欣芳,要把她燒死。

呵呵,那些人沒走時,跪在地上哀求我,現在覺得沒事了,為了點布匹、糧食,就要燒死我。這算是過河拆橋,難道你們良心被狗吃了。王欣芳怒目看著眾人。

你看,一個不要臉的寡婦現在還跟我們罵起來了。不燒死她難以平民憤。張大嬸冷言冷語道。

對,燒死她,現在就燒死她。村裡很多婦女推搡著王欣芳,綁到一棵樹上,下面堆好柴火。

好好地事,怎麼變成這樣?葛三叔嘆氣道。

火在王欣芳下面越來越旺,發出「噼裡啪啦」的聲響。而張大嬸那些婦女看著王欣芳發出殘忍的笑聲。

你們這夥忘恩負義的畜生,遲早會遭報應的。王欣芳說完這句話昏死了過去。吳壯本來要過去救自己母親,可被那些婦女攔住了。等被鬆開,王欣芳已被燒死。

吳壯惡狠狠望著村民,說道:你們等著,善惡若無報,乾坤必有私。後抱起母親屍體到山上埋起來。吳壯當晚沒有回村裡,在王欣芳墳墓前陪了母親一晚上。

當夜,村裡下起大暴雨,吳壯在山上聽到河水把小石頭沖的「滴瀝剛啷」響。吳壯哭累了,昏昏沉沉睡了過去。

村民回到家中,生火做飯,仿佛什麼事也沒發生一般。張大嬸在家中拿著一塊上好的不料,在自己身上比來比去。問道自己丈夫:好看不?

你怎麼那麼看不慣王寡婦,今天跟村民起哄燒死她?還是你跟村長真有私情,你狹私報復?那張大嬸丈夫問道。

誰讓她那麼騷,本來就看她不順眼,正好借機弄死她。張大嬸剛說完。

「轟隆」一聲雷響,接著「嘩啦啦」傳來一陣天崩地裂聲響。

次日清晨,天空放晴,吳壯醒來,看著母親墳墓,不覺又傷心起來,哭了一會。吳壯下山,朝村子走去。當他走到村子前時,一臉驚愕:眼前村子一片狼藉,房屋倒塌無數,村裡傳出哭爹喊娘聲音。

吳壯進村一問,才知,原來昨晚大雨沖垮了村子後面的山峰,發生了泥石流,把村子給埋了。後來點了點人數,村民死了一百多口子,而大多是那些喜歡背後說人不是,搬弄是非之人,比如那張大嬸、村長老婆。

村裡有老人說:這是對我們燒死王欣芳的懲罰,老天爺生氣了。

村裡發生了這件災難,村民意識到自己的錯誤,想起為救全村犧牲自己的王欣芳,都低下頭。後來柳河村在村頭蓋了座寺廟,裡面供奉著王欣芳的雕像。

用村民話說:她放棄自己尊嚴,保護了全村,理應受到我們的尊敬。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