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人譚波濤回憶登珠峰細節 登頂後唱國歌流下眼淚

譚波濤登頂珠峰。受訪者供圖

譚波濤

4月初離渝,歷時一個多月,登上了珠穆朗瑪峰主峰,昨天凌晨,50歲的重慶人譚波濤終於回到了重慶。昨日中午,重慶晨報記者對其進行面對面採訪,還原了老譚登峰的細節及心路歷程,帶你走近一個真實、心態好的譚波濤。

歡慶

離渝一個多月,歸來時大家為他歡慶

「歡迎濤哥(譚波濤),英雄歸來!」

「我不是英雄,你們才是英雄!」

昨日中午,在朋友們為譚波濤的歸來歡慶的宴席上,記者見到了譚波濤本人。他非常健談,也顯得很年輕,活力和狀態遠超出50歲的同齡人。他用一口萬州口音的重慶話,說得舉座的歡笑聲此起彼伏。

因為加德滿都目前沒有直達重慶的航班,他是經成都中轉回來的,「到家時已經零點過了」。隨即,朋友們陸續從各地趕來,為他歡慶,最遠的從貴州習水,一大早開車趕來,看得出,大家都真心為老譚歡慶。

細節

登頂第一件事唱國歌,「贏在心態」

距離老譚的登頂時刻已有一周時間,但是大家談論得最多的,還是「登頂」這件事。

「正兒八經在峰頂待的時間,只有20分鐘左右。」在峰頂,譚波濤和夏爾巴嚮導、領隊3人錄下了一段影片,在峰頂,他們打開了各自的紀念標誌物,國旗、經幡等。譚波濤說,他登頂第一件事是唱國歌,並迎風展開了五星紅旗。

在山頂,風特別大,戴著眼鏡、氧氣罩等,音效不是很好,但譚波濤還是唱完了整首歌,「眼淚不自主地流了下來」。除此之外,他還將航道旗(譚波濤在航道部門工作)等旗幟一一展示,留作登頂的紀念。

峰頂不僅「一覽眾山小」,也有「風大、缺氧、高寒」的風險,老譚的隊友就有人出現過雪盲、肺水腫等情況。「有一位隊友,在山頂出現了雪盲,什麼也看不到。他說自己想在山頂待一會兒再走,夏爾巴嚮導幾乎是‘連拖帶打’地將他弄了下來。」事後,這位隊友非常感激嚮導,如果不是其力主撤退,他「也許就再也撤不下來了」。

在山頂不可能久待,在有限的時間裡,老譚還是見到了日出,「那一抹霞光,永生難忘」,除此之外,山上還有晶瑩剔透的貝殼化石、以奇異姿勢撲騰的飛鳥。「以前,聽說珠穆朗瑪峰是從海底地殼運動起來的,現今親眼所見。在超過八千米的高空,飛鳥不停地撲騰翅膀,卻‘飛不動’。」總之,所有的景象都有那麼一絲新奇。

20分鐘左右,老譚也被呼呼的風撕扯。這時,他做了一個動作,將雙手高高舉起,「想像著雙手伸入銀河,日出之後,面朝紅彤彤的太陽,用意念想像著,讓暖光流入丹田,分外爽快!」

從大本營到峰頂,總體上「是一條凸起的山脊」,風很猛,沒有經驗和沒受過訓練的人,隨時可能受影響「失足」,每走一步,都考驗攀登者的綜合能力。這些情況,可以通過專業的訓練來把風險降到最低,但沒有絕對的安全。

除此之外,山上的各種消息、景象、天氣,都影響著登山者。「就像嚮導出事時,我當時心裡也是幾起幾落。有一刻我在想,自己已50歲,2014年沒登上去,還有多少機會重來……」不過,在糾結之後,老譚很快調整狀態,他總結自己的狀態是「無論遇到什麼,都盡力去爭取(例如找到第三個嚮導),但搞不定也並不著急」。

他稱,自己能夠幸運登頂並平安歸來,「勝在心態」。

愛好

他每天運動超3小時,熱愛登山

為何要登山?這個問題,老譚的回答是樸素的兩個字:熱愛。

在朋友圈裡,老譚可是一位十足的運動達人,登山之外,他最愛兩項運動:騎車和跑步。雖然日常的工作也不少,但他還是擠出了不少時間跑步,「正常狀態下,每天跑步超過3小時。」朋友打趣說,「如果(3小時)沒跑夠,你在江北喊他吃飯,他會從南坪跑步過來」。

老譚對登山的熱愛,開始於數年前,「大概是5年前,我初識老譚的時候,他跟我說自己的目標是登頂珠峰,聽到的人都肅然起敬,但同時也覺得他不一定能夠做到。」譚波濤的朋友陳女士說,後來,他們漸漸了解到,老譚從慕士塔格峰等「循序漸進」,最終做到了自己的理想。

也許是同樣熱愛登山的緣故,譚波濤也喜歡著名商人王石。「幾年前,王石到重慶演講的時候,我到處去想辦法弄他的簽名。」

盡管是朋友眼中的「運動達人」,譚波濤並不認為他的體能在登山者中占有優勢,「我們這次的團隊中,有一位香港的中學教師,名叫曾燕紅(英文名Ada),體力很強,據傳可以一口氣跑一兩百公里山路,難以想像……」

跟Ada這樣的人相比,譚波濤認為自己的登頂,更多的是靠臨場心態。

「回家才是攀登高峰的目標」

重慶晨報:濤哥,歡迎回家。這次登山遇到那麼多事,中途有沒有想過放棄?

譚波濤:說實話,這次登珠峰和為登珠峰做準備的過程還是挺苦的,也有過糾結,有另外一個聲音,不止一次地想起。這聲音說「回去吧,放棄吧」,有人說登珠峰的好多是「自虐狂」,也有其原因。我覺得,既然熱愛,就不該那麼多抱怨,自己選的,只要盡力不留遺憾就好,所以很幸運最後堅持下來,沒有放棄。

重慶晨報:登頂最大的收獲是什麼?對你個人有什麼改變沒有?

譚波濤:我也常常問我自己,投入了這麼多的時間、精力、金錢,去幹一件被稱作自己理想的事,究竟有沒有意義?在加德滿都往珠峰大本營的路上,我們在「戶外登山遇難勇士紀念碑」看到那麼多前赴的死難者,內心也有波折,質疑自己這樣做有怎樣的人生價值。

而且,回來之後,內心也在想一個問題,我們是否應該把這些時間、精力、金錢投入到另外的事情上,幫助更多需要幫助的人。回來的感覺真好,在心裡默默告訴自己,要好好工作、好好賺錢、好好愛應該愛的人,其他的是不是都該「空了吹」。

重慶晨報:回家的感覺如何?

譚波濤:感覺很奇妙,就像昨天晚上,我躺在自己家的床上,感覺一切是那麼美好,那麼值得去珍惜。真的,無論是在登山之中還是回來之後,家的感覺是那麼爽,我不止一次地告訴自己,「沒有最高峰,回家才是攀登高峰的目標」。

重慶晨報:有人說,登山花費不菲喲。

譚波濤:對於普通的工薪階層而言,登山的花費並不是一筆小數目,這要視每個人的經濟情況而定。在登山圈子裡,我只是一個普通的登山者,就像前面說的,有人贏在體力,有人贏在投入(花費不菲),而我,更多的是贏在心態。

登頂珠峰的重慶人

1960年5月,重慶人屈銀華成功登頂珠峰。 2013年5月,重慶人張翔海成功登頂珠峰。

記者 張旭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