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一校長疑酒後暴打學生 致其顱腦損傷無法站立

剛剛過去的這個端午節,河南周口市鄲城縣李先生一家是在醫院度過的。

5月24日晚,李先生正上九年級的兒子李華(化名)被學校校長毆打,入住鄲城縣人民醫院7天後,病情加重,「頭暈、嘔吐、無法站立」,需緊急轉往鄭州市的大醫院進行治療。

說起挨打,李華介紹,「不知什麼原因,校長來查寢,滿身酒味,把我叫過去就開始打,掃帚木棒都打斷了……」

而當李華準備出校前往醫院檢查時,校方要求他把假條上的「被校長毆打後想嘔吐和頭暈」事由改為「身體不適」。

據主治醫生介紹,李華目前症狀加重,需轉院治療,醫院的診斷結果也表明症狀為:中型顱腦損傷、外傷型蛛網膜下腔充血。

5月31日,封面新聞-華西都市報記者多次致電當事校長及負責批假條的學校主任,對方並未接聽電話,發去簡訊也未回復。

學生:

莫名被校長毆打,笤帚打斷還挨了拳頭

5月31日,被打學生李華在電話中告訴封面新聞-華西都市報記者,他是鄲城縣人,今年18歲,一年前,父母將他送到了鄲城縣華文學校復讀初三。平常,學校晚上九點半熄燈,5月24日晚熄燈後,有同學說話,作為室長,他進行了提醒。

「剛提醒完同學準備睡覺,劉校長就帶著3個學校老師來查寢,我們寢室門是開著的,他走到門口,看到我站在床上,就讓我下床到他面前去,我過去了,他什麼話都沒說,抄起門旁的笤帚就開始打。」李華說,笤帚把是木質的,劉姓校長用力打他的背部、腿部和手臂,直到笤帚被打斷。

隨後,劉校長又扇了他一耳光。

「校長滿身酒氣。」李華說,笤帚打斷後,校長讓他到寢室外面去,他沒有出去,校長便伸手來抓他,這時,同行的兩位他不知道名字的老師也沖上來對他進行毆打,一位曹姓主任則掐住他的脖子,將他摁在室友床上,他「無力反抗,不知被這4人打了多少下,有一拳剛好打在太陽穴下面,當時就感覺頭昏眼花」。

李華回憶,毆打聲驚動了宿管員,兩位宿管員跑過來將校長和其他老師拉開,他才得已脫身。

隨後,曹姓主任將他帶到宿管員寢室進行批評,「說我管理寢室管得太亂」。批評完後,將他帶到校醫務室開了些藥。

「我都不知道我為什麼挨打,自始至終,我沒有頂撞校長和老師一句,更沒有還手。」李華說。

醫生:

診斷證明為中型顱腦損傷 症狀加重需轉院

李先生告訴封面新聞-華西都市報記者,當晚12點左右,他在上海打工,接到兒子電話,隨即在上海報警,上海警方將報警信息轉到了周口市鄲城縣公安局。

他又緊急聯繫在鄲城的侄兒子到學校看望李華。

「我們的寢室在二樓,我聽見我堂哥在校門外大喊,請老師開門,但老師就是不開門。」李華告訴記者,他被打2個多小時後,出現了想嘔吐、頭暈的症狀,他才借同學手機給父親打了電話,並找到曹姓主任,提出請假到醫院看病。曹姓主任要求他寫請假條。

「當時我的請假條上寫的是‘被校長毆打後想嘔吐和頭暈’,但是曹主任不同意,堅決要求我改成‘身體不適’,不能提‘被校長毆打’,否則不準假。」李華說。

李先生介紹,報警後接近40分鐘,距離鄲城縣華文學校並不遠的北關派出所耿姓民警才抵達學校進行調查。孩子住院這幾天,李先生一直跑派出所,希望警方出具法醫鑒定證明,但警方要求他提供開具診斷證明,他到醫院開具了診斷證明,警方又讓他拿病歷原件,「一拖再拖,跑了好幾趟都沒辦成」。

5月31日,李華的主治醫生、鄲城縣人民醫院王醫生告訴封面新聞-華西都市報記者,傷者目前的情況「有點危險,站立不穩,出現暈厥症狀」。

王醫生說,傷者送醫後,經過檢查,發現顱腦受損,外傷性蛛網膜下腔充血和多部位軟組織損傷。醫院一直在對症治療,不過,目前病情加重,建議家屬將其送往大醫院進行治療。

「他(傷者)的後腦部被打了,但是嘔吐、暈厥和站立不穩等症狀,是不是跟後腦被打有關,我們暫時還無法判斷。」王醫生說。

在李先生向封面新聞-華西都市報記者提供的鄲城縣人民醫院出具的診斷證明書「病史及檢查」一欄寫著:中型顱腦損傷、外傷型蛛網膜下腔充血、多部位軟組織損傷、小腦輕度挫傷。

官方

學校拒絕回應,周口教育局稱先核實

李先生告訴封面新聞-華西都市報記者,兒子被打的隨後兩天,學校來了兩位老師,其中一位便是曹姓主任,帶著一些錢,「讓我們先治療,但我拒絕收他的錢,到現在住院花的7000多元都是我自己繳的」。

隨後,學校再未來過人。

5月30日,他通知學校,要將孩子轉到鄭州的大醫院治療,學校同意派一個老師隨行,「但自始至終,打人的劉校長一直不接我電話,學校也沒有任何人告訴我們該如何處理」。

校長喝了酒暴打學生是否屬實?

5月31日上午,封面新聞-華西都市報記者多次致電劉姓校長手機欲了解情況,但一直無人接聽,發去採訪簡訊,截至發稿,5個多小時過去,對方未回應。

與此同時,記者又撥打前往醫院與家屬對接的曹姓主任手機,對方接通,記者正在作介紹,對方便掛斷電話。同樣發去簡訊,截至發稿,對方也未回復。

隨後,記者又撥打一同前往醫院處理的另一位劉姓老師的手機,聽說是媒體記者,對方連稱「我拒絕、我拒絕」,也掛斷了電話。

對於被指報警後40多分鐘才趕到學校,處警民警有何說法?

記者又撥打李先生提供的當晚處警的鄲城縣北關派出所耿姓民警電話,但對方並未接聽。撥打北關派出所張姓所長電話,對方稱要採訪,需縣公安局同意才行。

記者又與鄲城縣公安局宣傳科朱(音)姓科長取得聯繫,朱科長表示自己在搞扶貧工作,對此事不清楚,如果當事人對警方工作不滿,可以到公安局投訴。

隨後,記者聯繫鄲城縣教育體育局,但辦公室電話一直無人接聽,撥打值班電話,對方表示主管開會去了。

下午16時左右,記者又聯繫鄲城縣教育體育局的上級部門——周口市教育局,負責處理宣傳事宜的工作人員表示,未接到學校和鄲城縣教體局對此事的報告,事情是否屬實,接下來會進行核實。

鄲城縣華文學校是一所什麼學校?

封面新聞-華西都市報記者嘗試通過周口市教育部門官網或網路搜尋引擎進行了解,但均未查到相關信息,只是在河南省教育廳官方網站上查到一條該單位2015年發布的《關於2015年河南省中小學生安全知識網路競賽有關情況的通報》,其中提到鄲城縣華文學校獲得此次競賽的「學校組織獎」。

李先生告訴記者,鄲城縣華文學校是一所私立學校,李華每學期需要繳納2500元學費,學校實習封閉式管理,學生不用繳納住宿費,每個月的生活費大約八九百元。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