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牛娃成北大研究生 如今幫助貧困村成功「摘帽」

陳俊在接受採訪。 本報記者 陳均俊 攝

初夏,陳俊再次回到南川區長坪村。沿路看到村民,他都親切地問候:「吃飯了沒有?」「隨便走到哪裡,大家都認識我。」這位南川區2003年高考第一名、北大研究生興奮地說。

33歲的陳俊現任南川團區委副書記。2015年7月至2017年4月,他曾在南川區河圖鎮長坪村擔任駐村「第一書記」。任職期間,他幫助這個市級貧困村成功「摘帽」:泥濘小道變成柏油路;土牆危房改建成川東民居;推行「配股分紅」防止村民返貧……

從放牛娃到北大研究生

陳俊的老家在南川最偏遠的合溪鎮,父母都以務農為生。陳俊小時候,家裡很窮,「按照現在的標準來說,肯定也是貧困戶。」

陳俊讀小學時,每天放學後要趕回家割草放牛。家裡沒有電燈,他就點煤油燈復習功課。

1998年,陳俊考上了南川中學。「南川中學是南川最好的中學,很難考,每個鄉鎮平均三年才有一個學生能考上,之前合溪鎮還沒有人考上過。」

為了供陳俊上學,家裡要東挪西湊借錢。上初三時,南川一名愛心企業家注意到了成績突出的陳俊,從2000年到2010年,這名企業家資助了10年。2003年,陳俊以南川理科高考第一名的成績考上了北京大學,並於2010年完成了研究生學業。

研究生畢業後,陳俊不僅沒有留在北京工作,還婉拒了出國深造以及年薪22萬元的好工作,而是回到了家鄉工作。「家裡供我讀書這麼多年,父母年紀也大了,回家鄉工作能更好地照顧父母。」陳俊說。

吃住在村裡做事「杠杠的」

2015年7月,時任南川區委辦綜合科科長的陳俊被選派到河圖鎮長坪村擔任駐村「第一書記」。

當時,長坪村是市級貧困村,在268戶981人中,建卡貧困戶就有26戶92人,約占總人數的10%。村裡有六個農業社,其中四個社的道路都沒硬化,一到雨天就是泥濘路。產業方面只有一個剛剛起步的獼猴桃合作社。

陳俊駐村後第一件事就是走訪貧困戶,為制定精準脫貧方案做準備。看到村內有不少土牆房子,一些群眾的住房還是危房,陳俊感到壓力巨大。

「嘴上無毛,辦事不牢。」戴著眼鏡、一副書生模樣的陳俊自嘲說,剛來的時候,很難取得群眾的信任。

「以前也有幹部下鄉幫扶,老百姓覺得是在走過場,是來‘鍍金’的,不會給村裡帶來什麼變化。」陳俊說,要得到群眾的認可,最好的辦法就是實幹。

為使村裡道路硬化,陳俊多次跑區國土局、區交委和區扶貧辦等部門爭取專項資金,整合資金2000餘萬元打通了村道。如今,20人以上的人口聚居區,都有了一條硬化路。

長坪村有兩個社70多戶飲水困難,最好的方式是從相鄰的大觀鎮搭建管道引水,但由於跨鄉鎮,這件事一直被擱置。陳俊上任「第一書記」後,聯繫協調區水務局、河圖鎮、大觀鎮,並得到了支持。如今,不僅飲水問題得到了解決,長坪村還新修整治了9口山坪塘和2口蓄水池。

在駐村的一年多時間裡,陳俊大多數日子都吃住在村民萬學林家。說到陳俊,萬學林豎起大拇指誇讚:「雖然很年輕,但做事杠杠的!」

萬學林說,陳俊晚上經常加班,尤其是2015年年底脫貧驗收前夕,陳俊白天要上場地監督工程施工,晚上回來還要整理資料到凌晨。

「通過大家的共同努力,村裡道路、人畜飲水的問題陸續得到解決,脫貧攻堅取得進展,大家開始覺得我還能幹成事。」陳俊說。

推行「配股分紅」防止返貧

陳俊深知,要使貧困戶真正脫貧,必須打牢保證群眾收入的產業基礎。可當時,長坪村產業基礎差,農產品價格低,甚至沒有銷路。

「充電」學習電商脫貧經驗歸來的陳俊,邀請重慶紅曼農業開發公司進駐長坪村建設電商服務中心。在實地走訪調研後,紅曼公司老總魏先曼當即決定,全部收購長坪村的農產品。

「脫貧不返貧」需要長期規劃,「第一書記」陳俊邀請了農業、林業、鄉村旅遊等方面的專業技術人員和專家到村裡實地考察,制定了《長坪村鄉村旅遊發展規劃》,依托龍頭企業,大力培育茶葉、果蔬、花卉、苗木等重點產業。

目前,長坪村的產業已從剛起步時的一個獼猴桃合作社,發展到了120畝核桃、104畝蔬菜、400畝獼猴桃等,保證了村民的收入。

在防止返貧上,陳俊還打出了「連環拳」——推行配股分紅機制:將36.8萬元產業扶貧資金,分配給26戶建卡貧困戶,按照一戶40股,每股100元,入股到村裡的合作社,貧困戶成為合作社股東,每戶每年能得到3000多元的收益。

這種將產業扶貧資金量化成股金加入合作社的模式,不僅相關的產業配套設施有政策支持,即便有風險也全部由合作社承擔,貧困戶可以「旱澇保收」。

■他的經驗

脫貧攻堅關注的

不只是貧困戶

一年多的「第一書記」的經歷,讓陳俊總結出脫貧攻堅的三個矛盾:

首先,是貧困戶與非貧困戶之間的矛盾。這是脫貧工作的共性問題,對政府幫扶貧困戶,非貧困戶心裡不平衡。

其次,是貧困村與非貧困村之間的矛盾。政府在貧困村扶植產業、項目,貧困村的人受益,但在非貧困村扶植的產業或項目相對要少。

第三,貧困戶和貧困戶之間也存在矛盾。一些產業布局,有些人高興,有些人不高興。解決這些問題最重要的還是做好思想工作。

萬學林一家是非貧困戶,陳俊駐村就住在他家,他們之間的溝通更多一些。萬學林告訴記者:「脫貧幫的還真不只貧困戶,村裡修路、搞產業和土地流轉,非貧困戶一樣受益。」

在解決貧困村和非貧困村之間的矛盾時,陳俊堅持修建通村道路時把其他非貧困村串起來,產業也盡最大可能地向非貧困村延伸,「帶動大家一起發展,抱團發展,共同受益。」

現在,陳俊已經離開長坪村,擔任南川團區委副書記,但他表示,會一直關注脫貧攻堅工作,「這項工作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機制、產業各方面的共同努力。」

本報記者 陳均俊 王梓涵

(重慶晨報)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