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城」知子羅:冀發展旅遊產業喚醒繁華記憶

圖為知子羅曾經的工人俱樂部李進紅攝

中新網怒江6月4日電 題:怒江大峽谷中的「廢城」知子羅:冀發展旅遊產業喚醒繁華記憶

作者 李曉琳 陳靜

斑駁牆壁上的語錄還未完全脫落、昔日工人俱樂部的大字牌匾還在、腐朽的木制門窗搖搖欲墜…當49歲的唐中華再次踏入知子羅時,一切仿佛還定格在她7歲時離開的那一年。

「1974年,怒江州府從知子羅下遷到六庫。那一年,我就跟隨父母離開了這裡,現在來看這個廣場還是小時候玩耍時的模樣。」唐中華出生在雲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福貢縣匹河鄉知子羅村(原為碧江縣),歷史上,位於碧羅雪山西麓的知子羅一直是怒江通往內地的茶馬古道上的重要驛站。新中國成立後,這裡一度成為怒江流域的中心城市。怒江州府和碧江縣府都設在這裡,人馬雲集,繁盛之狀一時無兩。

圖為知子羅老建築上的時代烙印 李進紅 攝

但是,隨著怒江江邊公路的開通,知子羅的命運急轉直下。1974年,怒江州府下遷到六庫。1986年,因縣城處在巨大滑坡體上,知子羅被撤銷縣制,縣城被拆除一半,成為雲南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福貢縣匹河怒族鄉的其中一個村莊。福貢縣委宣傳部工作人員歐蓉告訴記者,截至2016年,知子羅村共有358戶,1005人,其中,建檔立卡138戶434人。

如今的知子羅被稱為「碧江廢城」或「記憶之城」,村裡唯一一條主幹道上鴉雀無聲、行人寥寥,幾只散養的雞在路邊啄食,兩旁的建築物讓人有種穿越時代的錯覺。記者的到來打破了這裡的寧靜,在廣場旁開小賣部的和大姐被喧囂吸引,站在遠處觀望。「還是會有外面的人來旅遊,但也不多,大部分是本地人。」和大姐告訴記者,知子羅如今變成了懷舊之城,很多人會回來尋找童年,也常常有人回來組織同學聚會追憶青春,不過都是短暫的停留。

在搬離知子羅的這40多年間,唐中華與家人只回來過3次。「本地人對知子羅還是有一種很深的情結,不過因為交通不便,家也不在這裡了,沒有特殊的原因不會經常回來了。」再次回到知子羅,唐中華內心還是有些許波瀾,她從手機拍翻出一張4歲時在知子羅與媽媽、妹妹拍的一張黑白相片,追憶起舊時光。

「知子羅發展緩慢、人煙稀少,如果旅遊發展起來了或許能改變現狀。」與唐中華有相似想法的當地人很多,他們將知子羅的未來寄托在旅遊上,唐中華說,一定還有很多人能在這一特殊的年代感裡找到共鳴,從而喜歡上這裡,帶動這裡的經濟發展。

實際上,知子羅村村委會早已成為福貢縣的旅遊景點之一。2007年一部名為《知子羅》的電影上映,也吸引了眾多訪客到此。但是,知子羅的旅遊一直不成規模,對當地經濟的帶動並也不明顯。

離知子羅不遠的老姆登村,是通往知子羅的必經之地,但兩者境遇差別很大。老姆登因景色宜人,少數民族文化濃鬱,開起了14家農家樂,每年的旅遊業收入約300萬元。該村的第一家客棧老姆登150名聲在外,若不提前預定一房難求。

不過,「廢城」知子羅的好日子或許也快來了。歐蓉告訴記者,雲南能投集團欲將知子羅打造為一個旅遊小鎮。

圖為知子羅航拍圖 侯春選 攝

記者查詢後發現,去年8月份,怒江州人民政府與雲南省能源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共同簽訂5個戰略投資合作協議,其中就包括《知子羅特色旅遊風景區戰略投資合作協議書》,廢棄30多年的知子羅可能將發生蛻變。

這對當地百姓和有著知子羅情結的人來說無疑是個振奮人心的好消息。唐中華認為,「記憶之城」是知子羅最大的賣點,希望知子羅的旅遊開發能保留原來的風貌,修舊如舊,喚醒一段藏在怒江大峽谷中的繁華記憶…(完)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