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場臨時抱佛腳的考試 卻讓她成為高級工程師

60歲的閆海群,最近很忙。她先是去澳大利亞玩了一圈,然後去北京看望家人,接著又去上海和大學同學暢遊迪士尼。閆海群說,她的生活充滿了歡聲笑語,而這一切,都要歸功於40年前的那場考試。「如若不是那場考試,說不定,我還在哪個小工廠裡,為了生計而奔波。」

班級裡的學習委員

閆海群是個東北姑娘,老家在吉林。父親是軍人,退伍後南下來到了江淮儀表廠上班。母親帶著她和兩個弟弟也來到了合肥。

家裡雖然不富裕,但是父母卻非常重視知識。所以,家裡的三個孩子都堅持上學。在合肥市第十六中學,閆海群的成績非常好,她不但是班裡的學習委員,每次考試更是名列前茅。

1975年2月,閆海群高中畢業。3月,她就去了長豐縣高塘社江淮儀表廠知青農場。

那個時候,年僅18歲的閆海群有著幹不完的活。她既是農場裡的倉庫管理員,也是會計,還要放鴨子、打稻谷、收棉花等。閆海群皮膚曬得黝黑,兩手長滿了老繭。

她以為未來的人生,就要在這片農場中度過。

復習一個多月參加高考

1977年10月,《人民日報》頭版頭條發表《高等學校招生進行重大改革》,恢復高考的消息一日內傳遍了大江南北。

閆海群也獲知了這個消息,內心激動不已。然而,掐指一算,離考試只剩下一個月的時間了,還來得及復習嗎?

雖然內心忐忑不安,但是閆海群是個勇於拼搏的人。任何一次機會,她都不願輕易地放棄。在獲悉消息後不久,她就從農場請假一個月,回到家中專心致志地復習高考。

家裡只有兩間土房。為了給閆海群騰地,家人專門空出了一間屋子給她學習和休息。在那間窄窄的小屋子裡,閆海群夜以繼日地學習。

閆海群選擇了理科。因為荒廢學業多年,重新拾起課本,閆海群只覺得晦澀難懂。然而,她還是動用了一切力量,遇到不懂的難題,就先自己鑽研,實在搞不懂,就請教同學,請教認識的老師。

閆海群還記得,高考的那天,她獨自一人來到了合肥市第四十五中學考場。整個考試,她覺得自己發揮得不盡如人意,心情有些失落。

改變命運的那場考試

1978年的1月份,一封錄取通知書寄到農場。她高考考了220分,被淮南煤炭學院機電系礦山機械與工藝專業錄取。她非常開心,當即請假回家。父母親也由衷地高興,母親拿著通知書,久久說不出話來。而父親騎著破舊的小自行車,到附近最大的商店裡稱了好些糖果,發給左鄰右舍。

那一年,和她一起在農場的百餘名同學,只有她一個人考上了大學。

1978年3月8日,這是閆海群人生中最難忘的一天。那一天,她拎著一個小小的行囊,踏上了淮南這片熱土。她的小小行囊裡只有被子、換洗衣服和一些書籍。

大學四年匆匆過去。閆海群被分配到了河南平頂山煤炭廠,在3000多個人的工廠裡,憑借精湛的維修技術,閆海群成為了高級工程師。2002年,她被作為人才引進到了上海一家上市公司,成了綜合辦公室主任。

那一年,她的獨生兒子參加高考。她督促兒子認真復習時,兒子戲謔著說:「媽媽,那一年,你不是臨時抱佛腳考上大學的嗎?我也想試試。」

聽到兒子的話,她驀然地回想起了數十年前那場僅復習了一個多月、卻改變了命運的考試。

通訊員 丁安梅 孫雨靜 合肥晚報 合肥都市網記者 劉曉平/文 虞俊傑/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