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婁底白血病女孩患病想見媽媽》續 母親的眼淚與糾結

原標題:《白血病女孩患病想見媽媽》後續 母親的眼淚與糾結

此前報導:24歲白血病美女治病:媽媽你在哪兒?

據瀟湘晨報6月5日報導,湘雅三醫院血液內科,謝紫雲躺在病床上,眨巴著睫毛,長長地嘆息著……「媽媽你在哪裡!」成了這個白血病女孩20年來的一塊心病。出生於1993年,今年24歲女孩謝紫雲,3歲父親礦難去世,5歲媽媽改嫁,從小吃百家飯長大,如今得了白血病住在湘雅三醫院,無錢醫治病危之際,只想見10年都未見面的媽媽。

6月7日,婁底新化縣坐石鄉,童新娥談到女兒謝紫雲,內心很糾結。今天,她將來長沙看望十多年沒見過的女兒。圖/記者金林

瀟湘晨報6月8日訊 6月7日,瀟湘晨報記者在婁底新化坐石鄉桃樹村見到了童新娥。一提到女兒謝紫雲,她就忍不住哭了起來。哪有對女兒毫不關心的母親?不過,十多年未見,母女間的隔閡或許還需要時間去填平。

近兩日,身患白血病的女孩謝紫雲一直牽動著讀者的心。女孩有一個心願:想見見十多年沒見過的媽媽。謝紫雲3歲時喪父,5歲時,母親童新娥改嫁他鄉,並重新組建家庭。

女兒身患重病,童新娥為何一直沒有現身?其實,童新娥得知謝紫雲生病後,悄悄哭了好幾次。但來不來長沙看女兒,她有些糾結。一方面,沒有身份證的她,不知道該怎麼只身前往長沙。另一方面,童新娥現在的丈夫曹文華認為,這十幾年母女間的隔閡,可能也讓她有些不敢來見女兒。

6月7日,瀟湘晨報記者在婁底新化縣坐石鄉見到了童新娥。經過記者和當地村幹部勸說下,童新娥和曹文華準備今日一同前往長沙看望病床上的謝紫雲。

流淚:聽到女兒生病的消息,哭了好幾次

6月7日,瀟湘晨報記者從長沙趕往婁底新化。從新化縣城出發,沿著一路彎彎曲曲的山路,經過兩個多小時的車程,記者趕到了童新娥的居住地坐石鄉桃樹村。

好不容易找到童新娥的家,記者發現童新娥和曹文華就站在屋門口,大門前還坐著曹文華98歲的母親。這是一處三層的樓房,48歲的曹文華跟兩個哥哥都住在這裡。曹文華家有樓房第一層的一間雜物間、一間廚房和二樓的三間臥室和一間客廳。廚房內隨意地擺放著灶具和一些臉盆,二樓的臥室內除了一張床之外,再無像樣的家具。童新娥夫婦、兒子、曹文華的母親分別睡一間房,曹文華的女兒周末回家時只能睡在沙發上。

49歲的童新娥顯得微胖,已經滿頭白髮。16年前,她第三次結婚嫁給了曹文華。曹文華在做礦工時認識了喪夫的童新娥,兩人結合生育了兩個小孩,大女兒今年15歲,在上初中。小兒子今年12歲,還在讀小學。

童新娥說,當年她還在謝家時,日子就過得很艱難。謝紫雲的爸爸在礦山工作時出事身亡後,與公婆關係不佳,加上無力承擔三個孩子的撫養負擔,她選擇了再嫁。

直到幾天前,有人打電話給她,說謝紫雲得了白血病,希望媽媽去長沙看看她。

童新娥說,接到電話後,她哭了好幾次。但她作為一個農村婦女,自己沒有太多主見,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辦。童新娥說,自己一開始甚至都不敢告訴丈夫曹文華。

糾結:兩邊都是親生兒女,她很擔心

曹文華平時在家務農,早年在礦山打工,前一陣得空前往外地幫人種西瓜。幾天前他接到童新娥電話知道謝紫雲患病的消息,他趕回了家。

這兩天,曹文華向鄰居和親戚借錢,他希望童新娥能去長沙看望一下謝紫雲。6月7日這一天,他還剛剛向鄰居借了3000塊錢。

村裡的婦女主任遊躍珍知道這個消息後,也曾前往童新娥家做工作,希望她能夠前往長沙看望謝紫雲。「畢竟是骨肉親情。」遊躍珍說,但童新娥向她哭訴,她有她的糾結。

遊躍珍說,「畢竟有10多年沒有聯繫,感情多少有些淡漠了。」遊躍珍還說,童新娥還有一個顧慮:如果要給謝紫雲捐骨髓,自己身體垮了怎麼辦?畢竟這邊還有兩個還在上學的兒女需要撫養。

在聽到謝紫雲生病的消息後,童新娥想過前往長沙看她。「我沒讀過什麼書,身份證也沒有。」童新娥顯得有些無可奈何,她從沒出過婁底,也不會說普通話。用的是200元一個的老人手機,只會接電話不會撥電話,怎麼去長沙她也不知道。

未來:見面之後,還有隔閡需要時間填平

其實,在曹文華眼中,童新娥對去長沙看望謝紫雲最大的顧慮,還是這十多年母女間的隔閡。

記者發現的幾個細節,都可以看出母女間的隔閡。6月7日下午,湘晨報記者向童新娥展示了之前謝紫雲拍攝的影片,影片中謝紫雲希望媽媽去醫院看看她。童新娥已經不認識女兒的模樣,她雙手抱在胸前,臉上的笑容有些尷尬。6月7日晚,童新娥想打電話給謝紫雲。謝紫雲在病床上休息,電話是她的姐姐謝芳芳接的。「芳芳?」「啊?」「你吃飯了沒有?」童新娥用方言問了一句,「我吃過了呀!」謝芳芳用普通話回答,短暫的沉默之後,童新娥將電話遞回給記者,「我不說了,不知道說什麼」。

不僅是母女間的陌生,其實對於這十多年的記憶,也有一些出入的地方。謝紫雲的記憶是,在媽媽改嫁後就沒見過她了。但童新娥說,她曾經在謝紫雲很小的時候,將她接到桃樹村,謝紫雲也在這裡讀過一年書。後來有一次曹文華將謝紫雲送回爺爺奶奶家,她再也沒回來過。在此後的日子裡,童新娥與謝紫雲三姐弟才沒有什麼聯繫。桃樹村婦女主任遊躍珍也證實曾在村裡看到過謝紫雲,但謝紫雲對此卻予以否認。

曹文華說,其實過去十多年裡,他打過幾次電話聯繫過謝紫雲姐妹,但是得到的回應比較冷淡。有一年,曹文華讓自己的女兒給謝紫雲的姐姐打電話,邀請她們來村裡過年,但得到回應「非常冷淡」。

過去幾天,曹文華其實一直希望童新娥能來長沙看望謝紫雲。「不然的話,我也不會四處找鄰居親戚借錢。」但曹文華對於母女間的感情有些擔憂。

「還是去看看吧,去安慰一下,去陪伴一下。」桃樹村的村幹部也希望一場見面能夠化解母女間的隔閡。

6月7日晚,童新娥和曹文華夫婦收拾了自己的衣物。今天上午,他們將在瀟湘晨報記者的陪同下,前往湘雅三醫院,看看她已經10多年未見的女兒。

不過,對於這對多年未見的母女,還有隔閡需要慢慢填平。

相關評論:《白血病女孩想見媽媽》觀點:如何理解母親的糾結

據瀟湘晨報6月8日報導,圍觀就是力量。在社會各方的關注下,那個身患白血病的女孩,終於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媽媽。女兒身患重病,身為生母為何一直沒有現身?這個縈繞在不少讀者心中的疑問。當真正走近這個母親,知悉她的現在和過去,那個最想求解的疑問,似乎並沒那麼重要了。當我們不解於一個母親的「狠心」時,我們必須站在一個農村婦女的立場,去理解她的「糾結」。

(瀟湘晨報 記者 曹偉 實習生 張弈宇 評論員 高亞洲)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