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實情:為了成全姐姐 我和姐夫搞在了一起

故事終於在一個雨天發生。那天傍晚時分,下起暴雨,姐夫沒帶雨具,姐姐讓我去送傘。我應著,心裡悸動不已,說不清是渴望還是懼怕。那晚,我們共同導演了一個謊言,我拿著兩把傘進門,對姐說,姐夫沒在單位,我沒有找到他。半個時辰後,姐夫回來說,因為去兼職單位加班,回家晚了。

在我12歲那年,爸媽離婚了。爸爸離開媽媽建立了新的家庭,媽媽也離開了我們。只有姐姐和我相依為命。但是姐姐告訴我不要怕,從今以後,她就當我的「保護傘」。

姐姐說到做到,她不但賺錢為我提供一切的花銷,還把我呵護的無微不至。我在姐姐的關愛下讀到了高中,而姐姐卻還是孤身一人——為了我,她不肯交男朋友。我的心裡很不是滋味。我勸她趕快尋找屬於自己的幸福,不然,我就不再接受她的呵護。姐姐欣慰地望著我,她答應了。

口述實情:為瞭成全姐姐 我和姐夫搞在瞭一起

姐姐長得漂亮,性格又獨立,很快就找了男友。男人叫宋軍,是我高中所在城市的人,有收入不錯的工作,和姐姐相愛後,不顧家庭的反對娶了姐姐。姐姐結婚後,宋軍許諾要和姐姐共同攜手,為我打造堅實的依靠。

可是好景不長,姐在下班的山路上,被一個莽撞青年的摩托車撞倒,突如其來的車禍,讓她癱瘓在床。姐姐的公婆本來就不喜歡她,都不來照顧,課餘時間去照顧姐姐就成了我的必修功課。那年暑假,我成了姐姐的專職陪護。


姐姐出事後,姐夫為了多掙些錢,又做了兩份兼職,每天早出晚歸,他感謝我的到來讓他可以在外放心打拚,我更感謝他,他有體面的工作,卻不嫌棄卑微的姐姐,出了車禍後,還如以前一樣對她好。有一次吃飯時,姐夫把自己碗裡的幾片肉夾到姐姐碗裡,說希望姐姐身體快些恢復,他急得都快發瘋了。姐姐趕緊用手掐了他一下,他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胡亂吃了幾口飯,就趕緊離開了。

口述實情:為瞭成全姐姐 我和姐夫搞在瞭一起

那晚,我服侍姐姐睡下,經過客廳去臥室時,姐夫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他站起身,走到我身邊,對我表示感謝:「累壞了吧,早些休息。」他把手放到我的肩上,似溫柔的拍撫,似輕輕的抓摸。他的感謝有些曖昧。我更加心慌意亂,逃似地進了房間,倚在門上喘息不已,看來姐夫真的要急瘋了。這時,姐姐在喊姐夫,他答應著,腳步遠去。我的緊張稍微平息了一些。

此後幾天,姐夫一直尋找和我單獨相處的機會。我躲避著他,心裡對他的感念卻很強烈,他讓姐姐在這個小城落下了根,他像親人一樣無微不至地照顧我,我對他充滿了感激,如果他能保證一輩子對姐姐好,我寧肯把自己給他。故事終於在一個雨天發生。那天傍晚時分,下起暴雨,姐夫沒帶雨具,姐姐讓我去送傘。我應著,心裡悸動不已,說不清是渴望還是懼怕。


口述實情:為瞭成全姐姐 我和姐夫搞在瞭一起

風肆虐著,斜裹著雨水,把我渾身都澆濕了,薄薄的衣裙緊緊貼在身上,當我這樣出現在姐夫空無一人的辦公室時,他的眼裡釋放出帶火的光芒,仿佛要把我融化。但是更讓我緊張的,是他語無倫次的話:「妹妹,給我吧,我要瘋了。」我是可以拒絕的,但是想到姐姐目前的狀況,她現在身體不好,如果姐夫萬一背叛了她,毀了這個家庭,姐姐該這麼辦?所以,為了維護姐姐的婚姻,我無言地順從了。


狂熱的雲雨之後,他向我道歉,要我理解一個新婚男人忽然不能過性生活的急躁和痛苦。他說,很多天來,他一直像一頭困獸,是我解救了他,我的一次足以讓他幸福十年。我對他說,我需要的不是道歉,是以後要他加倍對姐姐好,作為對姐姐的補償。那晚,我們共同導演了一個謊言,我拿著兩把傘進門,對姐說,姐夫沒在單位,我沒有找到他。半個時辰後,姐夫回來說,因為去兼職單位加班,回家晚了。

我沒有後悔為姐夫奉獻的第一次,因為我的付出換取了日後他對姐姐雙倍的好。第二年夏天,姐姐痊癒,第三年秋天,姐姐有了孩子。姐姐經常告訴我,她很幸福,姐夫就像欠她的,對她出奇的好。看著姐姐幸福的笑容,我會想起那個雨天,和那個送傘的秘密。


來源:www.iread.one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