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高院:於歡防衛超限度且造成重大損害 屬防衛過當

中新網6月23日電 據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官方微博消息,6月23日上午,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對上訴人於歡故意傷害案二審公開宣判,認定於歡構成故意傷害罪,但屬於防衛過當,將原審法院判處的無期徒刑,改判為有期徒刑五年。山東高院負責人表示,綜合考慮不法侵害行為和防衛行為的強度、雙方使用的手段等情況,二審法院認定於歡的防衛行為明顯超過必要限度,且造成了重大損害,屬於防衛過當。

宣判現場。圖片來源: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官方微博。

山東高院負責人指出,根據刑法規定,對不法侵害行為人有權進行正當防衛,同時對正當防衛規定了限度條件,明顯超過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損害的,屬於防衛過當。評判防衛行為是否過當,應當從不法侵害的性質、手段、緊迫程度和嚴重程度,防衛的條件、方式、強度和後果等情節綜合判定。具體到本案:

一是從不法侵害行為和防衛行為的強度看,杜志浩等人實施不法侵害的意圖是給於歡母親施加壓力以催討債務,在於歡實施防衛時,杜志浩等人此前進行的侮辱行為已經結束,此時只是對於歡有推拉、圍堵等輕微暴力行為,而於歡實施的是致人死傷的防衛行為。

二是從雙方使用的手段看,杜志浩一方雖多人在現場但均未攜帶使用任何器械,而於歡持刃長15.3公分的尖刀進行捅刺。

三是從防衛的時機看,於歡是在民警已到達現場處警、警車在院內閃爍警燈的情形下實施防衛,公安機關已經介入事件處置,於歡當時面對的不法侵害並不十分緊迫和危險。

四是從捅刺的對象看,杜志浩對於歡母子實施了侮辱、拘禁行為和對於歡間有的推搡、拍打等肢體行為,其他被害人未實施侮辱行為,而於歡在捅刺杜志浩之後又捅刺了另外三人,且其中一人即郭彥剛系被背後捅傷。

五是從造成的後果看,於歡的防衛行為造成了一人死亡、二人重傷、一人輕傷的嚴重後果,嚴重超出了不法侵害人對其推拉、圍堵、輕微毆打通常可能造成的人身安全損害後果。

六是從案件起因看,本案系熟人社會裡發生的民間矛盾糾紛。雙方都生活在冠縣這個不大的縣城,蘇銀霞和吳學占互相認識,也是通過熟人介紹發生的高息借貸關係,發生糾紛後又通過熟人作了調解,這與陌生人之間實施的類似行為的危險性和危害性顯有不同。綜上考慮這些情況,二審法院認定於歡的防衛行為明顯超過必要限度,且造成了重大損害,屬於防衛過當。

山東高院負責人表示,有人認為,於歡的行為應屬特殊防衛,不存在防衛過當問題。我們認為,這種說法法律依據不充分。根據刑法規定,特殊防衛的前提是防衛人面對正在進行行兇、殺人、搶劫、強姦、綁架以及其他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而杜志浩等人實施的不法侵害不屬於以上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因此本案不能適用特殊防衛的規定。

山東高院負責人強調,必須指出,法律既要尊重和保護人身自由和人格尊嚴權利,也要尊重和保護生命健康權利,公民的正當防衛權作為國家防衛權的補充,其強度及可能造成的損害不能超過法律容許的範圍。此案中杜志浩的「辱母」情節雖然褻瀆人倫、嚴重違法,應當受到譴責和懲罰,但不意味著於歡因此而實施的防衛行為在強度和結果上都是正當的,都不會過當。相反,認定於歡的行為屬於防衛過當,構成故意傷害罪,符合法律規定和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原則以及司法的公平原則。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