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火保姆:曾炫耀雇主對自己好 過年給其子寄衣服

前日(6月23日),紅星新聞報導了杭州豪宅縱火案造成女主人和3個孩子身亡一事,揭秘了縱火嫌疑人保姆莫某晶(女,34歲,廣東東莞人)此前沉迷於賭博,引發公眾強烈關注。

昨日(6月24日),紅星新聞聯繫上了莫某晶曾經的閨蜜小麥(化名),她此前曾和莫一起出現在債務官司的被告人中。

作為最了解莫某晶的人之一,她告訴紅星新聞,事情發生後她已經連續兩天睡不著覺了。「我早就發現她苗頭不對,提醒過她家裡人很多次,可是沒人理我。她今天的惡行,就是她家人溺愛造成的。」小麥稱自己也被莫拉入了賭博的深淵,還跟她一起前往上海逃債。

從曾經的朝夕相處到現在的形同陌路,小麥對紅星新聞說:「莫某晶毀了我的一生。」

保姆莫某晶(左)和其他朋友的合影 受訪者供圖 莫某晶與小麥

紅星新聞在中國裁判文書網上查到了一份廣東省東莞市第二人民法院宣布的民事判決書。在那份判決書裡,小麥與莫某晶曾以被告的身份,一同出現在了這個債務官司中(下圖),小麥的前夫當時也在法庭上提到了「賭博成癮,常年出入境澳門賭博借款之事實」。

同時,紅星新聞在天眼查上查找到,在2016年8月至11月期間,小麥曾在上海市奉賢區一家家政服務公司擔任了三個月的法人。

A

揭秘

前閨蜜痛陳莫的「黑歷史」

稱她毀了自己的一生

莫是瘋狂賭徒

稱自己被她「拉下水」

小麥告訴紅星新聞,她與莫某晶在2009年左右認識。那時,她覺得莫某晶看上去很老實,不愛說話,一來二去,兩人漸漸成為了好友。後來,小麥發現,莫某晶變得越來越沉迷於賭博,還拉著自己和她一起墜入賭博的深淵。

火災發生後莫某晶被警方控制 圖片來源見水印

「有一次,她給我介紹一個賭博網站,幫我申請了帳號,給了我一個密碼,讓我去玩一下。」小麥說,「我就用那個帳號綁定了自己的金融卡,後來就沒管了。」結果小麥說莫某晶卻偷偷登錄了她的這個帳號,用她綁定的金融卡裡的錢參與網路賭博。小麥自稱,她因此損失了7萬元。「當時我很生氣,她裝可憐,向我道歉,我就原諒了她,但沒想到這一切只是開始。」

小麥告訴紅星新聞,最開始莫某晶在她姨媽的工廠裡上班,每年能拿二十多萬元的薪水,然而慢慢地,莫某晶越賭越大,豐厚的薪水再也不能支撐她揮金如土的賭徒生涯,「她竟然偷了自己前夫母親存了一輩子的棺材本錢!好幾十萬吶!」小麥稱,莫某晶偷了前夫母親錢的事情很快敗露,前夫家裡讓她立刻還錢,但這些錢已經被她用於賭博,莫某晶只好向身邊的人借錢還債。「當時她找人借錢,請我做她的擔保人,我出於對她的信任,就答應了。」小麥說,這就是她噩夢的開始,後來,兩人在經濟債務上不斷糾纏一起,越陷越深。

2014年底,為了躲債,莫某晶勸說小麥跟她一起去上海。小麥在東莞老家有自己的家庭,起先並不願意離開,莫某晶說:「如果我走了,留你一人在這裡,所有的債都會背到你的頭上。」小麥說,她不得已跟隨莫某晶離開了東莞,自己的家庭也破裂了。

莫偷錢被她趕走

昔日好友減少聯繫

到達上海後,小麥打算開始自己新的人生,在一家餐廳打工,拼命賺錢,努力還債。但小麥告訴紅星新聞,讓她失望的是,莫某晶繼續醉心賭博,「她手機上下載了賭博軟體,天天在上面賭錢。」小麥說,她還發現莫某晶偷自己的錢。

小麥稱,莫某晶還給老家的人講自己在上海生活困難,讓大家接濟她,「其實那時她在上海有工作,根本不像她說得那麼可憐。」後來小麥打聽到,幾乎所有東莞老家莫認識的人,都曾經給她轉過錢,「接濟」她的生活,「錢不多,每個人給她一百二百的。」

莫某晶曾多次向小麥借錢 受訪者供圖

後來,小麥說自己在上海漸漸站穩腳跟,「當時我開了一個家政公司,但因為我身上有債務,公司成立僅僅幾個月就易主了。」這與此前紅星新聞查到她曾經短暫擔任過上海某家政服務公司法人的事實一致。

小麥說,莫也來到自己的公司工作,但僅僅一周,小麥就發現莫再次偷錢,於是憤怒地將她趕出了公司,「很多人這次事發後跑來問我,是否是我將莫介紹給了杭州那家人,這真的不是,她過來我公司才一周,我就將她趕走了。」

小麥說,自己當時將莫趕走,曾讓很多身邊人認為她太心狠,「莫讓身邊的人都同情她,但其實她才是最惡毒的人。」

小麥說,莫某晶走後,家政公司的阿姨們陸續接到莫某晶發來的借錢信息,而這些阿姨很多和莫某晶僅有一面之緣。「自從把她趕走後,我們漸漸就不再聯繫了,只是偶爾過年問候一下。平時聯繫,都是她找我借錢。」

莫前雇主是娛樂圈人士

出事前莫找其借10萬被拒

小麥還告訴紅星新聞,昨晚,她接到了莫某晶前雇主打來的電話,她透露那位前雇主是娛樂圈界人士,曾雇傭莫某晶為其開車。

莫某晶曾在朋友圈曬出開前雇主豪車的短影片 受訪者供圖

莫某晶在朋友圈曬出跟隨前雇主外出度假的圖片 受訪者供圖

莫某晶在朋友圈曬出跟隨前雇主坐私人飛機的圖片 受訪者供圖

小麥稱,那位前雇主得知莫某晶這次的行徑後,在電話裡因受到驚嚇而大哭。對方告訴小麥,自己看見新聞中報導杭州那家人曾借給莫10萬元,「就在兩個月前,她找我借10萬元,我沒有借給她。」

小麥告訴紅星新聞,2016年莫某晶在那位前雇主家打工,對方家中雇了兩個保姆,莫偷了另一位保姆6500元,被發現後,莫謊稱是自己的婆婆逼迫自己多往家中寄錢,並向其展示了小麥的微信號,謊稱小麥就是自己的「婆婆」。那位前雇主記下了小麥的微信號,背地裡與小麥聯繫對質,發現是莫某晶在撒謊,把莫立刻開除了。

小麥稱,莫某晶貪欲極重,「從雇主家的茅台酒,到雇主家價值20萬的項鏈,她都偷過。」

莫有個10歲的兒子

杭州雇主過年給其子寄衣服

據小麥透露,莫某晶在老家有一個10歲的兒子。

小麥回憶,莫某晶多次以自己兒子為借口借錢,「比如她給我發信息,讓我借1200元給她,說要給兒子買學習機。後來,我另一個朋友也收到這個信息,我們才知道這是群發的,她根本沒給兒子買學習機。有時候,她說讓我借錢給她買機票,她要回東莞看兒子,但我把錢給她之後,根本不知道她是不是回去了。」

莫某晶(上圖左)常在朋友圈曬圖,秀自己和其他雇主家人的照片 受訪者供圖

小麥稱,最讓她最難以接受的是,今年春節時莫某晶專門給她發信息,「炫耀」杭州這家雇主對自己非常好。小麥稱,莫告訴她,杭州這家雇主是做童裝生意的,對她特別好,過年時男主人還專門問她兒子的身高,寄了一套自家品牌的童裝到東莞,送給莫某晶的兒子。「這家人對她這麼好,她卻把這個家庭毀了,我真不敢相信,她怎麼會做出這種事情!」說到這裡,小麥語氣很激動。

莫某晶曾在朋友圈曬圖,這張照片正是拍攝於杭州雇主的賓士車上 受訪者供圖

小麥還向紅星新聞透露了一個細節,「莫給我講,之前上海那位雇主每月給自己的薪水是6500元,後來杭州這家人每月給她7500元,於是她就發信息給前雇主說:‘現在這家人對我好,每月給我7500元,如果你每月給我1萬元的話,我就回來。’這讓前雇主非常生氣。」

莫的妹妹得知消息大哭

小麥自稱曾多次提醒莫家人

「在我看來,造成今天這個局面,就是她家人害的!」小麥對紅星新聞說,「這麼多年來,我不斷給她家人說,莫某晶賭博成癮,謊話連篇,讓家人幫助她,可是她家人不但不相信我的話,還反過來怪我,認為是我把莫帶壞的。」

小麥稱,事發當天,自己在得知莫某晶縱火後,立刻給莫的妹妹打電話,電話接通後,小麥告訴對方所發生的事情,對方根本不相信。於是她讓對方看新聞,之後再給莫的妹妹打去電話,「電話裡,莫的妹妹不再說話,只是嚎啕大哭。」小麥回憶說,多年來,莫某晶在外欠下賭債,莫的家人總是竭盡全力幫她償還,卻並沒對她進行嚴管,她認為,正是因此導致了如今的這場悲劇。

小麥向紅星新聞提供了莫某晶家人的電話號碼,但紅星新聞多次撥打,均被對方掛斷。

B

現場

女主人和3個孩子倒在女兒房間

家屬質疑現場救援存在不足

在這場火災中,房屋的女主人和3個孩子(兩個男孩,一個女孩)均不幸去世。女主人朱女士的哥哥朱慶豐告訴紅星新聞,妹妹生前本來打算做關於兒童DIY手工的商店,場地都租好了,前段時間還去日本考察,沒想到剛回來沒多久,就發生了悲劇。

事發小區內,祭奠死者朱女士和三個孩子的花圈、鮮花、照片擺放在一起 受訪者供圖

朱慶豐回憶說,事發是凌晨5時許,那時他還沒起床,接到妹夫家那邊的電話,說妹妹住的房子起火了,他沒來得及多想,穿好衣服就住外跑。趕到妹妹住的樓下時,現場已經被封鎖不讓進,在一樓的保姆告訴他,妹妹讓她先下來報警。朱慶豐大聲呼喊,然後從隔壁單元乘坐電梯到頂樓,然後從樓梯下到妹妹所住的18樓。

關於起火點,朱慶豐說他認同《錢江晚報》報導的消息:起火點位於客廳區域,而最後四位受害人被發現的地方是女兒房間。母親和三個孩子倒在一起。他們的上方是這個房間唯一一扇窗戶,寬30公分,為直推窗,能推出去的距離不過一個手機的寬度,也就是六七公分。濃煙飄散極為困難,幾乎不可能通過窗戶呼救。

火災現場示意圖 圖據《錢江晚報》

朱慶豐說,當時大家在全力救火,他還以為妹妹已經成功逃到地下停車場,或者帶著小孩在租的地方沒回家。但他還是不放心,朱說自己最後不顧阻攔跑到妹妹的房間,沒看到妹妹,然後又來到外甥女的房間,看到妹妹和三個孩子躺在床上,看上去已經不行了。事後,他猜測可能是由於當時客廳區域火勢過大,妹妹帶著三個孩子躲到了外甥女的房間,但濃煙太大,窗戶太小,最後他們被濃煙熏倒在床上。

看到這個場景,朱慶豐說自己流下了淚,趕緊讓救援人員把人抬出進行施救,他先抱起大外甥就往樓下跑,然後又回來抱小外甥,此時,妹妹和外甥女也被救援人員用擔架抬出來,送往醫院搶救,但遺憾的是他們都沒有被搶救過來。

朱慶豐認為在此次事故中,救援上存在一些問題和不足。

火災被燒毀樓層和事發小區內景 受訪者供圖

而事發所在的藍色錢江小區住戶也擔心自己的安全,他們覺得在這起事故的救援中,小區物業沒有向救援人員提供住宅的圖紙。他們認為正是因為這樣,才耽誤了救援時間。

紅星新聞從死者家屬手上拿到了一份小區物業公司《關於杭州藍色錢江6?22起火事件的情況匯報》,其中稱:物業公司在事發時立即調閱了設備經營記錄,從消監控記錄、設備運行記錄來看,設備運行正常。目前,網上流傳消防管道沒水和報警器未響均為誤傳。同時,樓層本來就未安裝消防警鈴,只有火災報警器,火災報警器都正常,消防廣播正常啟動,但由於當時業主正在熟睡,且隔音效果好,很多業主確實未聽到消防廣播,但項目安排了保安隊員逐戶敲門、檢查,疏散人員。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