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名醫\”誕生記:群演片子不過了 就再換家電視台

張普(化名)怎麼都不肯相信自己是被電視購物節目騙了,作為一名退休的老醫生,他固執地相信自己的判斷——電視台請來的專家,還能有假?

學廣告的孫女很崩潰,她不知該如何才能讓爺爺相信,這些專家真的有問題。

從產品的生產到廣告登上電視台,這是一條長長的產業鏈,一頭連著商家,一頭連著播出平台,中間則是演員和包裝公司的江湖。在某些廣告公司的運作下,一個「草根」演員,穿上唐裝或者白大褂,背上幾段專業術語,往錄播室裡一坐,再找幾個搭台的「病患」,一個「老名醫」就這樣誕生了。

「神醫」劉洪斌又稱劉洪濱,其真實姓名現在還是一個謎

「假醫生」騙了老醫生

「劉洪斌教授」三年換了九個馬甲,在多個藥品推銷中擔任專家的事件曝光之後,來自雲南的張小琳(化名)氣憤且無奈。擱在以前,她可能會把這條信息轉給自己爺爺看。但現在,她不會了,因為勸也沒用。

「爺爺以前是醫生,我自己還是學廣告的,我能不知道這些藥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嗎?」張小琳說。

今年70歲的張普退休前是一名醫生,在雲南地方的監獄任獄醫,退休後一下子閒了下來,和許多老人一樣,張普每天就看看電視,偶爾跟老伴出去散散步。

情況在2012年發生了微妙的改變,那一年,張普患上了糖尿病。

當了一輩子醫生,張普並不太願意去看其他醫生。確診之後,除了按時到醫院開正規的處方藥,他還常常依據自己的從醫經驗,搭配一些其他的藥。

「依據就是他自己行醫的經驗、病友之間交流、自己看一些書,還有就是電視廣告。」張小琳告訴深一度(ID:intodeepthoughts)記者,實際上,病友們也有不少買了電視購物推銷的產品,相互一交流,大家都跟風買,甚至還有一些偏方拿出來推薦給病友——用蘋果泡酵素喝。

張小琳告訴記者,爺爺跟子女交流並不頻繁,交流最多的就是老伴和她這個備受疼愛的孫女,但她勸不動他。奶奶也有一些老年人常見的毛病,高血壓、心臟也不太好,「但是奶奶不信電視廣告,買藥只在正規藥店買。」之前因為買藥的事情,老兩口還吵過架,當時張普服了軟,但過後,還是買了別的推薦藥。

他愛看電視劇,沒事就把頻道按到當地電視台看抗日劇,各種藥品的廣告就見縫插針地在電視劇中間播出。有一次,電視購物節目請了一個專家,號稱是美國留學回來的博士,他對此深信不疑。

電視購物醫藥廣澳拍攝現場

專題片其實是廣告片

但張普不知道,這些電視購物節目的專家,不少是「山寨」的。經銷商找廣告公司,通過拍「電視專題片」的形式,將廣告包裝成養生專家的講座。

記者以咨詢為名聯繫了安徽的一家廣告公司,廣告公司負責人介紹,一般來說,醫療專題片製作周期大概在半個月到一個月之間,長度為十分鐘到二十分鐘,一分鐘的花費為三千元到五千元,價位的高低,取決於具體的產品和拍攝難度,以及演員的價位。

這位負責人告訴深一度記者,商家只需要提供一個整體的預算,包括確定上哪些電視平台、拍攝和廣告一共花多少錢、公司的詳細材料等等。廣告公司負責提供腳本和演員,藥監局備案通過之後,開始製作。。

演員明碼標價,「話劇院專業演員做主演,每天的價格是一兩千,群演的價位是一天兩百,外加管飯。」負責人表示,他們還有自己的群演資源。

「只要手續齊全,不使用禁止詞匯,不誇大,審核通過都不會有問題。」這位負責人說,比如「全國獨家」、「百年」、「用了這個藥一定會好」這樣的說法,是絕對不能用的。「用了上電視台是不可能給你播」。

但即便不用禁止的詞匯,也不能保證片子備案就一定能通過。負責人介紹,如今醫療類的廣告審核都比較嚴格,在商家產品證照都齊全的情況下,確定片子的腳本,在藥監局備案,拍攝之後把片子和詳細腳本,再結合公司產品證照一起送審藥監局。如果能拿到一個批號,影片加上批號,這就算節目過關了。之後,再拿著公司證照和產品證照,到產品的銷售市場所在的省市藥監局備案。備案和藥監局審核通過之後,各個衛視審核廣告內容,確定排期,最終播放。

如果在第一步沒過,就直接修改,如果第三步被電視台打下來了,要麼換個電視台播,要麼就再從頭改。

一般來說,廣告公司只能負責按要求把片子拍出來,「如果證照不全,一般很少有公司接這種活,接了也是無休止地修改。」如果產品證照不全,他們也沒有門路疏通,要靠商家自己打點。

「大公司一般都接的是品牌的廣告,這種旁門左道的公司,在我們圈子裡也只是存在於傳說中。」一位北京知名廣告公司的員工告訴記者。

然而這些公司雖然被稱為「旁門左道」,力量卻不容小覷。據《法制晚報》的報導稱,上央視、湖南和江蘇需要廣告批文,邊遠的衛視則不用。諸如劉洪斌講座這樣的「專題片」,均價為5000元——8000元/分鐘。

保健品廣告公司招攬客戶的網頁

群眾演員分三六九等

劉洪斌和「四大神醫」以被扒皮的形式火起來之後,不少手握群眾演員的「群頭兒」也不敢接此類生意了。一位樊姓群頭兒告訴深一度記者:「現在沒有人願意演專家,不如改本子,講老百姓怎麼用這個產品,老百姓也找演員來演。」

她主動提起了劉洪斌,稱她「就是個業餘演員,導演們選她拍可能是因為她有些名氣。」

但仍有群頭給出報價,一位山東的群頭兒給記者列了一張單子,推薦了8名群演,男女老少都有。其中,推薦為「專家」的演員簡介中稱,自己做了幾十次類似的專家廣告健康講座,從淨水機到按摩椅,都能講一通。報價3500塊。「男的,年紀大一點比較好,說話有力度,比較可信。」群頭兒推薦道。

在群頭給記者的資料中,分為「學醫的」和「懂醫的」以及完全業餘的演員,價格也按照專業程度來分,有正經醫學院畢業的,但都是演員,而非醫療從業人員。

「我以前多是做教育方面的,還做過美容的專題片。」群頭告訴記者,醫療方面,有名的熟面孔是不可能接的,「還是找生面孔比較好,出了事誰都不認識誰,也就不了了之了。」

群演內部對這項營生諱莫如深。一位趙姓群演告訴記者,群演也有級別之分,有那種各地文工團或者話劇團出來的專業演員,其實接這種片子並不多,「越資深越要面兒」,雖然他們不一定很紅,但深耕行業久了,即使依舊需要跑組遞簡歷,選角導演也得叫一聲「老師」;科班出身的小年輕也不多,「可能因為形象氣質差的比較遠」;「接這種片子的還是業餘的演員比較多。」趙姓群演對記者說。

也不是沒有「專業」人士,安徽的廣告公司負責人告訴記者,如果需要有醫學背景的人來做主演,他們也可以幫忙找,需要另加10%的費用。「資深醫學背景的演員得在各個地方找,把資料收集起來,面談,試鏡簽合同。」

「神醫」劉洪斌吹噓的產品在網上銷售

病患的錢被層層扒皮

而這些廣告費用,終將附著在成本中,成為藥品價格的一部分,轉嫁到消費者頭上。

張小琳還記得,有一次,電視購物推薦了一款可以降血糖/血壓的皮鞋,400多塊錢,「專家」稱,這是因為鞋墊具有特殊的功能。張普瞅準了這雙鞋,專門訂了一雙。

他還特別相信「前五分鐘打進電話的觀眾將會有XXX優惠」的廣告形式。 張小琳告訴記者,他每月4000塊的退休金,有一半都花在了買藥上。

「這鞋現在還在家裡擱著,沒人穿。」張小琳說。買回來的各種各樣的藥大多沒有什麼效果,但是老人節約,不捨得浪費,把藥全吃了。

「幸好沒有什麼負作用。」張小琳說。以前,家人還勸過老人,她也曾搜過資料給爺爺看,老人一開始還一笑而過,後來甚至有點生氣。

電視購物一般都會附上400開頭的電話,這稱之為「電話銷售」,除了「電話銷售」,還有另一種常見的銷售方式叫做「會銷」,即通過給消費者開產品介紹會來吸引他們購買。

賈女士做了一個月會銷就做不下去了。在那段日子裡,她每天的工作,就是按照公司提供的電話單,一個個打電話過去,跟電話另一端的消費者們說,有免費旅遊的項目,請他們來參加。

「其實就是拉到平谷、天津等地方聽會。」賈女士告訴深一度記者,「主要群體是五六十歲以上的中老年人,女性要比男性多一點。」

她所在的公司不只代理一項產品的推銷,她接觸過兩例,一項是一個海藻類的保健品,一項是治療心腦血管疾病的神藥。每次開會要湊夠二三十個人,她跟過一次會,陪老人們去北京郊區的景區,遊玩了一趟玻璃棧道,然後直奔會場,聽「專家」給他們介紹產品。

免費旅遊的便宜不好占。賈女士告訴記者,每次開會或多或少,總會賣出一些去,「情況好點賣個十套八套,差一點的也得賣出五六套。」他們做電話業務的人提成也跟賣出去的產品多少有關,保健品有三千、五千甚至上萬元一套的,保健品價格越高,業務員的提成就越高。

一個多月後,賈女士辭職了。「覺得這個錢掙得不安心,都是騙老人的。」

「保健品一般都是輔助治療的,它是不能治病的,治療一詞,說的是藥品。」從事保健品行業15年的楊女士告訴記者,如果產品是藥品,則必須有批文,如果是保健品,則必須有「小藍帽」標誌。像電視購物廣告裡宣稱治療心腦血管疾病、糖尿病之類的產品,嚴格意義上應該屬於「藥品」。

然而事實上,為數不少電視購物的產品誇大了產品的功效。有產品廣告介紹的功效,除了藥到病除「解決腸胃病痛」,還能「補充99種元素」。

「現在管理越來越嚴,賣假產品的人很多都在轉型。」楊女士說,所謂的轉型,就是不賣保健品和藥品了。而這假產品也有高下之分,有的是有批文,證件齊全,就是在宣傳上誇大了療效;還有一種乾脆沒批文,是徹頭徹尾的「賣假藥」。

但張小琳無暇再讓爺爺去一一分辨這些真假摻雜的產品。「他願意買就買吧,只要藥沒有什麼副作用就行。」她無奈地說。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