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老公正在辦事,門突然「吱呀」一聲開了,等看清是誰後我忍不住嚎啕大哭!!

[奇葩] 和老公正在辦事,門突然「吱呀」一聲開了,等看清是誰後我忍不住嚎啕大哭!!

檢舉

和老公正在辦事,門突然「吱呀」一聲開瞭,等看清是誰後我忍不住嚎啕大哭!!

我和魏強從認識到戀愛再到同居,簡單得不能再簡單。他是我的頂頭上司,從我上班的那天起,他就格外關照,對我不是一般的好。我病了幾次,他就在醫院裡陪我幾次,忙前忙後端茶喂葯送水送飯,我覺得他就是我理想中的男人,象父親又象兄長。我一開始很感激,然後就是喜歡,再然後就想做他的女人。從他的嘴裡得知,他比我大11歲,離過一次婚,和第二個老婆有了一個兒子。

和老公正在纏綿恩愛,門突然「吱呀」一聲開瞭,等看清是誰後我忍不住嚎啕大哭!!

我12歲的那一年,父親就因一場大病離開了人世。是母親和兄長辛辛苦苦供我到大學畢業,我不想再讓他們為我的生活操心,不想母親每次打電話都過問我的個人問題,然後在遙遠的北方為我長籲短嘆。我想趕快擁有一個家,因此,當魏強一天晚上在辦公室突然抓住我的雙手,說他喜歡我的時候,我甚至感到前所未有的期待和興奮。

魏強不止一次和我談了他的婚姻,談了他的妻子,他說他是一個完美主義者,完美的愛情才能成就完美的婚姻。他說我就是他等了好多年的女人,是上帝故意要考驗他,讓他走了很多彎路才找到了知音。他的每一次愛撫每一句話,都能讓我感動好半天。

為了我,魏強第二次離了婚。我沒有逼他離婚,也沒有暗示他這麼做。可他還是執意和第二個老婆離了婚。我們的事情被他老婆發現了,離婚成了唯一選擇。魏強的老婆表現的卻很冷靜,並沒有對我大吼大叫。但是她臨走時對我說的一句話,至今還在我腦海裡翻騰,她說這時候的我就是9年前的她。當時聽了她的話,我突然感到莫名的心酸,但我已經深深愛上了魏強,根本沒有退路可選。


魏強拿到離婚證的那天晚上,我們都喝了很多酒。魏強是為了慶祝,而我開始為了小寶提心弔膽,怕結婚以後和他很難相處。魏強反覆勸我說,小寶是個懂事的孩子,和我一定會處得象親生母子一樣。當時我被他的話說動了心,僥倖地想,也許我和小寶真有親如母子的那一天。但我高興得太早了。

我和魏強結婚的那一天,很多朋友和同事都沒有去,婚宴現場很冷清。小寶時時刻刻跟在魏強的身後,用冰冷異樣的目光盯著我。我感到從來沒有過的孤獨和悲傷,真的想脫掉婚紗一走了之,回到母親的身邊,我難受到了極點。

婚後,我和魏強以及小寶住在兩室一廳的房子裡。魏強又找了個新單位,離家很遠,幾乎每個星期才回家住兩天,照顧小寶的重任就落在了我的肩上。我每天天不亮就起來,給他準備早飯,然後送他去學校。小寶不願意我和他並肩走,總是一個在前一個在後。別的母子可以手牽著手,可以有說有笑,我們就不能。每天下午,我都要提前下班,坐一個多小時的車趕回去接小寶放學,給他準備飯菜。可是孩子非常挑食,除了烤鴨和燒雞,什麼都不喜歡吃。我勸他多吃些蔬菜和五穀雜糧,他不但不聽,反而說後媽就是後媽,就是不如親媽媽好。我非常窩火,氣得渾身發抖。


我想努力喚起小寶對我的好感,給他買喜歡的書,最時髦的玩具,把他的小屋布置得象一個童話世界。但我的苦心往往如泥牛入海,換回來的是小寶更加冰冷的臉,和話語裡的陰陽怪氣。小寶也有高興的時候,那就是魏強回家住的那兩天,父子倆在一起有說不完的話,笑不完的笑,我反而成了插不上嘴的局外人,成了他們倆的觀眾。小寶有時候會把魏強拉到他的房間裡,嘰裡咕嚕告我的狀。每次從小寶的房間出來,魏強都要黑著臉子問這問那,不信任和冷言冷語像刀子一樣割我的心。

得到默許的小寶,越來越蠻橫。魏強前妻的東西,我根本不能碰,小寶會在背後監視著我的一舉一動,會對我的行為指手畫腳。魏強回來那兩天,本來我們可以激情似火,可每次我們都象在賓館裡偷情。只要我和魏強在一起,哪怕就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小寶也會擠在我們中間,或者乾脆就把電視關掉,說是影響他做功課。晚上睡覺前,我必須把房間的門從裡面鎖好,否則小寶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悄無聲息地突然闖進來,躺在我和魏強的中間。我知道小寶的鬼心思,他就是不願意看到我和他的爸爸單獨在一起。


和老公正在纏綿恩愛,門突然「吱呀」一聲開瞭,等看清是誰後我忍不住嚎啕大哭!!

終於有一天,我幾乎到了崩潰的邊緣。魏強出差回來,情急之下忘了鎖門。正當我和他恩愛纏綿的時候,門吱呀一聲閃開了一條縫隙。我無意中瞥了一眼,小寶居然在隔門偷窺。小寶看見我在看他,居然沒有退縮,突然一腳踢開了門,惡狠狠地看著赤身裸體的我。天啊,這日子還怎麼過呀!我再也忍不住委屈的淚水,嚎啕大哭。

魏強第一次當著我的面,狠狠教訓了一下小寶。我沒有象以前一樣護著他,沒有陪著笑臉去安慰他,沒有替他說一句辯解的話。小寶聲嘶力竭地哭喊著,罵我是惡毒的壞女人,趕走了他的媽媽,現在又想霸佔爸爸,想把他趕出家門。


從那以後,我和小寶之間的隔閡越來越深。我曾經極力想做一個好妻子一個好後媽,可我的努力總是竹籃打水。魏強多次勸我和孩子好好溝通,一心換一心,會有母子和睦的那一天。我能不能堅持到那一天,那一天究竟還要我等多久?一想到這些就忍不住掉眼淚,又不敢給別人說,只能一個人承受。

為了這個家,為了魏強,我失去了最好的朋友。她們經常背後對我指指點點,說我借小三上位,搶走了別人的老公,實在不要臉。每聽到這些閒言碎語,我都難受的要命。現在,網路成了我唯一可以宣洩的地方。每天晚上,我把小寶伺候睡了,就一個人坐在電腦前心煩意亂。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繼續下去,我不知道自己的耐心還有多久,我不知道如何才能讓小寶接受自己,更不知道這樣的日子什麼時候才是個頭。


來源:lemon007.thesharedaily.com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