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趙的艱辛提拔之路!

「小趙,我提拔了你!」院長對小趙說。

「提拔我了,真的提拔了?」小趙有點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止不住在心裡打了幾個問號。「真的提拔了?說實在的早該提拔了!我哪一點比別人差,就拿前不久提的那兩位,一個愛和來辦事群眾吵架,可能因為常和主管下館子湊飯局,買單勤快了點;一個不努力工作,出工不出力,可能因為是主管的球友,一下子就上位了。我哪一點比他們差,我……。哎,別說了,說了傷心,別說了!這次真的提拔了,院長親口說的,假不了,天啊!真的輪到我了,輪到我了!」想到這,小趙不禁興奮地哼起解曉東的那首歌「咱們中國老百姓,今晚真呀真高興!高興!」

小趙第一時間把好消息和妻子分享了,妻子第一反應就是「這車貸該辦了,以前你老是說手頭緊負擔重,要緩兩年,現在提拔了,薪水最少漲四百,這車貸你說還等什麼?」小趙爽快地答應了。

「要是能擺上幾席,收它一些財禮紅包,這車險就解決了。」「對,就這樣辦,擺它五六桌。」「還有,當主管了,是要和人應酬來往的,名片是少不了的,肯定要印名片,但頭銜是什麼還不清楚,也不好向主管打聽。」「那先和文印店聯繫好,先付訂金,知道後印它三五百張。」

於是,這幾天小趙便向部門主管請事假去辦他想好的事,但他不好向外宣稱,自己一個人秘密行動。車子貸款十萬,酒席訂了六桌,名片預付了五百訂金,就等院長正式宣布或文件下發了。

等了一周了,沒有動靜,小趙繼續等,又是難熬的一周,還沒有動靜,接著又繼續等,更難熬的日子日長似小年,可消息卻山靜如太古。

第三周的周三,院長突然來了一個電話,說「小趙啊,我題跋了你的書法了,你來拿一下。我都對你說了兩個多星期了,你都不關心,老實說,你送給我欣賞的作品確實是名人書法家的水準,屢有神來之筆,就憑我的鑒賞能力,是不會看走眼的。你送書法作品給我欣賞,我知道你的意思就是想我給你行方便,我就題跋了。我不能收你的雅賄啊,雖然我有這愛好,這也是名人作品,但現在八項規定出來了,再加上院裡競崗提拔一批中層,我不能犯錯誤啊!」

原來是這個題跋啊!小趙登時說不出話來,過了一會兒才回過神來,連說「謝謝院長題跋,謝謝院長題跋!」接著,小趙在心裡自己對自己說你的字就是牛糞啊,糟塌我的鮮花了。

這次,小趙競崗的事又黃了,黃了還不算,還賠上幾桌酒席和名片訂金的錢,當然車貸的負擔更讓他日子過得緊巴了。等生孩子了,就要吃泡麵榨菜了。

第二天,小趙從報紙看到一則反腐報導,某官員出事了,這個官員身兼省書法家協會主管,被院長題跋的作品就出自其手。

接著,不少公司單位鏟除了這名主管的題詞名匾,其作品價位一落千丈,無人問津的消息傳遍坊間。再後來,評論家說這位主管的作品其實藝術成就和品位極低,只不過是字因人貴,作品隨官高而已。其寫得最好的字就如一篇寫主管參加書法展的小小說說的那樣,是「同意」和「如擬」。

小趙不斷地聽到這樣的消息。現在人靜下來細細觀察,他越來越發現,自己被院長題跋作品的水平,真的不如電視裡播放的關於這位官員反腐節目裡出現的他批示過的文件中的「同意」和「如擬」這兩個詞的水平。

小趙自揣這也是,這兩個詞天天練,自然傳神,如果練不出《蘭亭序》的七十多個「之」字的版本,你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書法家。主管日理萬機,書畫不可能天天臨池,但小趙就是不明白,當初自己為什麼和許多人一樣,就是看不出自己被題跋的作品沒水平和品位,而到了現在才越來越覺得呢。

接著,小趙非常煩惱,覺得自己損失可大了。本來還認為可以裁邊截角裁去院長題跋去補救,再降價轉手,挽回一點損失。但被院長題跋的作品的手書官員出事了,就沒希望了。

就在小趙一籌莫展的時候,一則啟事讓他重拾希望。原來省紀委要辦個大型反腐展覽,正在征集相關物品。小趙想我這幅被題跋的作品沾得上邊吧,於是他和紀委的工作人員聯繫,把東西送上去,紀委工作人員初步認定屬於相關物品,可以征集上來。

於是小趙想作品被征集了,應有一筆補償吧。他等了很長時間,終於等來了回音。手書作品的官員出事後,他的字一文不值了,別人都當廢紙丟了。這時,院長也出事了,於是小趙這幅被題跋的作品是有兩名一省級一廳級貪官「墨寶」的不可多得的「珍品」,確有一定價值,可以留作存史之用,以教育後人。

最後小趙還是挽回了一些損失。

院長出事了,行賄院長獲得提拔的人最終沒等到轉正的機會。院長出事了,賣官的事拔出蘿蔔帶出泥。紀委查了後,市委責成組織部長善後,所以走捷徑的人沒笑到最後。

小趙想院長沒提拔而是題跋自己,這次該輪到我補缺了吧,按理說我在這次補缺的名次中,是靠前的。

可小趙還是沒能如願,小趙想可能是我應征紀委反腐物品展走漏消息了吧,悔不該為了撈點應征補償費挽回損失而因小失大。

後來據知情者說,即便小趙不應征,院長在紀委雙規時早已如實供述了。雖然院長題跋後退還了小趙,可畢竟小趙已「著手實行」了,只不過未遂而已,雅賄畢竟也是賄。

小趙雖然挽回了一些損失,但最終只是被題跋,沒有被提拔,還是有些傷感。

就在小趙在憂傷的心境中難以自拔的時候,反腐風暴來臨,市裡提拔與被提拔的見不得人的勾當被揭露了許多樁,幹部群眾對組織工作的意見也不斷反映到巡視組。於是巡視組認定市裡組織工作滿意度存在問題,市裡聽了巡視反饋後立行立改,其中一項改革措施小趙最感興趣,就是競爭性調配。

競爭性調配開展後,小趙立馬參與,競一個市裡上級單位的副科級,可連續兩年就差那麼一兩分而憾落孫山。就在小趙第三年狠狠戒掉夜生活和應酬,靜心下來潛心苦讀鑽研的時候,市委書記換人了,從此以後,小趙再也等不來競爭性調配的消息了。

小趙於是向市委的同學打聽消息,同學也說不清個所以然,有的說「市委書記指示有更重要的工作要抓,資源有限,不能兼顧太多,今年,對市直單位的績效考評都無暇顧及了。」有的說「現在這巡視不再反饋組織滿意度問題了,就不自找麻煩了。」有的說「這事可能主管給忘記了。」小趙便常說「這巡視組什麼時候能再來,挑這毛病啊,什麼時候這幹部群眾重新反映問題啊,特別是這組織滿意度的問題啊,好讓我有機會啊。」

別人說「小趙你該吃藥了,真是有病。」小趙說「不管誰有病哪裡有病,肯定有人有地方有病,有病了就該吃藥,要不病怎麼能治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