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遭性侵後卻報警稱被猥褻 致嫌疑人再次作案

嫌疑人被警方抓獲。 警方供圖

深夜裡,一名女子在小區裡一邊走一邊看手機,卻突然被一名歹徒從背後勒住了脖子,隨後拖到一旁,搶走了她2000多元現金後對其實施了性侵。就在南京警方偵查此案的時候,卻意外發現案發前幾天也有一起類似的案件,但更令人震驚的是,受害人被性侵後竟然只是報警稱自己被猥褻了,沒有說出實情。很快,警方就鎖定並抓獲了嫌疑人,才發現正是因為第一次作案後感覺「沒什麼事」,於是不久後再次伸出了魔爪。這起案件的發生,也給廣大女性提了個醒:夏天到了,一定要注意防范,特別是對色狼的侵害。

女子深夜回家路上遭男子搶劫性侵

「我晚上在回家的路上,被人搶劫了……」今年夏天某日深夜11點多鐘,一名女子撥打110報案,案發地在南京的某小區。警方迅速趕到了現場展開調查,但隨著詢問的深入,卻發現這不僅僅是一起搶劫案,犯罪嫌疑人作案時還對受害人實施了性侵。

受害人名叫田梅,二十多歲,是某公司職員。當晚,田梅和朋友一起吃完飯後,朋友開車送她到所住的某小區。就在距離田梅住的那幢樓幾十米遠的地方,田梅下了車後一邊走路一邊看手機發語音聊天,其朋友也開車離開了。

當田梅走到兩幢居民樓中間的時候,身後的一個黑影突然沖了上來,左手一把勒住了她的脖子,一句話也不說就把她往一旁的草叢裡拖。而這時,田梅的手機螢幕還在亮著,那個黑影右手伸過來就要搶。

「我手機裡有重要的資料,你不要搶,我可以給你錢。」田梅一見對方要搶自己的手機,連忙說道。「那你把錢給我。」讓田梅沒想到的是,對方同意了,她隨即將皮夾從隨身挎包裡拿了出來,將裡面的2000多元現金給了對方。而那個黑影一把將錢接過來,就往褲子口袋裡一裝。

按照田梅的設想,對方既然是圖財,拿了錢之後應該就會放了自己,但對方拿了錢後,不僅沒有放了她,反而將她往更偏僻的地方拖。在整個過程中,田梅由於受到驚嚇,慌了神,所以既沒有太過反抗,也沒有大聲呼救,盡管當時周圍還亮著燈,並不時有其他人在附近活動。

隨後,那個黑影左手一直勒住田梅的脖子,而另一只手則將她的衣服脫掉,對其實施了性侵。在此過程中,田梅根本沒看到對方長什麼樣,當一切都結束後,田梅回頭看對方時,對方竟然將身上穿的T 恤將頭一蒙,就這樣堂而皇之地走了。「當時嫌疑人手中並沒有刀等兇器,如果受害人大聲呼救或者強烈反抗的話,嫌疑人往往做賊心虛,怕驚動別人而被嚇跑。」辦案民警分析說。

犯罪嫌疑人逃跑後,被嚇懵了的田梅在朋友的建議下,才鼓起勇氣撥打了110報案。辦案民警連夜趕到案發地進行現場勘查,並針對嫌疑人作案時留下的相關痕跡物證進行了發現、提取。

另一女子被性侵幾天後才說出真相

在案發後南京市公安局刑偵局即派出警力成立了專案組,迅速開展調查。刑事科學技術研究所的人員對案發現場再一次進行了仔細勘查,並有了更深入的發現。

「這是個拆遷安置小區,非常大,且多為出租戶,因此外來務工人員較多,人員比較複雜」,據辦案民警介紹,小區裡的監控設備也不完善,但他們通過努力還是在其中一個監控中發現了可疑的地方。在監控中,只見一名可疑人影來回經過,而這與案發時間段十分吻合,且在案發時間段內只有這一個人在監控中出現過。

據受害人田梅回憶,說她當時聞到嫌疑人身上有一股酒味。於是,專案組組織了200多人在小區裡進行挨家挨戶的排查,詢問案發當天是否有人喝酒的,排查可疑人員。另一方面,梳理案發前周邊是否發生過類似的案件。

經過梳理,在案發前幾天的一個求助警情引起了專案組的注意。案發時間也是在深夜11點多鐘,受害人劉嫻是某商場的銷售員,當時報警稱自己被人跟蹤,隨後被拖到了一旁草叢裡猥褻。當時警務站的民警接警後趕到現場調查,受害人劉嫻一直稱自己只是被猥褻了,並沒有財產損失。

猥褻劉嫻的嫌疑人是不是與搶劫性侵田梅的嫌疑人是同一個人呢?辦案民警電話聯繫了劉嫻,她稱自己正在上班,不方便說這些。隨後,民警專門將劉嫻接到派出所來,詳細詢問當時的案發經過。在民警的一步步詢問下,劉嫻回憶說,當晚11點多鐘,她獨自一人下班回家,在小區門口的時候正好碰到了一個男子,對著她喊「美女」,她也沒在意。沒想到,不一會那名男子就從背後用手勒住了她的脖子,並將她拉到路邊的草叢裡摸她,「之後就發生了不該發生的事。」

讓辦案民警震驚的是,直到此時劉嫻才將自己當時被性侵的事情說了出來。而在案發後,劉嫻還詢問對方:「還好啦?」對方就說了句:「好了,你走吧。」於是,劉嫻就離開了。

根據兩名受害人的描述,案發時間都是在晚上11點多鐘,作案手法都是嫌疑人用左手勒住她們的脖子隨後實施犯罪,此外兩名受害人在被侵害的時候都是穿著比較暴露的裙子,因此,專案組推斷兩起案件可能是同一人所為。

作案後見沒什麼事再次作案

就在專案組調查的同時,刑事科學技術研究所的技術人員也沒有閒著,一直在針對提取到的嫌疑人的生物檢材進行檢驗。終於在案發後第二天晚上的8點多鐘,嫌疑人的生物檢材比對上了一名男子趙辰,40歲,安徽天長人,在南京一家公司工作,目前正租住在案發的小區裡。

辦案民警迅速趕到趙辰所租住的房屋,卻發現並沒有人在家,而之前逐家逐戶排查的時候也曾排查到趙辰家,同樣是無人在家。

根據調查,專案組獲悉趙辰有一輛汽車,隨即追蹤這輛汽車的軌跡,發現此車在案發後第二天上午就已經離開了南京。難道是作案後畏罪潛逃?不過,專案組進一步追蹤發現,趙辰很可能是駕車回老家安徽天長了。事不宜遲,辦案民警連夜從南京趕到安徽天長。

經過連夜的緊張工作,專案組於案發後的第三天中午12點多鐘,在當地公安機關的配合下,在趙辰的老家將其抓獲。面對父親被抓,趙辰已經上初中的兒子一時間難以接受,而他的家中還有一個有病的老人。

在車上,趙辰很快就交代了自己的作案經過。

趙辰交代,那幾天他和老婆發生了矛盾,正處於冷戰的時候,他心情鬱悶就喝了點酒。喝完酒後,他就出了門到小區裡轉轉,結果就看到了一個女的也就是劉嫻,騎著單車往小區裡走。

趙辰當時看對方穿著比較暴露,就一時衝動跟著對方,一起進了小區。而後,尾隨劉嫻並最終性侵了她。

案發後,趙辰也有點緊張,但卻發現沒什麼事,這讓他覺得發生這種事,女的由於面子問題,可能都不好意思報警,也不敢對別人說,因此,有了第一次後他就特別想再來一次。

於是不久,在案發當晚的10點多鐘,趙辰又喝了點酒後,又一次到小區裡閒逛,並四處尋找想再找一個,「第一次是沒有預謀的,這一次就是有目標的」。而後,趙辰看到了田梅,遂對其進行搶劫,並實施了性侵。

「那你為什麼要搶劫?」面對民警的詢問,趙辰交代說,他當時看田梅的手機螢幕還亮著,怕別人看到自己勒住對方脖子這一幕,就想把對方手機搶過來關掉,沒想到對方誤以為自己是要搶手機,竟主動提出了要給錢。見對方要給錢,他也就不拒絕,直接搶了錢後再實施性侵。目前,此案正在進一步調查審理中。

民警分析

兩名受害人

都犯下了「錯誤」

辦案民警介紹說,此類案件多發生在晚間或者凌晨時段,地點則為人流、車流量較少,環境較為偏僻或不易被他人察覺的地點,而侵害對象則大多為單身女子。而在此案中,兩名受害人都犯下了一定的「錯誤」。其中,第一個受害人劉嫻在被性侵後,盡管報了警,但卻由於種種原因,並沒有將事情的真相說出來。

而第二起案件中,受害人田梅其實是完全有條件自救的,在對方沒有刀等兇器的情況下,周邊還不時有居民在活動,只要在當時那個場景下,大聲呼救或者奮力反抗,很容易引來其他居民的注意,從而讓嫌疑人害怕而放棄繼續作案。

警方提醒

夏天到了,天氣越來越炎熱,很多女性穿著也越來越涼爽,一些色狼也就蠢蠢欲動。那麼,廣大女性如何保護好自己呢?警方提醒,要注意以下幾點:

1、單身女性不要太晚回家,如果真的晚了,盡可能地讓家人來接,或者讓朋友送到家,特別是不要乘坐「黑車」或摩的。在走路的時候,最好不要一邊走一邊看手機,盡量往人多、明亮的地方走,或者往監控範圍內走,這對犯罪分子也是一種震懾。

2、穿著盡量不要太暴露,如果發現有陌生人尾隨,就要提高警惕,可以在人多的地方停下來,掏出手機,給家裡人打電話,大聲的告訴家人,現在在哪裡。在進小區樓道的時候,也應該保持一定的警惕性,注意四周的環境。

3、一旦受到侵害,在保證自身安全的情況下,要大聲呼救,向其他人尋求幫助。而在脫離危險後要及時報警,並如實地講述案發經過,不要因為不好意思而有所隱瞞。

(文中人物均為化名)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