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水那些事——24章 神秘的貴婦人

風水那些事

第二十四章 神秘的貴婦人

兩年多年,我在是否辭職之間徘徊。

一面是因為風水緣故讓主管對我格外關照的可以插科打諢的上班,一面是想正式開啟的風水師生涯。

某天下午,在辦公室百無聊賴的打開微博,許多條信息跳了出來,我點開細細閱讀。

對方是一個新帳號,地點顯示是北京。

帳號上沒有什麼內容,發來的私信倒是絮絮叨叨好幾條。

大概意思是關注了很久,也很信風水,自己在北京有幾處房子,想請人指點,不知有沒有這個緣分請我跑一趟。

正在思考著職業生涯如何抉擇的我,立即選擇了風水,和主管說有事需要外出,請假幾天,然後迅速訂好了來回行程。

臨行前一天傍晚,我接到一個陌生電話,一口京片子,和我確認到站時間。

這時我才知對方是個女的,張姐,聽聲音年紀應該不小了,到底是何事求助於風水?

不由得,我低下頭去,看著自己手裡正在把玩的帶子。

這根帶子是紫色,帶子的前端有三根掉出來的毛須。

帶子細長為巽,也為情感,證書,紫色顏色為火,代表婚姻。

毛須有三根,是陰陽搭配之外之數,多半有三角關係了。

心裡有數的,我掛了電話。

畢竟,六年過去,再也不是當年在蘇州的學生樣。

如同醫生見慣了各種疾病,生老病死。

我也見多了各種運氣問題,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胸有成竹,收起羅盤,踏上北上的高鐵。

一路聽著音樂,心裡盤算著先後天64卦。

微信上,張姐發來地址,她在附近的一個地方等我,快到了給她電話,開來接我。

我心血來潮的點開她的頭像。

嚯,真有意思。

她的頭像是一副荷花圖。

滿是荷葉的池塘裡,有一顆開的正盛的荷花,在圖中偏左位置,也是畫中最大一株。

左邊為震卦,為卯。

我心有所思,立即掐指,今天桃花也剛好在卯位。

既然圖中滿是花,代表了婚姻信息的元素那麼旺,那麼張姐必然是已婚狀態。

既然已婚,那這個震位的大荷花,就可以看做她的丈夫了。

丈夫臨著桃花星,桃花旺是必然。

同時,震卦也是事業,丈夫在事業宮裡一支獨大,工作發展的肯定不錯,是掌握實權的副職。

清楚了張姐丈夫的定位,我又去找圖中女主人的位置。

咦,奇了怪了。

代表了張姐的宮位中,並無任何顯示,只有一顆帶著蓮蓬的慘敗荷花,勉強能代表女主人,可惜和丈夫相距甚遠。

喧賓奪主的是,大荷花的身外,同樣是桃花星的卯位,有一株茂盛的中荷花,同樣也結出一朵小蓮蓬。

我心下了然,男主人家外有家,自己要處理電視劇情節的風水了。

目的地還沒到,張姐又撥來電話。

電話那頭的她有點緊張,有點焦急,舌頭打架的和我描述著她停車的地方。

尋思著她開的是什麼顏色的車。

這時,剛好車廂的門打開,一束光透了進來。

開門為兌卦,兌為白。

我笑著對電話那頭說,放心吧,地方好找,你開的是輛白色的車吧。

張姐驚訝,我這頭什麼都沒說,師父怎麼都知道。

我對著電話說,心有所感,緣有所系,不僅知道這些,我還知道你的其他情況,咱們見面再詳聊。

兩分鐘後,我見到了張姐本人。

張姐四十歲上下,已經不再年輕,雖熱打扮得體,舉止優雅,但是掩不住滿臉的心事。

和我簡單的客套後,她發動白色BMW,帶著我向家裡而去。

(歷史文章可見公眾號,tanmu1900。其他風水知識,可見新浪微博,檀木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