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你這態度,你有什麼資格讓你媽給你帶孩子?

文/米修(原創文章禁止轉載 違者追究法律責任)

老伴前幾年突然遭遇意外離世,這件事對我的打擊頗大,當時兒子女兒都已經結婚成家了,考慮到我成了獨居老人,他們孝順我都表示願意接我去他們的小家住,剛開始我婉言拒絕了,直到我每天回到冷冷的家已經到了快得抑鬱症邊緣的時候,我答應了他們的請求。

為了他們小家的和諧,我選擇了輪流住在兒子家和女兒家,每次一個月。

過了一年,我們家出了兩樁喜事,我的親孫子和外孫子相繼出生,前後只相差了不到兩個月,在我剛剛從痛苦中逃離出來,迎接兩個新生命的時候,這時候我們家的大小矛盾也接踵而來。

我剛剛伺候完兒媳婦的月子,女兒就生了孩子。女兒沒有公婆,我想請求兒媳婦叫來親家母幫忙照看親孫子一段時間,我把女兒的月子照管完就回來,沒想到兒媳婦不但不同意還和我發了火。

「媽,小姑她可以找月嫂呀,我媽腰疼病犯了不能來,你作為親奶奶不能這麼偏心,把兒媳婦和孩子扔在家裡去女兒家,我生的才是你的親孫子!」

最後妥協的結果是我每周只能去女兒家一天,替女兒把家務活做完不留夜就趕回來照看親孫子,為了不發生大的矛盾,這些事情我都沒有告訴兒子,兒子一直都當是他妹妹那邊有人照顧的。

有一次我累了就在女兒那裡住了一夜,第二天我拖著沉甸甸的身體回到家,一進門就看到家裡沙發上,椅背上到處掛的都是衣服,拖鞋,襪子仍的滿地都是,詢問後才知道是兒子和兒媳婦吵了架要離婚。

因為兒子的公司出現了一些資金的問題,所以兒子就私自拿了他們小兩口的存款去周轉,又恰恰這筆錢中兒子拿了其中的一千塊錢讓我去給他妹妹買一些東西,女婿常年出差不在家,哥哥照顧妹妹本身也沒錯,我也照樣的把錢拿去買了一些生活用品,可兒媳婦認為她現在不上班了,還要養孩子,這筆錢就顯得至關重要。

我還沒坐下喝口水,兒媳婦就把孫子一把塞到我懷裡,因為動作粗魯,孫子嚇的哇哇哭,兒子更來氣了,他們劈頭蓋臉的吵得更兇了。

「自己的親孫子不帶,就愛往女兒那邊跑,現在還拿我的錢去給你女兒用,這算什麼道理?」

兒子還想去申辯,我拉住了他,我從自己的存款裡取了兩千塊錢,給了兒媳婦後又說了家和萬事興這樣的好話,又勸兒子敲門去道歉,哄哄兒媳婦,這件事才暫時壓下去了。

真正的不可調和的矛盾是從這件事情開始的,有一天晚上,兒媳婦跑出房門說孫子發燒了,沒有一點精神,也不喝水,用了退燒的藥也不管用,正在我們即將收拾好東西準備趕往醫院的時候,女兒打來的一通電話讓我更發愁了,她說一定讓我過去幫忙,因為外孫子也正在高燒抽搐,她一個人很害怕,怕孩子出大事。

我叮囑了兒媳兒子兩句,就頭也不回的打了車先去了女兒家,在著急中我隱隱約約聽到了兒子兒媳婦又在鬥嘴,那時候我也管不了了,一心想著外孫子的安危。

診斷結果出來,孫子是單純的風寒發燒,而女兒的孩子得的是急性肺炎,當時就下了病危通知書,兒子一聽也著急了,急匆匆的跑過來看望外甥,留下兒媳婦一個人一臉不愉快的在輸液室抱著沒有退燒的孫子,兒子忙著給兩個孩子繳費,我看著不省人事的外孫子心裡在滴血,女兒哭個不停,女婿又一時間趕不回來,就這樣在混亂中我們度過了一夜,等到醫生宣布「過了危險期」,我才放下了心,立即安頓好外孫去看兒媳婦那邊的情況。

沒想到的是,兒媳婦特別氣憤的推開了我,她不準我動孩子,態度特別差。

「我的孩子不用你管,從今天開始你去小姑家吧!你去幫她管孩子,他以後贍養你!」

我聽得眼淚都快下來了,我一宿沒合眼,著急的心才些微放下,她又說了這些話刺激我,兒子趕來問怎麼回事,知道情況後又和兒媳婦辦了幾句嘴,當著輸液室那麼多人的面,我覺得很委屈,我一氣之下回到了外孫的病房裡,從那以後我就直接住在了女兒家,再也沒有踏進兒子家,兒子多次來接我說不用管媳婦的脾氣,可我總忘不了那件事。

親孫子一歲的時候,我十分的想念孩子,就給孩子買了一個大蛋糕,好心好意的和女兒一家來給孩子過生日,希望緩和我們一大家人之間的關係,進門後兒媳婦還算客氣,可是過了一會兒,外孫子尿了褲子,我順手就幫孩子換了去洗了,因為這一些事平時是做慣了的,這件小事被兒媳婦看到了,她氣沖沖的端出一整盆孫子的衣服撲通一聲摔在我腳下。

「親孫子的髒衣服還有這麼多,我平時做的夠多了,既然你愛洗,今天洗個夠!」

這時我才知道是我洗外孫褲子這件事又觸動了她認為我偏心的話,好好的生日搞得一塌糊塗,最後蛋糕原模原樣的被兒媳婦扔在了門口,我又從兒子家回到了女兒家,真的不知道以後我們的關係該怎麼修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