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睡眠艙」安全隱患調查 網友擔心易涉黃涉毒

調查動機

最近幾天,一種形似太空艙的新生事物成為網路熱點,這種「太空艙」供上班族短時休息,被冠以「共享睡眠艙」之名。然而,這一新鮮事物也招來不少質疑,從價格到安全,不一而足。「共享睡眠艙」究竟是怎樣的?是否存在安全隱患?《法制日報》記者進行了調查。

□本報記者趙麗

□本報實習生韓朝陽戴夢嵐

最近,在北京、上海、成都等一些城市,「共享睡眠艙」已經開始正式迎客了。24小時營業,沒有一名服務生,沒有押金,沒有額外計費,不用登記身份證,開門就能睡。

看似很方便的「共享睡眠艙」卻引來一些質疑。今日,《法制日報》記者前往位於北京的兩處「共享睡眠艙」,本欲一探究竟,卻被告知「系統升級」暫停營業。

兩種聲音針鋒相對

「共享睡眠艙」主要鎖定的客戶群體為白領,故其大都建在寫字樓裡。「共享睡眠艙」占地約4平方米,分為上下鋪,整個睡眠艙從內外部看都特別像太空艙的設計。

艙外部貼有二維碼,每一位使用者掃碼開艙門,然後進入,關閉艙門,入睡,最後開艙門走人。艙內有小風扇、WIFI、插座、床鋪、枕頭等。

每一位使用者在進入睡眠艙之前可免費領取一套床上用品,包括太空毯、一次性床單、一次性枕巾和濕紙巾。然後你就可以進去美美地睡上一覺。

「共享睡眠艙」的收費標準目前為全國統一價,高峰時段收費每半小時10元,非高峰時段每半小時6元,每天最高58元封頂。

《法制日報》記者調查發現,這一新生事物甫一問世,便引來了支持和反對兩種聲音。

支持者理由如下:「如果合理布局,設施齊全,乾淨衛生,絕對安全,再加上合理定價,在車站碼頭醫院等公共場合,可以有效打擊黑旅館,方便群眾」「這種最適合短期出差的人」……

反對者的聲音有四種:一為斥責效仿,認為這是效仿日本的「膠囊公寓」;二為質疑價格較高,比如有評論者舉例說,「桑拿會所88元24小時,泡澡、網吧、台球等,還有自助餐。都是免費的,比這好多了」;三為擔心衛生問題,害怕不衛生及傳染疾病。不過,有體驗過的朋友表示可以領一次性床上用品,且在入住用戶走後,睡眠艙便進行紫外線消毒;四為擔心涉黃涉毒以及個人隱私泄露。

「說實話,體驗感覺比較一般。」北京市某創投媒體體驗師小李對記者說,他曾經體驗過位於北京市中關村某大廈地下二層名為「享睡」的「共享睡眠艙」。「進去之後,艙門即可自助關閉,外面的人無法打開。艙裡為了防止封閉空間帶來的悶熱,帶有一個小風扇。整體裝飾呈藍色,偏暗,有一個小燈,類似於列車臥鋪上面的夜燈。艙裡還有usb接口、插座。除這些外,就只有一床墊子和枕頭」。

「裡面隔音不太好,如果外面有人走動或說話,都能較清楚地聽到;艙板略硬,鋪上商家提供的一次性床單會柔軟一些。」小李說,他在「共享睡眠艙」裡躺了半個多小時就出來了,花了12.9元,「有點貴,這是我的第一反應」。

北京體驗點「暫停營業」

7月16日,媒體報導稱,位於北京市中關村創客公社的一處「共享睡眠艙」被警方查封。

當天下午,《法制日報》記者撥打此處「共享睡眠艙」的客服電話,客服人員稱:只有中關村創客公社的點還在體驗。

7月17日10時,《法制日報》記者來到中關村創客公社的「共享睡眠艙」,但艙門口貼出了「程序升級,暫停使用」的通知,日期為7月17日。這個體驗點有6個「共享睡眠艙」,三面牆壁各放置一列,每列上下兩層。

現場一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7月16日還可以免費體驗,今天已經停止經營了,開門參觀也不行。至於什麼時候恢復經營,她也不知道。她一直在現場工作,對於媒體報導的被警察查封,她說並沒有人詢問過她,應該是物業人員說的,她不知情。

隨後,記者再次撥打客服電話。客服人員稱銀河SOHO和中關村創業公社能夠體驗。

記者到達銀河SOHO時已臨近中午時分,準備在此午休的人絡繹不絕,多為三五好友組團前來。現場值守的一位工作人員解釋稱,今天系統升級,不能接待。

銀河SOHO的「共享睡眠艙」可以參觀,但同樣不能體驗,門口也張貼著「程序升級,暫停使用」,但日期是7月15日。現場工作人員解釋說,因為程序升級所以暫時停止經營,至於什麼時候恢復經營,「得等幾天」。

不過,記者在現場發現,1個「共享睡眠艙」外有雙鞋。對此,工作人員解釋說,之前已經充值的用戶還可以進去休息,但是現在已經不能掃碼開艙門了,他自己也打不開艙門。

開發者稱只為共享休息

在調查過程中,《法制日報》記者聯繫到享睡科技聯合創始人兼CEO代建功。

對於「共享睡眠艙」目前暫停營業的原因,代建功說,並非如網上傳聞般被警方查封,而是在與相關部門溝通了解。

「我們沒有得到警方正式的、第一手的、確認的東西,因為媒體關心這件事,警方也關心這件事,我們也比較被動,所以我們決定先暫停休息艙的體驗店,等到我們了解了、聽了相關部門的意見和建議之後再說。」代建功對《法制日報》記者說,暫停營業前並沒有警方到現場干涉甚至查封。

「現在和相關部門在本周周二和周三做了預約,在這方面我覺得還是充分尊重他們的意見和管理要求。」在採訪過程中,代建功反復對《法制日報》記者說,「有一點我還是希望大家能夠理解,就是我們這個產品是共享休息,它就是為設置點的上班族提供中午短時間的休息需求,它不是共享睡眠、租賃或者旅館。」

對於民眾比較關心的安全、衛生以及資質問題,代建功說,「一方面,我們放置睡眠艙的地點都是在辦公室內部的地方,消費對象也主要面對這些辦公場所的人,不是對外開放的。在安全方面,我們晚上是絕對不開放;進行身份認證,是借助公安機關的一套公共保障系統的信息,用戶輸入姓名、身份證號碼,我們就會和公安機關的信息系統比對,我們有這個認證的系統。我們後邊還想加入人臉識別的技術,這樣身份認證更加可靠一點」。

「我們的定義是一個公司內部的給員工用的休息艙,因為我們晚上也不開放,所以將它定義為一個酒店的確有些勉強。我們的定位就是公司員工中午休息的一個地方,監管部門是不是可以給我們一些更具針對性的政策?當然,我們在安全、衛生等方面也盡量做到高標準。說實話,我的確也做不到酒店的標準。」代建功說。

對於可能涉及的治安以及違法隱患等問題,代建功回應說,「它是一個封閉的地方,它處於一個辦公空間,外邊的人是進不去的,所以可以規避一些東西。我們有一套錄影、身份認證體系。另外就是‘一人一艙’,絕不允許一艙兩人這種情況」。

本報北京7月17日訊

制圖/高嶽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