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跑酷第一人」張雲鵬:人生就是放下包袱自由奔跑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跑酷8年,他曾獲得全國跑酷爭霸賽競速冠軍,是中國猩猩跳定點紀錄、雙金剛過汽車以及高空定桿紀錄保持者,是高空躍竿 金氏世界紀錄保持者。今年4月,在湖南張家界黃龍洞風景區舉行的中外跑酷大賽中,他技壓16位來自世界各地的頂尖跑酷高手,一舉獲得「跑酷競速賽冠軍」和「單項悠杠貓掛冠軍」,成為在國際跑酷大賽中第一位獲得最高榮譽的中國人,被稱為「亞洲跑酷第一人」。

他,就是大同小夥子張雲鵬。7月中旬,撥開耀眼的光環,記者近距離解讀了張雲鵬的人生哲學。

成功就是做自己喜歡的事

1993年,張雲鵬出生在一個知識分子家庭。他從小就表現得和其他孩子不一樣,特別好動,「幾乎看不到有安靜的時候」。幼兒園放學後,別的小朋友都迫不及待地回家,張雲鵬卻忙著滑滑梯,直到幼兒園裡就剩下他一人,父母不得不強行把他拽走。

「我喜歡奔跑,喜歡跨越各種障礙。」這是張雲鵬從內心發出的呼聲,自由奔放的天性被貼上淘氣的標籤,成為被家長打壓的對象。不管在家還是在學校,他屬於受批評的那類孩子。

張雲鵬非常明白大人眼中「好孩子」的標準,如果按照大人的標準塑造自己不是不可以,他嘗試過,拿到了100分,但是快樂不起來。小小的年紀,開始思考人生的意義。

找不到答案是痛苦的。少年的苦惱像風一樣,輕飄飄的,沒有人會在意。少年的苦惱很自然在虛擬遊戲裡找到出口。於是「白天睡覺,晚上遊戲」,於是「全家如臨大敵」,於是「戒掉網癮,迫在眉睫」。

幸運的是,張雲鵬被跑酷運動「拯救了」。

2009年的一天,在家上網的張雲鵬,被一段國外跑酷影片吸引住了。「影片中的人物跳躍起來好似一陣風,就像練就了一身輕功,說飛就飛,說跳就跳,甚至幾秒鐘的時間就能完成好幾個動作,我的熱血都跟著影片沸騰了」。張雲鵬說他反復觀看,著迷程度遠遠超出了網路遊戲。他一邊看一邊在臥室的床墊上模仿練習,「金剛跳」是他學會的第一個跑酷的動作。從此,他在跑酷的路上一發而不可收。那一年他15歲。

「開掛的人生是從找到興趣開始的,一個人倘若不能從生活中尋找並發現興趣,生活的意義就丟掉了大半兒。」張雲鵬說,這句話給出了他少年時期思考人生的答案。迷上跑酷的他,生活一下變得生動起來。跑酷帶給他前所未有的輕鬆、愉快、自由和奔放的人生體驗。

成長就是超越世上最強大的對手

張雲鵬的座右銘是世界首富比爾·蓋茨的一句話:做你所愛,愛你所做。

張雲鵬選擇的是一條非常人走的路,那他注定就得有非常人的勇氣和毅力。

為了學習和交流,張雲鵬通過貼吧、QQ群等網路途徑,尋找跑酷的同好,遺憾的是大同沒有。他和太原一個叫忍者貓的團隊(後來的龍行社)取得聯繫,他們每周六、周日一起訓練。張雲鵬橫了心要去太原練跑酷,一周兩天寄住在太原的親戚家。

15歲的同齡孩子,都在上中學,家長們關心的也是孩子的成績如何,將來能考上一個什麼樣的學校,張雲鵬輟學去異地練跑酷的想法顯然不會得到支持。張雲鵬的父親張寧回憶說「當時我連聽都沒有聽過跑酷是個什麼東西」,之所以沒有堅決反對,是覺得「比起網路遊戲,它(跑酷)不是一件壞事兒,至少還會出去運動,隨他去吧」。

一個少年,頂著來自各方面的壓力,踏上了自己認準的征程。火車單程就得花上6個小時,周末兩天在太原練跑酷,其他時間回家。忍者貓團隊一共十多個隊員,都是在校學生。隊長比張雲鵬大一歲,在山西體育學院就讀。

每周的火車往返,費時又費錢,又不好意思一直在親戚家打擾下去,張雲鵬在太原租了間月租300元的房子住了下來。同時,受隊長的影響,張雲鵬很快加入體校,直到完成了大學學業。

張雲鵬加入忍者貓團隊的當年,團隊參加了紅牛全國極限跑酷大賽,獲得大賽團體競速第三名;2013年參加歡樂谷全國跑酷大賽,獲競速、技巧雙項季軍;2014參加紅牛全國跑酷大賽,獲團隊表演冠軍。

團隊進步的同時,張雲鵬的進步更快。8年的時間裡,他算不上老資格,但在圈內名氣不小。他是多屆全國跑酷冠軍,像武林高手擁有獨門功夫,張雲鵬最厲害的是出眾的彈跳力,憑著這一點,他在2015年 金氏中國之夜創造了高空躍桿 金氏世界紀錄。

生命的價值在於創造和奉獻

「每一次練習,都是成功的積淀,每一次安全著陸,都是對自己的肯定。」

張雲鵬所說的安全著陸是極限挑戰成功後回到地面的瞬間。2014年12月16日,張雲鵬在參加CCTV-10走近科學絕技大揭秘極限跳躍欄目,被稱為「跑酷奇人」,他飛躍兩輛汽車、空翻跳躍9人,極限跳躍迎面而來的兩輛極速行駛的卡丁車。觀看過他極限挑戰的影片後,就會理解他安全著陸意味著什麼,稍有一點閃失後果不堪設想。挑戰現場聽到的最多的一句話是「不可思議」,他超強的爆發力、嫻熟的技巧、良好的判斷力和一顆勇敢的心,是他成為跑酷奇人的必備條件。據透露「空翻過一輛汽車」的高難度動作,在亞洲只有他這位「跑酷奇人」能完成。

張雲鵬對跑酷有自己獨到的理解。他說跑酷創始人大衛·貝爾的父親是一位消防隊員,為了救人必須穿越各種障礙,快速到達目的地,他受到父親的啟發,同時借鑒了國際功夫影星成龍的很多動作,進而開創出PARKOUR這種運動,所以說跑酷和中國的武術是分不開的,尤其是極限跳躍,運用的就是中國輕功的技巧。

張雲鵬透露,自己跑酷成績突出,得益於有武術基礎。2009年,他在太原練習跑酷的同時拜師習武,師傅是一位70多歲的老人,但身手非常矯健。張雲鵬說,他的師傅很特別,習武兩年,沒有教過他一招一式,只強調壓腿、踢腿等基本功,旨在增強身體的力量和身體的柔韌性。由於他當時更著迷跑酷,中斷了習武。跑酷從形成到流行,一直都是很小眾的街頭運動,在中國更是如此,有的城市只有一兩個練跑酷的人。

靠跑酷謀生是艱難的。在最早開始玩跑酷的那幾年,張雲鵬一直都是靠家裡來承擔他的生活開銷,這也是大多數跑酷者的生存狀態。最開始在太原龍行社的夥伴,張雲鵬一直與他們保持著聯繫,但他們當中已沒有人再玩跑酷,因為跑酷並不能讓他們飽腹。

張雲鵬說,看到昔日夥伴們的處境,他心裡很不是滋味。他奔波於各種跑酷比賽、活動,拍廣告,錄制綜藝節目,還為一些影視劇做動作指導。除了必要的開支,他更願意參加一些有影響力的欄目,借助欄目的影響力傳播跑酷的魅力,他希望跑酷運動得到大眾的熱愛,得到更多人的關心和支持。

不久前,他受CCTV-1邀請,參加了「出彩中國人」的節目錄制。對於這種生活狀態,張雲鵬樂在其中。「做自己喜歡的事兒,不存在苦與累。」他說。

如今,張雲鵬對跑酷已沒有少年時期的盲目狂熱,他在思考跑酷的發展方向。最近,他打算回太原找師傅繼續習武,花時間了解中國武術的歷史,把跑酷與武術結合起來,形成一整套自己的東西,然後完成從跑酷運動員到影視演員的身份轉換,把功夫和跑酷的結合體帶入影視當中,給觀眾一個全新的視覺享受,更重要的是通過影視傳播讓更多的人認識和了解跑酷,接受跑酷,為跑酷運動員趟出一條新路子,為跑酷愛好者創造良好的生存和發展空間。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