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舞陽有一種高溫叫38℃ 有一種職業叫戲曲工作者

不要問今天多少度,我們永遠只有一個溫度,心裡的溫度,你穿棉衣你用暖氣,我們迎著0℃下的寒風,你吹著空調,我們蟒袍加身,裡三層外三層,是40℃的高溫,汗水濕衣。

有一種流汗叫汗流浹背,有一種熱叫汗流滿面,也許這就是他們戲稱的滿面晶瑩吧?

靜靜的候場,卻已汗如雨下,就這樣靜靜的坐著,心靜自然涼,此時好像是不再相信這句話了。

你是風兒我是什麼?一縷清風度盛夏。下了場,稍適休息間隙,一個風扇,搖搖擺擺,清風縷縷,一杯開水,勝似人間三月天,從此不再懷疑人生了。

溫度再高也要保持微笑,擦乾汗不要問為什麼?只因戲在心裡比天高,微笑是最好的降溫藥。

一場戲下來,裡外衣服全部濕透,汗水模糊了眼睛,毀了妝容,簡單的修飾,還要拼搏到劇終。

扮上妝的那一刻,撩袍端帶,場上是生如虎活似龍,無關風月,無關高溫,他們是台上揮舞著的那顆星。

蒲扇輕搖,風輕汗疏,看下面哥倆,好像在搗鼓什麼,神神秘秘,難道發現了降溫的秘密不成?走,問問去。

有付出就有收獲,台下滿滿的觀眾,是我們堅持的理由,是我們滿滿的動力,堅持不懈,我們不曾停息。

在這個社會上,總是有著各種各樣不同的工作崗位,他們有著特殊性,一年四季,冷暖不定,不斷的堅守著。正是這份堅守,這種堅持,才讓每一份職業散發著一種活力,一種執著。

瑾以此獻給奮鬥在戲曲一線的工作者,向盛夏酷暑堅守在基層一線的戲曲工作者深表敬意!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