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臭了,不臭了,百分之百好了!」

治理後

治理前

重拳治水

清潔工

眼中的六鬥渠

治理前:臟!沿線臭味難聞,他們只有捂著鼻子打掃

治理後:「不臭了,不臭了,百分之百好了!」

「以前都捂著鼻子打掃」,清潔工韓倫學和同事站在蘇坡六鬥渠旁,向成都商報記者回憶起河道水質污染、河岸環境臟亂的曾經。

2014年10月,武侯區啟動了蘇坡六鬥渠整改治理工程。去年,武侯區針對治理後出現反復的12段黑臭水體,又啟動了「黑臭水體治理」工程,其中又包括蘇坡六鬥渠。

歷時兩年,到2016年12月,該河渠整治完成。而武侯區統籌城鄉工作局局長胡永清卻憂心地表示,「沒有源頭活水,是困擾我們整治此類河渠的最大問題。」

以前/

淤泥堆積蚊蠅滋生

蘇坡六鬥渠全長2000米,起於機九路青羊界,止於機九路與武青北路交匯處,流經武侯區金花橋和機投橋街道。

在機九路鐵路橋附近,一家火鍋店與之隔街相望。服務生張昌先在這裡工作兩年了,說起以前的河道,她直搖頭,「臟!」特別是早晚散發出刺鼻的臭味,蚊子蒼蠅飛來飛去,河堤上的竹林裡,蚊蠅更多。而河道幾乎是乾的,淤泥上全是灰。

清潔工韓倫學和同事負責河道邊的地面清潔,對於這裡以前的清潔工作,他們一說起,內心就是崩潰的。雖然河邊擺設了垃圾桶,但一些垃圾就是不扔進去,圍著垃圾桶放一堆。推車叫賣的小販,將果皮等垃圾扔進河道裡,「甚至還有人往裡面解便」。再加上生活污水排進去,河道沿線臭味難聞,他們只有捂著鼻子打掃。

而對於他們的清潔工作來說,還有一點麻煩就是,岸邊全是土,會長草,一下起雨來,沙子、泥巴,都要往河裡沖。除了日常清潔之外,他們還要扯草、掃沙、掃泥……早上4點過就開工了,忙得不可開交。

武侯區統籌城鄉工作局局長胡永清向成都商報記者介紹說,蘇坡六鬥渠水質黑臭主要是由於河道沿線區域缺乏市政管網,沿線居民、商戶生活污水直排入河造成的,「洗車場、餐飲店、農戶的污水直排情況嚴重」。更加糟糕的是,蘇坡六鬥渠上遊沒有來水,是一條死河,所以基本上沒有自淨能力。

以前每逢下雨,很多處河道就會被垃圾堵塞,雖然一直在治理,但因為污水管線多露在外,常常受到人為破壞。統籌局工作人員解釋說,當排污管有堵塞時,一些居民不會第一時間想到向相關部門反映疏通,而是直接暴力破壞管道。

現在/

流水潺潺異味難尋

18日,成都商報記者探訪蘇坡六鬥渠,沿岸邊順流而下。汩汩流淌的河水算不上清澈見底,但也算得上是一股清流。在成都西蜀實驗學校附近,記者看見,河水從沿途便橋下潺潺流過,雖然前日下過暴雨,河水有些渾濁,但河內沒有明顯垃圾,也沒有聞到臭味。水道兩側是混凝土澆築過的堤岸,上面綠樹成蔭。

火鍋店服務生張昌先發現,自從河道做了表面硬化以後,沒那麼臟了,也沒有那麼多蚊子了,聞起來不臭了。她還發現,每天天不見亮,就有專人來打掃河道,一旦發現垃圾就馬上清理,連一片樹葉都不放過。水車還會常常開來洗泥漿、沖泥巴。「今天水車還開來了,但昨晚下了暴雨,水流很急,就沒沖」。周圍居民、路人也不隨便往河道亂丟垃圾了,「別人看見會招罵」。

武侯區統籌城鄉工作局工作人員沈高峰告訴記者,該河道的日常巡護,是以政府購買服務的形式,聘請了專業的管護公司。而實行河長制以後,社區河長也會每天巡河。去年修了一個垃圾站,居民丟垃圾的範圍被限定了,幾乎都扔在了圍牆裡邊,比露天的垃圾桶更清潔衛生。河岸邊澆築了混凝土,沒了草、沙子和泥巴,打掃起來也更方便了。「不臭了,不臭了,百分之百好了!」韓倫學說。

治理/

最頭疼的是沒有源頭活水

「下面是污水管網,沿河商家污水都收集到一個管道」,武侯區統籌城鄉工作局局長胡永清解釋說。「蘇坡六鬥渠河道表面已經做了硬化,以後主要是起一個區間排洪作用。」下暴雨時,雨水通過這條河排走,從根本上治理。

成都商報記者了解到,為了徹底改善該河段水質,消除河道黑臭現象,武侯區結合實際,因地制宜,制定了科學合理的整治方案:

首先是新設管網,全線截污。針對該片區市政管網缺乏的現狀,沿機九路鋪設污水主管道,將蘇坡六鬥渠沿線直排污水管道安置在了地下,污水全部收進新設污水管道,再通過武青北路污水管道進入污水處理廠進行處理。

二是修復河堤,清理淤積。通過對損毀河堤進行修復,對河道淤積物進行清理,提高蘇坡六鬥渠排洪、泄洪能力,改善河道水質。

同時增設經費,強化管理。在完成各項工程整治措施後,安排專項經費,聘請專業管護公司負責該河道的日常管護,提升管護水平,確保河道治理成果能夠長期保持。

據了解,蘇坡六鬥渠整改治理工程目前已全部完工,共治理下河排水口23個,新建化糞池2座,敷設雙壁加筋波紋管管道1000餘米,修復河堤1280米,清掏淤積物2000餘立方米。通過治理,蘇坡六鬥渠基本達到了水清、無味的要求。

胡永清告訴記者,下一步會結合武青北路地鐵站的建設,消除污染源,加上三無企業的整治,在最大程度上降低重新排污的可能性;同時,計劃從青羊區引水、補水,使這裡常年有清水流動,恢復本來的河道功能。

「現在通過地下污水管網排污,管道破壞大大減少了」,胡永清還是有頭疼之處,「困擾我們整治的最大問題是此類河渠普遍沒有源頭活水、沒有生態用水的補給,只有靠引水來解決這個問題。」

成都商報記者嚴丹攝影記者張士博(治理前圖片由武侯區統籌城鄉工作局提供)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