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一生至少有100次想離婚、50次想掐死老公的衝動!

即使最幸福的婚姻,一生中也有100次離婚的念頭和50次想掐死對方的想法。

很多時候,都是脾氣突然上來了,要吵出個結果,更甚者,說出傷人的話。可是冷靜之後,發現這結果一點都不重要了。

兩人在一起的時間越久,越沒精力去認真計較你對我錯。要是讓我回憶上一次爭吵是因為什麼事情,我可是什麼也想不起來了。

結婚時,燙金的大紅請柬上寫著——相親相愛,白頭偕老。

婚後三年,我們仍然相愛,但不再相親。每每為雞毛蒜皮吵得天翻地覆。吵急了眼,什麼狠話都說得出來。我使用頻率最高的一句話是:「 不過了,離婚去!」

第一次喊離婚

第一次喊出來時,連自己都嚇了一跳。沒想到,老公卻積極響應:「 好,現在就離!」我怒沖沖地穿戴好了,催他快快出門,早做了斷。

他穿著睡衣拖鞋,頂著個亂糟糟的鳥巢頭,起身就走。我喝道:「你這樣子像個神經病,穿齊整一點!」

老公抓耳撓腮:「那你等我一分鐘!」一分鐘後,他轉回身,可憐巴巴地說:「就這樣吧,我穿得再齊整也沒有家了,我兒子也沒有媽媽了……」


猛然間想起,學鋼琴的兒子快下課了,顧不得再吵,一路衝去接孩子。回來後,滿屋子香氣四溢,電火鍋已燒得咕嚕咕嚕。

我一坐下來,兒子替我拿筷子,老公給我夾菜。多麼舒服的家啊,傻瓜也知道不要離婚。

第二次鬧離婚

再一次吵到離婚時,他故技重演。不過,我這次不上當,哪怕你穿泳裝出門,我只當看不見。

一計不成,老公再生一計。他提出要收拾一下,並說:「我很快的,只用一分鐘就好!」他開始隆重地洗臉、刮鬍子,還再三央求我幫他把西裝熨平。

我哇哇怪叫道:「你這是去離婚還是去結婚?」他不回答,只聽見嘩嘩的水聲響。


西裝襯衫都熨平了,我又足足看完了兩集電視劇,以及無限多的廣告,他才笑嘻嘻地從盥洗間出來。

臉頰緋紅,頭髮烏亮,看上去像個香噴噴的嬰兒。而我的那股惡氣,早已泄得精光。

再一次鬧離婚

再鬧離婚,我根本不聽他的等一分鐘,兇神惡煞般,硬是將他拖出了門。

他縮著腳,拚命往回掙,連拖鞋都跌掉了,推推拉拉之際,他就崴了腳。我頓時驚得手腳發涼,懊悔自己太衝動。


到醫院拍了片子,說是韌帶拉傷,需要休息。我賠著十二萬分小心將他攙回來,像老太太爺般安頓在沙發上,又忙著給他開電視、削水果、泡茶。

他舒舒服服地蹺著腳,看一眼表,看一眼我,笑瞇瞇地提醒道:「再等一分鐘,法院的人就下班了哦,要不要去離婚啊?」

我背過氣去,抓起一袋松子砸過去,他低頭躲開了。結果是我蹲在地上撿了半天,再由他一粒一粒地剝給我吃。


就這樣,每次鬧離婚,都鬧得皆大歡喜。結婚紀念日那天,微醉的我傻呵呵地問:「老公,你的一分鐘到底是多久呢?」

他笑道:「你難道沒聽說過,天上一日,地下一年,我要你等的是天上的一分鐘啊!」我恍然大悟,又問:「我們的婚姻怎麼那麼結實呢?」

他哈哈大笑:「你真比少年牛頓還笨,我們是彼此的園丁和鮮花啊!」

不錯,一對相愛的夫妻,正是對方的鮮花和園丁。你掉片葉子我都覺得肉痛,我生了蟲子你更是焦躁難安。彼此間枝蔓相通,冷暖盡知,就算被對方的刺紮著了,亦不會惱恨很久。

我點著他的鼻子傾訴:「老公,你是個好園丁。你的等一分鐘,多次給我台階,讓我們沒有分開。」


他也貼著我的額頭說:「你會做七種口味的早餐,你天天拖我打羽毛球減肥,生氣時你還為我熨衣服。別想賴帳,你也是個好園丁,所以,我情願等你好多分鐘。」

兩個園丁笑呵呵地乾杯,又亮一亮杯底。

世上有無數好花,不過最寶貝的還是自己親手種的鮮花。世上有很多好男人和好女人,不過我們最珍惜的還是眼前的日子,眼前的人。如果再有風波,我們仍然會耐心地,等一分鐘再分開。


來源:mp.weixin.qq.com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