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群陽光直通車平山站:走出大山,在以後的日子裡大放異彩

上周,燕趙都市報利群陽光直通車第五站來到了石家莊市平山縣。本次採訪,河北省善行使者公益協會的工作人員與記者一路同行,共同播撒愛心。河北省善行使者公益協會多年來實施以「助學、助孤、助老、助殘」為主要內容的「四助」善行工程,關注困難群體,為社會服務,擁有良好的社會聲譽。

因為有兩名學子在外地打工,我們只見到了計劃中的兩人。目前,大學錄取通知書已經陸續送到了考生手中。拿到通知書的那一刻,他們是無比喜悅的,但卻發愁如何湊齊數千元的學費。

多日的陰雨天氣讓山中的小路變得濕滑泥濘,像他們過去走過的路一般。但天空的積雲正在慢慢散去,他們也將要走出大山。

劉兆強:走出大山,闖出屬於自己的一片天

學子檔案:劉兆強,石家莊市平山縣大吾鄉東柏坡村人,高考理科580分,已被重慶郵電大學錄取。母親十年前因病去世,父親為償還債務外出打工,至今未再娶。爺爺已是84歲高齡,身體不好,長年服藥。

爺孫三人撐起一個家

驅車經平山縣城到大吾鄉,一路顛簸。中伏天裡,連日雨水趕走了酷熱,但路卻變得異常難走。到達劉兆強家時,雨還在下,首先見到的是劉兆強84歲的爺爺劉敘敘。只見老人扶牆而行,彎著腰,顫顫巍巍地告訴我們,「強強在鄰居家幫忙幹活呢,馬上回來」。院子不大,西牆頭下用碎磚塊圈了一個小菜畦,緊挨著菜畦有一個木板搭起的棚子,是廚房。

三間正房高大明亮,屋內陳設卻顯得有些空蕩。老人告訴記者,趕上了好時候,在村裡第一批危房改造的時候翻修了房子,「沒錢買家具,這沙發、茶幾都是親戚不要了的,或者是他們湊錢給買的」。

十年前,劉兆強的母親因病去世,父親為還債外出打工,年僅十歲的劉兆強便開始了寄宿生活。「這房子要是沒人住,壞得就快了,孫子上學,兒子在外邊打工,所以商量後我就來給他們看門了。」老人說。

由於最近多陰雨天氣,做飯用的柴火都發了潮,老爺子把「廚房」搬到了大門洞裡,「用柴火做飯做習慣了,用不慣這電爐子」。回到家的劉兆強告訴記者,爺爺歲數大了,但生活還可以自理,「我爺爺能自己乾的絕不讓人幫忙,我爸在外賺錢,爺爺就給我們守著家。」

「我雖外表瘦弱,但內心堅強」

由於寄宿生活開始得早,加上家庭困難,處於長身體時期的劉兆強並沒有得到充足的營養,19歲的他與同齡人相比顯得瘦弱,但他的內心卻異常堅強。

「媽媽」這個詞已經從劉兆強的口中消失十年了,從年幼無知到高中畢業,在沒有母愛的十年裡,劉兆強一直都很堅強。相比女生而言,男生的感情不輕易說出口,「可能我幸運的一點是還有姐姐,在縣城上學時,都是姐姐一邊打工一邊照顧我。姐姐和我一樣,對媽媽的思念一天也沒有減少過」。

最無能為力的事大概就是思念一個已經過世的人,就像是無法說出口的「我想你」,看不見、摸不著,卻壓在心底,最難受,劉兆強亦是如此。「我爸其實和我們一樣,他也想媽媽,這麼多年來,我爸一邊還債,一邊供我上學,現在年紀越來越大了,真的挺不容易。」

為了能湊齊5200元的學費,劉兆強此前剛剛結束了暑期家教班的工作,「讚皇的一個同學辦的, 做了一個月,掙了1000塊錢。」而為了能掙多點兒,劉兆強的爸爸也是多次換工作,目前在北京一家廠子上班,回家的日子屈指可數。

在劉兆強看來,他並沒有想到會被重慶郵電大學錄取。「離家遠了確實有點兒不放心家裡,爺爺的年紀越來越大了。」但他堅信,走出大山,以後才有可能過上好日子,也只有走出去才能闖出屬於自己的一片天。

唐雪梅:想快點兒有能力報答家人和社會的恩情

學子檔案:唐雪梅,石家莊市平山縣王坡鄉石圈村人,高考理科 546 分,已被河北醫科大學錄取。養父唐明海已是74歲高齡,無勞力能力,體弱多病,長年服藥。一家人靠唐雪梅的叔叔種地維持生活。

自幼被抱養,靠叔叔種地維持生活

石圈村,太行山腳下的一個小山村,只有一條路與外界相連。陰雨天氣裡,唯一的小路變得非常難行。

一路坎坷,到達石圈村時已近正午,村民告訴記者,唐雪梅並未在家,此時正在縣醫院照顧74歲的老父親。等候近兩個小時後,鄰居用電動三輪車載回了唐雪梅。車未停穩,唐雪梅就跳下車朝我們奔來。原來,電動車在回程途中突然沒電,因此耽擱了時間。

唐雪梅毫不畏生,語聲清脆,幾番寒暄後,帶著記者一行人往家走去。在唐家的房簷下,趁著清新濕潤的空氣,唐雪梅打開了話匣子。她毫不諱言自己的身世,告訴記者自己從小就是被撿來的,家裡人也從未隱瞞過她,她對此也並不在意。

「8歲以前我一直住在姑姑家,因為我爸在外邊打工,後來幹不了活回了家,才把我從姑姑家接回來。」唐雪梅說,「我爸沒有了勞力能力,全靠我叔種地養活我們。」

努力學習,只為來得及報答恩情

眼前這間狹小而破舊的院落,已經有些年頭了,唐雪梅所住西屋的窗戶紙早已破爛不堪。

在村民眼中,唐雪梅一直很乖巧懂事,學習成績總是名列前茅。高考後,唐雪梅就沒閒著,在南甸鎮的一家飯店找到了一份短工,每月可以有1000多元的收入。盡管如此,大學每年3800元的學費對於唐家來說,還是有些困難。

「家裡就幾畝地,我爸歲數大,又有病,沒有勞力能力,都是靠我叔種著地養活我們。」唐雪梅說,「上了大學我要在課餘時間找兼職,爭取不再讓家裡負擔費用,借了親戚、鄰居的錢已經不知道多少了,我以後要慢慢還。」

唐雪梅說,已去世的姑姑給了她母親一樣的溫暖,村裡人也經常幫助她家。幸運的是,善行使者公益組織時常關心她的學習和生活,愛心人士賈阿姨更是自她上初中以來,每年提供1000元至2000元的助學金。「高三的時候,賈阿姨經常到學校看我,給我買吃的還有衣服。」在這樣關心滿滿的環境下成長起來的唐雪梅,對社會飽含著感激之情。

唐雪梅把家人給她無保留的、不求回報的關愛記在了心底,把愛心人士的幫助記在了心底,深知只有努力學習才能報答家人、報答社會的恩情。

夏雨初霽,一彎彩虹懸在半空,點亮了蒼白的天空。一如養父將唐雪梅捧回這個破敗的院落,為這個家添了一抹光亮。我們相信,唐雪梅必將在她今後的人生裡大放異彩。

(燕趙都市報 記者 呼延世聰 實習生 郝頻蕊/文 記者 史晟全/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