贛州老裁縫林地秀:老人習慣「縫補」 這個攤我就得一直守著

林地秀常用的裁剪工具

林地秀用粉筆在衣服上做好標記

林地秀利索地用軟尺為顧客丈量

一件破損的衣服在林地秀的「縫補」下完整了

三十六載,一名老裁縫的堅持

「新三年,舊三年,縫縫補補又三年。」過去,這樣的穿衣理念伴隨了幾代人的成長。如今,伴隨人們生活多年的縫紉機,成了廢品車上的常見物件兒。然而在興國縣背街的街道角落,有這樣一位老裁縫常年在此擺攤。她腳踩踏板,用著老式縫紉機,為身邊街坊鄰居提供方便,堅守老手藝,過著「縫縫補補」的日子。

最近,在興國縣繁華的背街路旁,55歲的林地秀坐在老式縫紉機旁,動作嫻熟踩著縫紉機修補衣服。一把遮陽傘、一台老式「飛人牌」縫紉機、幾張凳子,身後的牆壁上懸掛著各種待修改和縫補的衣物,這就構成了林地秀簡陋的裁縫鋪。

林地秀曾是興國縣羽絨廠職工,19歲開始進廠學習技術,從最基本的踩針、縫線、車邊學起,慢慢地學會了量體、裁剪、熨燙等各道複雜工序,也學會了服裝裁剪縫制。退休後,林地秀雖衣食無憂,但她依然堅守著這門手藝,獨自一人在街邊擺攤,每天早上8時左右開始,天黑回家,這一乾就是18年。如今,林地秀除了眼睛稍微有點花,幹起活來非常利索。

擺攤的這18年,林地秀憑借精湛的手藝,熱情的待客態度,美名在外。每天來找她縫縫補補的人不少:縫補衣服、換拉鏈、縫暗扣……

面對前來改衣服尺寸的顧客,她利索地用軟尺在顧客胸圍、腰部、臀部等處輕輕一攬,從接口處伸入食指留出些許空隙,又稍稍往外一滑,隨後用粉筆在衣服上做好標記。雖然現在有些工序早已有各種機器代替,但林地秀還是習慣用自己的雙手去丈量。「別小看這量身,略有差錯,修改下來的合身度就會差之千里。」看似簡單的量身,是修改衣服過程中至關重要的一環,也是林地秀練了三十多年的手藝。用剪刀裁剪完後,她熟練地從縫紉機「肚子」裡掏出機頭,上縫紉機油,在機頭針孔一端穿好線後,只見林地秀腳踩踏板,縫紉機便響起「噠噠噠」的轉動聲。

「從進廠那天算起,36年了,它就像老朋友一樣陪在我身邊,特別是陪伴我走過那段‘縫縫補補’的歲月,至今記憶猶新。」說起保留至今的縫紉機,林地秀撫摸著縫紉機的木質板面回憶道。縫紉機曾經是人們生活中的「四大件」之一,與自行車、手表、收音機共同代表著上世紀70年代家庭的「富有」。現如今,人們的生活逐漸富足,選擇做衣服的人也逐漸減少,縫縫補補的場景也隨之慢慢消逝。可最讓林地秀感慨的,是摯愛的縫紉機終究會被時代淘汰。「這個時代快忘了縫紉機這種老物件了,可一些老人還是習慣‘縫補’,這個攤我就得一直守著。」林地秀輕輕說。(饒蓓 鄒萬香 文/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