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姿態:背上大背包,徒步看世界

背包客。資料圖片

四川甘孜貢嘎山區那瑪峰。李 珩攝

徒步者行走在山路上。資料圖片

驢友在寶雞太白山進行鰲太穿越途中遭遇暴風雪。資料圖片

大嵩嶺古道徒步越野。資料圖片

很多人都有一個夢想,背上比自己還大的背包,去徒步漫遊世界。

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讓很多人向往。但是如果沒有做好充分的準備就踏上徒步之旅,可能會毀掉出遊的好心情,甚至造成人身傷害。

徒步需理性選擇

成都鄉村旅遊協會秘書長韓勇表示,徒步旅行,是對周而復始的平凡生活的一種短暫解脫,能讓自己的胸懷得以舒展,心靈得以淨化。

大陸幅員遼闊,踏遍祖國的每一寸土地,在很多人看來是天方夜譚。雷殿生卻做到了。在1998到2008年的十年間,他徒步走完了全中國。「不能讀萬卷書,就去行萬里路。」這是他徒步的目的。

每天都有「驢友」在網路上交流徒步經驗和技巧、分享徒步中的見聞、招募徒步夥伴。但令人擔憂的是,很多人抱著「療傷」「洗滌心靈」「挑戰自我」「求刺激」等目的來一場說走就走的徒步,但一部分人欠缺戶外生存經驗,也沒有進行相應的準備,存在著很多的安全隱患。

「剛剛創業失敗,想通過徒步來發泄一下。」28歲的谷先生來自烏魯木齊,他計劃在今年徒步青藏線,這將是他第一次進行長距離徒步。青藏線上地廣人稀,他認為最大的困難可能是補給跟不上;山東淄博的劉先生今年35歲,因為感情不順,也想通過徒步來經歷一些身體的磨難,得到心靈的「治療」。類似的情況不在少數,比如,近年來異常火熱的318國道川藏線,每年都吸引著很多騎行、徒步愛好者。但由於海拔較高、天氣變幻莫測、晝夜溫差大、環境多變等客觀因素,對徒步者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在山區也會遇到更多的不可知因素,危險系數相對更大。

對於驢友們,所應該具備的除了豐富的戶外生存知識,還有足夠的安全意識和責任意識。

規則意識不可少

徒步不要執著地去不熟悉的「野區」,這不僅是為了保護自然環境,也是為了保護自身安全。

在四川廣元市劍門關景區,劍門蜀道是中華十大徒步古道。景區負責人母大明告訴記者,曾有驢友不走推薦線路,到劍門關旁邊的荒山露營,四周響起野獸叫聲,受驚不小,趕緊撥打110求救。警方和消防開展救援,驢友卻不能確定具體位置,經過救援人員努力搜尋,才將驢友救下山。

對於廣大驢友而言,安全最重要,切莫為了滿足一時的好奇心和刺激感而釀成慘劇。

同時,作為珍貴的自然資源,許多山區和森林都是極其重要的自然保護區。驢友們在選擇徒步路線時,應該考慮到是否會對自然環境造成影響和破壞。

雲南騰沖是很多戶外運動者的大本營,翻越高黎貢山更是徒步愛好者的理想路線之一。高黎貢山騰沖保護分局副局長段紹忠說:「高黎貢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分為核心區和實驗區兩個區域,核心區是不允許任何人為的科考和旅遊活動的。作為自然保護區,由於生態等各方面因素,要考慮環境承載力的問題。比如在旅遊或者戶外運動的旺季時,我們會對進出保護區登記證的發放量進行限制;並且會告知相關的注意事項,遵守保護區的相關管理規定。比如注意森林防火,禁止追趕、獵殺野生動物和采集(摘)或食用植物、果實及野生菌類,不要超越行進的線路,注意自身安全,愛護環境不亂扔垃圾等。但由於保護區點多、線長、面廣,在各方面管理上來說還是存在一定難度,日常監管和緊急救援主要還是依靠護林員,人手非常緊張。」

前期準備至關重要

「有了徒步全中國的決定後就開始了系統的身體鍛煉。從長跑到簡單的武術、散打,再通過啞鈴、杠鈴、拉力器來增加臂力,最後是負重鍛煉。」雷殿生說。

身體的鍛煉至關重要,對於裝備的選擇也同樣有講究。

沖鋒衣、速幹衣、徒步鞋、食物、水、常用藥品、打火機、小刀、紗布、繃帶、移動電源、指南針等是大多數人必備的物品。而對於帳篷和睡袋的選擇,則根據不同的徒步路線和自身情況而定。

口哨,在關鍵時刻往往能發揮大作用。特別是在山區或森林徒步時,一旦陷入危險,可以靠吹哨子讓救援人員確定方位,增大獲救幾率。徒步路線的規劃也要提前進行,應密切留意目的地的天氣情況,如有暴雨、雷電、高溫等預警,切勿前往。

選擇一個專業的領隊也可以為旅途增加安全保障。55歲的張小君是一名徒步愛好者和領隊,她告訴記者:「在長距離徒步時,特別是在高海拔以及環境複雜的地區,有一個專業的領隊帶領是很重要的。挑選領隊時,應該看重他的徒步經歷以及是否有足夠的耐心和毅力。」

多家保險公司都推出了各種類型的戶外安全險,在出行前可以自己購買一份。

在野外徒步時,要注意防范一些野生動植物的傷害。例如影翅蟲、螞蟥、蛇等,在出行前應了解其基本特性以及應對措施。對於不知名的植物,不可隨意觸碰。未經衛生機構認證的山泉,也別輕易嘗試,以免中毒。

此外,國家體育總局和貴州省、西安市等各地各級體育運動管理部門都相繼出台了戶外運動管理辦法和規定,提醒大家謹慎參加戶外活動,驢友們在出行前要對相關規定進行了解,並在徒步中嚴格遵守。(張文 李茂穎 吳曈)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