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沙交通運輸局科長收恐嚇信:再查黑車 丟你進瀏陽河

原標題:「再查黑車,丟你進瀏陽河」

8月4日,長沙市雨花區交通運輸局火車南站科科長曠文國。 圖/記者華劍

瀟湘晨報8月6日訊 8月3日,出現在辦公室的一封信,可把大家嚇了一跳。長沙市雨花區交通運輸局火車南站科,科長曠文國拆開信封,抽出信紙。

「曠文國,小心一點,再查黑車,就把你綁起來,丟進瀏陽河。」

「果然是寫給我的。」看過這頗有恐嚇味道的信,47歲多的曠文國並不感覺意外,「這肯定是哪個黑車司機乾的,他們也就是說說而已,做不出什麼真格的。」

奇葩司機七旬爹爹開黑車被抓

曠文國是衡陽人。2008年,從部隊轉業後,他一直在交通運輸部門工作。武廣高鐵開通後,長沙雨花區交通運輸局隨即成立火車南站科,曠文國從交通運輸局稽查科科員出任科長。

「整個科室起先只有四五個人,慢慢增加到目前的15人,管轄範圍東至瀏陽河沿線,南至香樟路,西至黎圫路,北至曲塘路,主要負責火車南站地區打擊非法營運工作。」說話之間,曠文國習慣抽支煙,「其實就是你們說的查黑車,跟黑車司機躲貓貓……」

「躲貓貓」聽起來輕鬆,實際上危險重重。「有一次,一輛黑車在車站平台落客,我們已經拍了影片。乘客下來之後,我們就沖上去,準備控制車輛和司機。」曠文國繼續說,「這時候,司機一腳油門踩下去,猛打方向盤,準備駕車逃走。」

關鍵時刻,車子右側一名隊員一只手抓住車窗,身子也被車子帶了起來。「因為車窗是打開的,我們隊員就用力往裡面爬,最後終於爬進去。」隨後,沒想到的是,車輛突然加速,撞到路旁的石墩,毫無保護措施的稽查隊員被撞得渾身是血……

查處「黑車」司機,肢體衝突是常事。與這些「硬碰硬」的方式相比,有些司機的表現令人哭笑不得。「前幾天,一個70多歲的老爹爹,也在我們這開自己的車載客營運,被我們發現之後,一個勁兒求饒,就是不接受處罰。」曠文國搖搖頭,笑著說,「一個老人家,天氣又熱,我們也擔心耗久了會出事,最後只能讓他寫個保證書,承諾以後不再載客經營,還是讓他走了。」

此外,更多的司機會稱病躲避處罰。「說自己是精神病患者,甚至還有愛滋病的,車上還帶著病歷本,口口聲聲說,‘一旦碰得我出血了,傳染給你們我可不負責’;也有些拿出殘疾人證,自稱是殘疾人……」面對如此「奇葩」司機,曠文國哭笑不得,「精神病能考到駕照嗎?明顯是假的,他們還說得有模有樣。」

各種恐嚇司機打來電話相威脅

「曠隊,要司機不,我來給你開車啊……」「鬼咧,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別在這給我添亂。」

8月4日,長沙火車南站出站口,說話的是來自益陽的小黃和曠文國。

兩個人早已經混得臉熟,但彼此心照不宣:小黃開「黑車」拉客,曠文國專門負責查「黑車」。曠文國當然知道,小黃是在調侃他,「有時候還問我這裡招不招人,要跟我一起來查黑車。」

曠文國坦言,「黑車」司機非常清楚非法營運車輛的查處流程,對於稽查隊員所需的關鍵證據更是一清二楚。曠文國說,還有的司機會信誓旦旦質問,「你的執法證呢,你們不是規定必須兩個持證的人在場嗎?如果沒有兩個人,那我走了啊……」

在火車南站工作8年,曠文國每天都要盤查數十輛「黑車」。這其中,既有像小黃這樣的「老油條」,也不乏將曠文國恨之入骨的人。還有黑車司機會打電話給曠文國,直接以個人、家庭安全等問題進行威脅。

「幾乎每個月都會有,如果要是怕了他們,那這個工作我早就不做了。」曠文國很坦然地告訴記者,「這些開黑車的,一般家境都不怎麼好。在長沙市內從事非法營運的黑車罰款2萬,跨地區的罰款3萬。你查處他們,一方面是保障正常的客運秩序,另一方面,他們也確實會面臨很大的損失。」不過,曠文國相信,「這些人不是罪大惡極,不會真做那些危害人身安全的事情。」

(瀟湘晨報 記者 徐海瑞)


延伸閱讀